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686集思广益

686集思广益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34更新时间:2018-01-09 07:24:23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韩世白的那些话似是对老爷子打击很大,自那天之后,老爷子就沉默了许多,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发呆,家里人都很担心。  好在有圆圆壮壮这两个开心宝贝在,老爷子只是颓废了没几天,很快就精神了,照样天天溜重孙子,和大院里的老战友一道吹牛打屁,看到熟悉的老爷子回来了,大家这才放下了心。  习惯了咆哮的老虎,冷不丁变成了安静的病猫,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呢!  沈娇将麻沸散的残方以及那位无名大夫的试验笔记给抄了下来,抽空交给了董方正,董方正这段时间和管曰研究麻沸散毫无进展,正头大着呢,沈娇这张药方就从天而降了。  董方正啃着韭菜盒子,漫不经心地接过药方,嘴里还嘟嚷着:“啥玩意儿?随随便便的东西可别拿来浪费老子时间。”  沈娇笑眯眯道:“您看了不就知道了,反正是好东西,您肯定喜欢!”  董方正嗤了声,又不是金子打的,他老人家能喜欢到哪去?  不过他还是给了徒弟面子,手一抖,纸便摊开了,排头三个大字跃然而出,董方正瞳孔一缩,呼吸一滞,‘砰’地一声——  嘴上的半个韭菜盒子掉了。  董方正顾不得心疼地上的韭菜盒子,激动地念着:“曼陀罗、生草乌、香白芷……没错,这就是麻沸散的配方,难怪我和小管没头绪,错了好几味药呢!”  说到这里,老爷子嗖地一下站了起来,一阵风似地跑了,沈娇忙小跑着跟了上去,也不知道老爷子这是抽啥疯了!  董方正直奔管曰办公室,现在是午休时间,医院走廊都静悄悄的,管曰办公室房门紧闭,应该是在午睡吧。  “小管,好消息!”  董方正圆滚滚的身体直往房门撞去,砰的一声,脆弱的房门哪里禁得起这等蹂躏,锁头都给崩坏了,房门大开。  房间里卿卿我我的俩人似惊弓之鸟般,弹出了一尺远,韩齐莉脸红得跟煮熟虾子一般,捂着脸一阵风地跑了出去。  管曰遗憾地叹了口气,这才刚亲上小嘴,还没过足瘾呢!  “啥事呢?有屁快放!”管曰不耐烦地吼道。  明天就去换个大锁,看这肥老头还怎么撞得开?  心花怒放的董方正懒得介意这家伙的态度,将手上的残方递了过去,努了努嘴:“你瞧瞧,是不是比和你小媳妇亲嘴更过瘾?”  管曰没好气呛道:“你写给哪个老娘们的情书?”  沈娇嘴角抽了抽,瞧这话说的,还真是半斤对八两呢!  董方正瞪了眼,道:“你才喜欢老娘们呢,瞪大招子看看清楚!”  管曰抖开了纸,身子陡地挺直,同董方正之前的反应如出一辙,欣喜若狂地看着董方正:“哪来的?”  董方正指了指沈娇,得意之极:“我徒弟孝敬的。”  沈娇笑道:“无意中得来的,于我并无大用,在师父和管大夫手上才能发挥大用呢!”  董方正晃着肥下巴,得意地哼了几声,可不就这么回事嘛,谁有他天纵英才,绝顶聪明?  也就这个管小子能比比了,可惜却是个儿女情长的主,净想着谈情说爱了,他老人家可不好这口,美人哪里有金子摸起来舒服?  管曰对沈娇的不藏私十分欣赏,华夏虽然历史悠久,有许多瑰丽的文化遗产,可华夏人的思想太保守了,尤其是技术一类上,保守得近乎封闭。  你不学我家的,我不学你家的,这也是那么多古方失传的主要原因!  若是大家都能同沈娇那样,将手里的方子交出来,学的人一多,怎么还会失传呢!  而且这样也更有利于集思广益,精益求精,对于华夏医学的发展只有好处,只可惜,有这种觉悟的华夏人实在是太少了,每个人都把自己的那点东西看得跟眼珠子似的,连师父教徒弟都还要留一手呢!  管曰和董方正得了这张残方后,两人就跟着魔似的,一有空就聚在一起做实验,也所以这几天韩齐莉每天都会拿只半死不活的兔子回来,让沈娇弄了加餐。  据韩齐莉说,这些兔子是管曰和董方正两人做实验用的,实验失败,兔子也弄得半死不活了,秉着不浪费的原则,自然是煮煮吃喽。  时间过得极快,南平市的天气慢慢回暖,大院花坛里的花也都开放了,姹紫嫣红的,春天提前来到了。  韩齐莉和管曰的婚礼就在这个美丽的早春举办了,办得十分热闹,韩世白和金玉琴并没有参加,不过韩世白托金老夫人送来了一个红包,包了二十块钱。  金玉琴却一点都没有表示,金老夫人说她生病了,可谁知道她是真的生病,还是心病呢?  韩齐莉的婚礼刚结束,沈娇他们就要回东平了,离假期只剩下一个星期不到了,路上要费去两三天,回去后还得准备韩齐修升职的事,赶时间呢!  走的那天韩老爷子难受得不行,看着圆圆壮壮就跟生死离别似的,怎么也不肯撒手。  “爷爷,要不您同我们一道去东平吧?”  沈娇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壮壮脸上糊的全是老爷子的口水,小脸蛋都快亲肿了有木有?  韩老爷子遗憾地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想跟着去过含饴弄孙的生活?  可现在局势这么紧张,他得替齐修稳住南平,决不能让别人抢走他韩家的地盘!  韩齐修当然知道老爷子的顾忌,保证道:“等战事结束,咱们韩家就定能稳如泰山了,爷爷想去哪就去哪!”  韩老爷子欣慰地笑了,拍了拍韩齐修肩膀,朗声道:“那我就等着!”  沈娇耳朵竖了竖,战事?  什么战事?  想到这两年军营的超负荷训练,还有那紧张的气氛,沈娇心沉到了谷底,难道真要打仗了吗?  打仗就意味着韩齐修要出征,战场上刀枪无眼,谁能保证全须全尾地回来?  沈娇没有问韩齐修何时开仗,心里却盘算着她应该做些什么,尽最大的可能保证韩齐修的生命安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