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718不是一般地彪

718不是一般地彪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113更新时间:2018-01-09 07:24:28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沈娇手上的白光连连闪动,其他四人的大白腿也都刷刷地露了出来,十只大白腿,五条花裤衩,看得一众人目瞪口呆。  韩团长媳妇这是唱的哪门子大戏?  沈娇的动作太快,待五人的裤腰带都被割断时,杨春花等人这才感受到了嗖嗖的凉意,尖叫一声,伸手就想拽回裤子。  “急什么?这里都是女人,看几眼又不会少块肉!”  沈娇手上的白光一闪,抵在了杨春花的手腕上,杨春花吓得似抖筛子一般,结结巴巴道:“你…你…你快把刀子收回去,当心割断了手。”  “无妨,反正不是我的手。”  沈娇笑眯眯地说着,杨春花抖得更厉害了,这是她的手啊!  “江嫂子过来看看,她们身上的裤衩是啥布做的?”沈娇俏脸一冷,扭头看向江玉英。  江玉英小跑着过来了,只是瞄了一眼,就肯定道:“正是咱们厂子以前做过的一批布,这花色特别漂亮,门市店都没得卖,我记得特别清楚。”  杨春花强辩道:“你咋知道门市店没得卖?我就是上商场买的,三角二一尺,我买了五尺。”  “你们五人都一起上商场买的同样的布?然后再做了同样的裤衩?你们是聪明过头了吧?还是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呢!”  沈娇冷笑连连,要说这五人也真是作死,偷啥布不好,偏偏还只偷一种花色的布,这倒也罢了,五个傻猪还一起把这些布做成了裤衩儿!  更作死的是,竟还一起穿上了身,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这些布来历不明呢!  杨春花面色微变,吱唔道:“我们就是一道买的布,也一起做的裤衩,咋就不能了?”  “对对,咋就不能一道做裤衩了?”其他四人也强辩道。【△網】  沈娇冷冷地看着她们,道:“当然可以一道做裤衩,就算你们一道不穿衣服也没人管你们。”  “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看着杨春花五人的眼神十分不屑,不管这些嫂子们有多爱贪小便宜,可她们却都同样地鄙视手脚不干净的人。  而且还是偷拿公家财产,男人的脸都让她们丢尽了!  沈娇接着说道:“问题是你们不应该拿厂里的东西去做裤衩,你们也别说上商场买的这些话了,这批布因为制作工艺有些复杂,只少量生产了几批,根本就没上市,所以不要说东平市买不到,就算你们去海市也一样买不到。”  杨春花五人脸刷地一下变白了,喃喃道:“不可能,你唬人的,有钱咋会买不到布?”  江玉英讥笑道:“那我现在给你们钱,你们给我买来看看,也不用多,半尺就成。”  刘爱芳也跟着说道:“你们别再强词夺理了,你们干的那些不干不净的事,我和玉英都记着呢,再说你们平时上班就表现也不好,磨洋工不说,还总爱出次品,咱们厂可要不起你们这样的职工,红梅,给她们把这两个月工资结清吧。”  杨春花五人顿时急了,一个月工资三四十,家里一个月的开销尽够了,男人的工资就能存起来,这么美的事哪里去找?  要是工作没了,她们以后又得过回以前那种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三半花的日子,咋活啊?  “我知道错了,当时就是鬼迷心窍,以后我再也不拿了,沈厂长,求你再给一次机会吧?要是没了工资,我一家老小可都得喝西北风呢!”  “我老公公是老寒腿,还有肺病,老婆婆腰不好,天天躺着,每年光是吃药就得不少钱,要是没了工资,家里过不下去啦!”  “我家五个娃啊,都是半大小子最能吃的时候,一天吃饼都要五六斤玉米面,这要是……”  ……  五人就跟哭丧一般,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嚎啕大哭,闻者流泪,听者伤心。  可不包括沈娇。  “你们以前没工作不也一样过得挺好,相信以五位嫂子的能干,这些小困难都是不在话下的,史会计,赶紧给她们结帐。”沈娇毫不动容,连眉毛都不挑一下。  “小沈,要不要再商量……”  江玉英似是被触动了,小声为五人求起了情。  沈娇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江玉英吓得打了个激灵,后背心都沁出了一身冷汗,直到这时,江玉英才发现,她一直视为无害柔弱的小沈,眼神竟然如此慑人!  像是能慑住人的心魂似的,江玉英心跳加速,一声也不敢再吭了。  这时她才明白,看似好说话的沈娇,其实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呢!  对于杨春花五人的哭号,沈娇根本就没有一丝触动,连看都不看地上五人一眼,只是让史红梅结帐。  “沈娇,你好狠的心,你就眼睁睁看我们去死吗?”  哭了半天得不到一丝回应,杨春花五人也哭不下去了,愤怒地看着沈娇。  沈娇唇角微勾,讽笑道:“你们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等你们死了再说吧!”  “你……”  杨春花五人气得脸都白了,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娇娇滴滴的团长夫人,心肠竟比男人还要硬,根本就不吃她们这一套。  史红梅算好了五人工资,只是这五人却不肯去领,坐在地上说什么也不愿起来,放起了无赖,沈娇将五份工资分别塞进了五人的衣服里,再拿出匕首在指间打了个旋,白光闪闪。  “你们是自己出去?还是我送你们出去?”  沈娇话音刚落,白光又是一闪,贴着杨春花的脸颊刺了过去,杨春花甚至感受到了脸边森森的寒意,吓得不住尖叫。  “杀人啦!”  “叫什么叫?脑袋还挂在脖子上呢,再不出去,我可就不止割头发了。”  沈娇冷声喝斥,并将指间的一缕黑发拿给杨春花瞅,‘呼’,只是轻轻一吹,头发便散落在了杨春花脸上,杨春花似是被捅了一刀般,嗷地叫了声,便提拉着裤子呼拉一下跑了,贼快。  “你们也想让我割一刀?”  沈娇扭头看向其他四人,眼神冰寒,看得她们后背心都凉了,齐刷刷地扯着裤子往外跑。  难怪总军区都说韩团长夫人爱甩刀子,这下她们可算是亲眼瞧见了,这个团长夫人不是一般地彪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