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1066全都砸了

1066全都砸了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71更新时间:2018-01-09 07:25:19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第二天待沈涵和韩齐威都摊饼回来了,沈娇便带上他们去了平安路,这回开车去的,既然要去赶人,自然得做足了气势,再一点就是,沈娇预估到这两家不会老老实实搬走,早做好砸场子的准备了。  “姐,他们今天要是还不肯搬,咱们真砸吗?”沈涵十分兴奋,跃跃欲试。  沈娇瞪了他一眼,斥道:“干嘛不砸?昨天吃的肉是难不成还是他们送的?”  开车的韩齐威讨好地冲沈娇比了比大拇指:“大嫂威武,有我大哥的风范。”  沈娇得意地哼了声,自已家房子让人占了都还憋着不吭声,和让人骑头上拉屎有啥区别,对付这种无赖就得用强盗的办法,和他们讲啥道理,韩齐修说过了,不听话的人一拳头砸过去就听话了,再不听话就多砸几拳头。  开车的速度自是比自行车快得多,沈娇先去开了大门,让韩齐威直接把车开进院子,院子足够大,就算是停十部车都没问题。  屋子里早候着的两家人听见外头的动静,忙跑出来察看,胖老太见到沈娇激动大叫:“就是这个土匪婆哟,她把咱家的鸡全抢走了,还把我种的菜给拔了。”  瘦老太更是恨得眼睛都红了:“儿子,是她杀了阿虎,还把你的那对花瓶给砸了。”  老太太身边一位精瘦的中年男子闻言面沉如水,那对花瓶是他几年前从一个大学教授家里弄来的,据说是清代的彩瓷,值不少钱,哪成想竟让这个臭娘们给砸了。  还有阿虎,那可是正宗的德牧,天天三斤生肉养着,他侍候老娘都没那么上心过,昨天回来看见死不瞑目的阿虎脑袋时,他的心比刀扎还疼,差点没厥过去,这心到现在都还突突地疼呢!  “阿虎的肉还是蛮香的,用大料炖上六七小时,啧啧啧,那香味都能飘到南京路去,而且你家这条狗吃得好,大补啊,瞧我今天的气色是不是很好?都是你家狗的功劳。”  沈娇笑眯眯地走近,居高临下地高着他们,这两家人都挺有意思的,不管男女老少,就没一个长得高的,不是矮小精瘦,就是圆得似一只球,沈娇完全可以傲然俯视他们。  看着瘦老太母子大受刺激的脸,沈娇的心情更是美妙,瞥向胖老太母子,笑道:“你家的鸡也不错,肚子里的油哦,都能炒两碗菜了,肉也香,平时没少喂粮食吧?”  “你个杀千刀的哟,不得好死哟,老天爷咋不打雷劈死你呀!”  胖老太那个心疼哟,脸上的肥肉一抽一抽的,那七只鸡她养了快两年,过年都没舍得吃,如今却让这个恶女人给吃了,早知道她还不如杀了自家人吃呀!  沈涵和韩齐威强忍着笑,一个箭步冲到沈娇前面,板着脸喝道:“敢咒我姐(大嫂)?活得不耐烦了?”  两家人看见凶神恶煞似的两尊,下意识地后退好几步,惊恐地看着这两尊门神,这么高这么壮,还这么凶,一看就知道很能打。  沈娇冷笑道:“看来你们是成心不想搬走了,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小涵小威,给我狠狠地砸,一件全的都别留!”  “好嘞!”  沈涵二人兴奋极了,转身就从车上取下了棒槌,家里只有一根,另一根还是特意上陆姨家借的,又粗又结实,砸场子可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先别砸,沈同志请听我解释!”  精瘦男子出声制止,想要同沈娇好生说道说道,他在政府部门的官职不算低,但也不算特别高,他以前就特意去打听了沈家的底细,能打听到的也是有限,至于韩齐修的底细他就更打听不出来了,只知道沈娇嫁了个当兵的丈夫。  他并没有太把韩齐修放在眼里,海市并没有驻军,军官在这边发不了威,也所以他才敢肆无忌惮地赖着不搬走,并还想着如何才能把这幢花园洋房给弄到自已手里。  其实当初沈家兴太好说话也是问题,给这两家人造成了一种沈家兴不敢得罪他们的误会,也更加助长了这两家人的贪心。  精瘦男子是不想和沈娇扯破脸的,他就是想用个拖字决,先这么拖着,等他慢慢周旋着,把房子弄到手了,就啥都不怕了。  沈娇一句废话都不想同他说,她理都没理,冲沈涵和韩齐威点了点头,很快,噼里啪啦声不绝于耳,座钟,茶杯,摆设等,全都被砸碎了。  “楼上也别落了,能砸的都给我砸了,注意别把咱家原本的东西弄坏了啊!”沈娇提醒。  “姐,哪些是咱家的?”  “笨,红木家具都是咱家的,其他不值钱的一律砸了。”沈娇没好气。  这幢屋子里可有不少贵重的家具,大部分是红木的,都是以前沈家兴置办的,当初房子充公,这些家具也都跟着上交了。  “不可以砸啊,儿子赶紧打电话给公安局,说家里进土匪了,快打电话啊!”胖老太着急大喊。  她儿子同她一样圆肥,并没有移动脚步,只是冲沈娇不断说好话,并让她宽恕几天,他保证搬走,只不过他老婆却没这么好说话了,比瘦老太还要嚣张,冲上来就要打沈娇,嘴里还说着不干不净的话。  沈娇身子微微一闪,便避过了这个女人的攻击,再伸脚狠狠地踹了过去,女人痛苦地捂着肚子,哼都哼不出来了,瘫软在地上,胖男人吓得忙跑过去搀扶。  “你们还真是不要脸之极,这里是我家,你们才是私闯民宅的土匪,我就算是把你们弄死了,公安也不会说我做错了。”  沈娇有意恐吓他们,有几个小孩吓得哇哇哭了起来,精瘦男子审视地看着沈娇,对她的身份有了怀疑,能够这么嚣张,不是傻大胆就是背后有大靠山,沈娇看起来并不傻,很显然是后者了。  “沈同志,有话好好说,犯不着动手,鄙姓武,是本市革委会……”  沈娇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我管你姓五还是姓六,最后再说一遍,现在立刻马上带着你家的破烂货滚蛋,再不走你们可以上牢房里过中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