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六零小娇妻>目录>

第1250章 可能是旧人

第1250章 可能是旧人

小说:六零小娇妻作者:老羊爱吃鱼字数:2076更新时间:2018-01-09 07:25:41
    ..,最快更新六零小娇妻最新章节!  上官挑了挑眉,杜仲说的话透露出了极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杜仲他的势力并不在内陆这边,而且他的义父很可能是他曾经的同僚。  他的眼神热切了些,在深山里孤单了那么多年,纵然他心如磐石,可还是让孤苦风化了些许,此刻他是真的太需要朋友了,哪怕只是一位昔日的同僚。  甚至他们还素不相识!  “我也不是这边的,你义父他是谁的手下?说不定我们是认识的呢!”上官微笑着说。  杜仲暗自吃惊,刚才的话他确实是有意试探,现在看来上官他的确是军人,而且是那边的军人,同义父是同一边的。  “我义父他是比较特殊的军人,他曾经是蓝衣社的,上官先生听说过蓝衣社吗?”杜仲边说边观察上官的神情,却见他腮边的肉颤了颤,瞳孔放大,心下恍然。  “自然听说过,不过蓝衣社后来解散了。”上官十分平静,就像是在说与他无关的事一样。  “是的,我听义父说过这事,我义父他去了毛局长手下,后来他不愿意打自己人,就来到这儿隐姓埋名了,再后来去了港城。”杜仲并没有隐瞒赵四的历史,赵四现在已经足够强大,而且他的这些历史在内陆这边也不算什么秘密,没什么不能说的。  “毛局长?看来你义父是ZT那边的了,你义父他叫什么?”上官越来越好奇了,之前他还只以为杜仲义父是一名军官,可现在看来竟与他是同行,而且还是同一个部门的同僚。  这样说来他和杜仲的义父认识的可能性实在是很大呢!  杜仲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上官的问题,“快到饭点了,先生稍等,我去看看饭送来了没?”  上官恨恨地看着杜仲的背影,该死的,把他的胃口吊起来就不说了,这小子的义父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ZT的同僚?  他义父会是谁呢?  上官起身走到了窗外,下面是一处小花园,五颜六色的玫瑰花开得正艳,阵阵香气扑鼻而来,他幽幽叹了口气,海市的风景依然这么美,可看风景的人却只剩下他一个了。  死的死,散的散,今生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啊!  痛苦的回忆似波浪一般涌了上来,上官紧闭着双眼,身子微微颤抖,往事不堪回首,前尘一片茫然,他该何去何从?  不,他有事情必须去做!  茅二柱那个卑鄙小人,骗了他的方子,他必须得把这个方子弄回来,决不能让茅二柱用这方子做伤天害理的恶事。  杜仲捧着一个大食盒上来了,笑着说:“今天咱们吃大肉包子,您昨天不是说想吃大肉包子了吗?我家小姐特意包的,猪肉粉条白菜馅,让您吃个够。”  上官吸了吸鼻子,陶醉地闭上了眼,好熟悉的香味啊!  这十来年他独自在深山,饮山泉,吃野果和烤焦的野兽,实在是太想吃一口暄软的大包子了,尤其是娘亲包的猪肉粉条包子,可他只能在梦里吃到了。  “好吃,你家小姐看着不像是干活的人,手艺还真不错。”  上官抓了只大包子三口两口就吃了,赞不绝口。  杜仲得意地笑了,说:“我家小姐的厨艺比酒楼大厨都厉害,只要是小姐做饭,我义父就能多吃一碗饭。”  上官又抓了只包子啃着,好奇问:“你为什么叫她小姐?那位漂亮姑娘是你义父女儿?”  “不,我义父一生未婚,无儿无女,我家小姐是他认下的干侄女儿,但却比亲爷俩感情还要深。”杜仲解释。  上官了然地应了声,没再问下去,专心地吃起了包子,之前有关赵四的话题也自然而然地放下了,杜仲边吃包子边打量上官,嘴角微微上扬,心情很是不错。  这个上官是个急性子,急性子的人套话是再容易不过的了,他可以一点一点地把上官肚子里的秘密挖出来,这是义父头一回交待他办的大事,他一定要做到完美无缺。  赵四那边没两天就收到了那两张画像,还有韩齐修的口信,赵四手下不敢延误,刚到手就赶紧送给赵四了。  “老大,这上那边刚送来的,您过目。”  赵四接过了信封,先看的是信,杜仲那边其实也传了信息回来,不过到底没有韩齐修的完善,他这正着急呢!  韩齐修让赵四认认那个上官,看是不是他以前认识的人,韩齐修从沈娇的描述大致有了推断,他总觉得赵四应该能知道一些,但他没想到的是——  赵四将茅二柱的画像扔到了一边,这人他根本就不认识,没必要再看,他再拿起了沈娇画的上官画像,一头枯草似的长发,还有遮住了大半张面孔的络腮胡,实在是看不出他长啥样。  可赵四的眼睛却似胶住了一般,他定定地看着画像上的上官,神情激动,又拿起了韩齐修的信仔细看了遍,这人确实是姓上官,而且年纪同他相仿,又有着那么熟悉的容颜,难道真的是他吗?  “我要过去那边,越快越好!”赵四大声吩咐,手下愣了愣,连声应着跑了出去。  赵四捧着画像看也看不够,眼睛都不眨一下,眼眶隐隐泛红,旁边的老傅好奇问道:“先生您认识这画上的人?”  “认识,他很可能是我曾经的好友,我一直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竟然……”  赵四幽幽地说着,眼里有着喜意,还泛着淡淡泪光,心早已飞到了海市,只想能长双翅膀,立时飞过去问个究竟。  老傅说道:“那我陪先生您一道过去。”  “也好,其他人我终归不放心,阿文她身边有人照顾吗?”赵四问。  “有的,我已经安排得妥妥的,先生只管放心,而且阿文也让我跟着先生,说是她生孩子,用不上我。”老傅憨憨地笑着。  赵四也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  上官住了没几天就提出了要离开,“多谢你们的搭救之恩,眼下我有要事去办,如果我能活着回来,一定会来报恩的,如果我没回来,那这恩情只能来世再报了。”  “您别着急走,我义父他赶来了,他说要见您一面。”杜仲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