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二百六十四章 庐州乱(8)

第二百六十四章 庐州乱(8)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1997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04
   第二百六十四章·庐州乱(8)  【感谢贴吧过来的支持非议的兄弟们,也感谢最近打赏非议的书友!你们的支持,是非议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所在!为了感谢打赏的朋友,最近会爆更的,敬请期待。】  安·摩根的这一番话,着实把他乐石吓得不轻,这一瞬间他才回想起来,好像对方除了说了自己是季家之外,也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实际行动,就只是在他卡上先后打了有一千万而已,他乐石当时也是财迷心窍,一瞬间也没有怎么想太多,就是觉得能够这么豪气一下子送给自己上千万财富的人,肯定是身价不菲,就算不是季家,那也没差了。  乐石哪里想到,自己从头到尾,其实都是被利用了,从那条抹黑陈家的八卦新闻开始,他算是完美地充当了一个替季家拉仇恨的诱饵。  那么真正唆使他这么去做的,是谁呢?  乐石盯着安·摩根那阴柔的微笑,似乎已经有了答案,但是,迟了。  “嘭!”  锐响!  安·摩根手里的那把安装了消声器的hk4双动袖珍手枪,发出一声细微的枪响,随即,乐石应声倒地。  做事情干脆利落,绝不脱离带水,这也绝对符合摩根家族的行事作风。这个乐石是真像的知情者,那么安·摩根是绝对不可能让他继续活下去的,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让他永远地闭嘴,是最安全的措施。  在击毙乐石之后,安·摩根脸上阴柔的微笑更加弥散,好像无论杀多少人,也不会让她感到丝毫不适一样,对于面前这个刚开始还是个能说话狡辩的人一下子变成死物,她安·摩根也没有丝毫觉得有什么不妥和血腥。  杀个人就像是喝水吃饭一样简单。  安·摩根把手枪收好,盯了盯一旁昏睡的乐笛,她缓缓地走了过去,蹲下身来,表情有些戏谑,伸出手指抚摸着乐笛的肌肤,冰冷的眼神微微温暖起来。  “同为女人……”安·摩根耸了耸肩膀,眼神之中迅速掠过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绪,她撩了撩乐笛的头发,然后站起身来,转身出了门。  门口已经有两个摩根家的人在等候了,他们望着房间里面躺着的两个人,微微一愣,然后又把视线转向安·摩根,似乎是在请示着什么。  “那个女人……无辜,可以送到附近的医院,叮嘱一下那边的医生,该做什么自己知道。至于那个男的,已经死了,找地方处理掉就可以了。”安·摩根吩咐道。  “是。大小姐。”两个摩根家族的下手点头道。  安排好后事之后,安·摩根直接下了楼,然后静悄悄走出别墅,她那辆红宝石金属漆的保时捷911已经等候在楼下,安·摩根掏出钥匙扣,顺带也一并把手机掏了出来,在用钥匙扣按开车门的同时,也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电话那头是一个声音清越可听的女孩子。  “喂。安姐姐。”  “事情已经办妥了。”安·摩根握着方向盘,表情镇定而优雅,驾驶着这辆无愧于“保时捷的灵魂”的超跑,缓缓地驶离了她在城郊的别墅。  “太好了,安姐姐,谢谢你。”电话那头的女孩子,声音很软,非常有特色,就像是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在你耳边软语呢哝一般。  实际上,也正是这样。  洛水的年纪,确实是没有满十七岁的。  “我说,小洛水,你为了陈家那个小崽子,有必要让自己成为网络舆论的众矢之的么?如此牺牲自己,就为了那个没什么出息的男人?诶诶诶,你别急着挂断,听好了,姐姐有必要教训一下你,你妈妈当年是美国华裔,嫁到我摩根家的时候我还小,但我映像非常清楚……待人接物、礼仪教养,都散发着东方人的谦让恭俭,我那时候不懂,但就是感觉她人很好。至于后来为什么独自带着你去了华夏,这个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你能够及时回来,姐姐已经觉得是上天对我们的恩赐了。”  安·摩根似乎很担心电话那头的洛水不爱听,故意把话说得很快,就像是憋了很久很久的话,非要一下子倾泻出来不可,让洛水听个够一样。  “之前老爷子也带着你去做了亲子鉴定,虽然有些伤及你的自尊,但是这已经足够证明他老人家对你的重视,而且鉴定结果也很清楚地显示出了你有我们摩根家族血统的铁证。这一点你就算不承认也好,总之是客观存在的,”说着,安·摩根顿了顿,似乎话说太快,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让电话那头的洛水“扑哧”一声,发出阵阵娇笑。  “所以,丫头,那个陈家的崽子不适合你。你是多高贵的公主你知道么?不是姐姐我势利,你的第一次有多值钱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北方联盟、‘委员会’,甚至是五大家族,罗斯福家族等等等等,这些家族的公子哥都知道我们摩根出了一个绝世佳人,挤破了脑袋想要过来提亲,聘礼价值几百亿的都有,甚至罗斯福家族愿意将两个海上油田拿来当聘礼……呃……应该就是叫提亲和聘礼对吧……你们北洋人习惯这么喊,姐姐也学过近十年的东学,懂这些。总之你有多高贵你知道不知道?老爷子已经表过态了,以后你是要继承东亚摩根基金会的人。现在非要吊死在陈铭这棵歪脖子树上,你值得么?说白了,陈家的这间小庙,装不下你。”  安·摩根越说越着急,都有点怒其不争的味道了。  洛水娇笑声不止,似乎为了腾出说话的气,都有些要费尽心思的味道,她忍了半秒,终于说话了,但是一开口,就是直接让安·摩根无语到极限的言辞:  “当然值得,就因为他是陈铭。我以后要嫁给他,东亚摩根基金会,是我的嫁妆。”  洛水这句话,说得很骄傲。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