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二百七十四章 乱局不乱(4)

第二百七十四章 乱局不乱(4)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1967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05
   第二百七十四章·乱局不乱(4)  洛水喝了一杯芹菜汁,然后坐在窗前享受着清晨的阳光,那些束型的光鲜落下来,洒满洛水的刘海和睫毛,微尘浮动,让她绝美得就像是从画里面走出来一样。  这里是加利福尼亚州位于太平洋沿岸较凉爽的地区,背靠内华达山,气候着实宜人,从洛水的窗户望出去,还可以看到远处的海滩,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一片安静和祥和。  现在是清晨,而陈铭那座城市,此时此刻正是凌晨。  洛水刚刚把睡衣换去,穿上了一身很休闲的服饰,t恤衫配上牛仔裤,脚上是帆布鞋,很运动,也很活泼的打扮,走在校园里面的话,让人看着都会有一种青春活力的感觉。  “小姐,你今天要不要去学校?”一个女人站在洛水房间的门外,并不进来,轻声问道。  “唐,我一个小时之前让你去查的东西,有收获没有?”洛水扎好头发,然后在镜子面前稍稍理了一下刘海便准备出门了,她的确是个顶着一张素颜,连bb霜都可以不抹,就能够迷倒一大群雄性生物的美女,天生的大眼睛和浓睫毛,使得她不用画眼线,眼睛看上去也是又大又有神。这也是当初洛水为什么刚进校没多久,就一夜之间在网络上以“南央校花”爆红的原因。  “有收获,我们搜索了‘全球面部识别系统’这几天所拍摄到的画面,然后寻找了你要的两个人,但是只找到了一个,另外一个陈铭,没有收获。极有可能是因为他没有出过门。”那个等候在洛水门外,被唤作是“唐”的女人,轻声细语地汇报道。  “好的,谢谢你,唐,你下去开车吧,我马上下来。你在停车场外等我便是。”洛水吩咐道。  “……是……呃……”就在唐转身就要下楼的时候,她忽然站住了,有些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洛水虽然没有看到她这副模样,但是从她的语气之中似乎也听出了什么,就在房门里面直接问道:“怎么了,唐?”  “小姐……按理说我只是‘鹰眼’的一员,没有资格过问太多,但是现在您这么在有中文的网站上抹黑自己,以至于网络上那些人对你引发了如潮的谴责,让我……有些看不下去……”唐有些委屈地说道,但是明显她的这种委屈,是在替洛水委屈。  “没事,唐,我理解你,你身为一个有东方文明古国血脉的华裔,拥有最起码的礼义廉耻的准绳。这也是为什么我把你从‘鹰眼’里面提拔出来,担任我私人保镖的原因。你在这里……就像是我的老乡一样。我也知道你在为我担心,但是从现在开始,你的担心已经不必了,我已经让那群网络推手开始替我引导网络舆论,逐渐开始超好的方向发展。比如我之前是南央大学校花,现在在国外留学,替校方研究课题这件事情,其实只需要经过一些网络炒作和美化,然后把之前的事件定性为一件‘诽谤’,再找一个人出来顶了这个‘诽谤罪’,我就可以全身而退了。你不必为我担心,但是,也谢谢你。”洛水点了点头,把手里那杯喝完芹菜汁的杯子洗干净,然后出了门。  “好的……谢谢你……小姐。”唐的表情,带着一些感恩戴德的窃喜,一看到洛水出门,就拽好钥匙跟在洛水身后。  “我才要谢谢你为我操心才对,”洛水眯着眼睛,笑得很灿烂。  她真的有些高兴。  因为经过卫星系统的拍摄结果显示,她洛水的陈铭哥哥的确没有跟那个名叫纤灵的女人有任何多余的来往。  洛水的确丝毫不会去怀疑陈铭会对纤灵那个女人有什么想法,这个丫头察言观色的本领足够强,再加上对陈铭的了解,以及之前陈公子对待纤灵的态度,都足够让洛水得出“纤灵暂时还不可能成为她洛水的情敌”这一结论来,但是她却不能确认那个名叫纤灵的女人会不会自己主动去骚扰她洛水的陈铭哥哥,所以她这么做,是确认这一点。  只是她不知道,其实“全球脸部识别系统”所拍摄到的纤灵,身边跟着的那个有些虚胖的陌生男人,就是她朝思暮想的陈铭哥哥带着人皮面具的模样。  ※※※  另一头,纤灵载着陈铭总算抵达了严才五和老布阿龙所在的酒吧,这里既不是黄家的产业,也不是季家的,就是一间很小的清吧,里面没有嘈杂的音乐,只有一个很文艺的耶稣挂在最上方,周围的布置几乎都是书架,看上去很文艺,很适合坐下来喝酒聊天。  酒吧很小,只有一个门面,走进去几乎就一览无遗了,而且似乎生意也不怎么好,整间酒吧里面,也只有老板和老板娘两人在看电影,其余的就是喝得正嗨的严才五和老布阿龙这一桌了。  陈铭有意识地注意了一下,老板和老板娘看得这部电影,是希区柯克的《蝴蝶梦》,作为希区柯克在好莱坞的处女作,这部《蝴蝶梦》其实并不是一部典型的希区柯克式电影,但是陈公子很喜欢里面那个从未露过面的rebecca。  因为她的阴影却始终笼罩着整个庄园。庄园里有她的枕巾,被子,床单,以及各式各样的记事本;甚至连她的房间,都是rebecca生前的布置。  这一点,陈铭倒是想起了自己家的老头子。  在陈家的私人别墅里面,又一个房间,的确被陈长生布置成了陈铭母亲生前的模样,里面装着陈铭母亲生前的一切物件,但是陈长生从来也不敢进去看,这个见惯了荣辱沉浮的男人,却连推开那扇门的勇气,都没有。  他说,他对不起她,所以连回忆,都感觉是在亵渎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