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三百四十章 葬礼(1)

第三百四十章 葬礼(1)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105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13
   第三百四十章·葬礼(1)  “说来……上次我摸你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大的动静?”  陈铭眯着眸子,松开了怀抱中的纤灵,轻轻地刮了刮她的眼睑,替她擦去刚刚又浸出来的泪花,微微一笑。  “不一样。”  纤灵埋着头,刘海轻轻地垂下来,在她的眼眶下留下一抹淡淡的阴影,悄声道:“对于我喜欢的人,我愿意让他亲。但如果是外人,我可以自我克制。让身体不那么敏感。这个是我从小就要训练的课程之一,对我来说很简单。而上一次我扮成你妹妹的时候,是把你当外人的,或者是,仅仅只是实验对象而已,没有任何感情牵绊,所以无论你怎么碰我的身体,我都不会有任何反应。因为我自己能克制……”  说着,纤灵的头越埋越低,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浓,声音也越发娇弱,道:“而你,这一次,是以我男朋友的身份吻我,我没有必要为你克制自己,所以都放开了。”  “好可爱。”陈铭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纤灵的头发,很柔软,很乌黑。  似乎这个丫头也只有在这种时候,陈铭能够比她高半个头,一米七一的身高在女孩子里面的确算是出类拔萃了,而且纤灵平时也都有穿高跟鞋,再往上加个几厘米的话,不说比陈公子高出多少,至少两人走在街上,平起平坐,是没有问题的。  的确高挑。  “那,你听我的话,先回保利中心怎么样?”陈铭牵起了纤灵的玉手,缓缓朝楼下走去。  “嗯,我答应你。”纤灵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乖。”  陈铭眯着眸子,眼神澄澈,就这么拉着一个光着脚丫子的玉人,从木质的楼梯上一步步走下来,此时,严才五一行人,已经把楼下打扫得干干净净了,所有的尸体,都被装进了一个黑色的垃圾袋里面,而此时,垃圾车也已经就位了,一包又一包塞着尸体的黑色垃圾袋,被丢进了垃圾车里面。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葬礼快开始了。”季遇看了看手表。  “去吧,丫头,那辆垃圾车的驾驶员是我们的人,他会直接载着你会保利中心的。没问题的。”陈铭牵着纤灵的手,从严才五手里接过一件崭新的衣服和鞋子,都是清洁工的打扮,让纤灵穿上。  而与此同时,严才五、沈斌丰、季遇三人,赶紧转过身去,就留下一个老布阿龙,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露出“嘿嘿”的憨笑。  严才五立刻就知道这个傻帽又开始犯浑了,抓住他直接拉了过来,拖到自己面前来,教育道:“现在那个纤灵可不是仅仅只是黄家的继承人那么简单了。”  “啊?”老布阿龙一愣,满脸不解,“纤灵老板不做总老板了?”  “笨,现在还多了一个身份,陈家的少奶奶。哎,反正说了你也不懂。”严才五怒其不争地笑骂了一句。  纤灵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带上了帽子,把头发全部裹进帽子里面,一张清秀绝伦的脸庞,遮掩在帽檐下,看上去像极了那种漫画里面的花花美男子,五官精致到堪称妖孽的程度。  “我走了,陈铭……”虽然和陈铭已经确立了关系,但是纤灵还是没有想好该喊什么昵称好,最后索性还是和以前一样,喊“陈铭”算了,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娇红,被那个从货车上跳下来的“门客”成员领着,爬上了货车的副驾驶座,然后再弹出小脑袋来,跟陈铭道了别。  陈铭心里,此时有说不出的温暖。  “哟……陈少……本事真大啊……这才多久,居然就能把黄国章的千金给搞到手,兄弟佩服啊……这容貌……就是十个路佳丽,也比不上啊……”这时候,季遇走上来,对陈铭啧啧称赞,满脸佩服和羡慕的表情。  “你不是还说,什么时候去带我去玩玩路佳丽的妹妹,路佳怡?”陈铭哂笑一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诶,陈少一句话的事,只要安徽这边事情一了,别说玩妹妹了,玩女儿也成啊!哈哈哈哈!”季遇笑得跟禽兽一样,让陈公子顿时有些无语,他真觉得这个季遇以后就属于那种新闻里面经常报道的“兽父”,肥水不流外人田,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  真彪悍。  陈公子竖起大拇指,道:“老兄你玩得太高端了。”  “陈少……”  这时候,沈斌丰走了上来,跟陈铭使了个眼色,道:“借一步说话怎么样?”  “好。”陈铭笑着点头,转过头跟季遇道:“那季少爷,你就安排一下,先带严才五和老布阿龙这两位兄弟到会场那边去,我跟这个兄弟随后到。”  “好的,没问题。”季遇也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领着严才五和老布阿龙,匆匆离开了。  坐在沙发上,陈铭端着之前纤灵的早餐,自顾自地喝了起来,是一碗小米燕麦粥,很清淡,适合刚刚被迷药弄得天旋地转的纤灵吃。  “我说……陈少……我刚才看你和那个女孩子牵手下来的……她是谁……你们什么关系?”沈斌丰皱了皱眉头,虽然知道自己说这话很不合时宜,但是他还是坚持要说,因为这就是他的性格。  可能就叫做“迂”吧?  连“小孟尝”姜承友也这么评价他沈斌丰,说他“年轻人多学点是好事,但千万别学迂了”,他沈斌丰,绝对属于是脚踏实地的人,做事情一板一眼,有理有据,也够认真,够刻苦,但很多时候,做起事情来,也经常会少根筋,有时候很努力地去钻研了很久的一件事情,其实聪明人早就用更巧妙的方法解决掉了,他还在那里刻苦研究,不依不饶。  就像当初沈斌丰和姜承友谈到“证据”这个东西的时候,沈斌丰的脑海里面就完全没有“证据可以伪造”这个观念,所以被姜承友嘲笑了一番。  现在又忽然开始说教起陈铭来,陈公子也有些摸不着头。  “我说……陈少……你的私生活其实怎样……我当属下的不该管……只是我不想看见那个还在江苏等你回去的女孩子伤心……你……陈少……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沈斌丰很认真地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