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三百四十六章 葬礼(6)

第三百四十六章 葬礼(6)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44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14
   第三百四十六章·葬礼(6)  【感谢群里面兄弟们送的礼物。谢谢!感谢有你们一路相随!你们是非议最宝贵的财富!此外,安徽篇如今也要临近尾声,接下来陈铭要往更远的地方扩张了。大家一定要继续支持非议噢!】  陈铭的这一句话,让沈斌丰从刚才的情绪里面缓过神来,他表情严肃地调整了两秒钟,然后抿了抿嘴,沉声道:“陈少,现在该做什么,我很清楚。你放心吧,我不会把刚才的情绪带进工作里面的。”  “记住,男人,先做狗,再做人,你只有先知道被人呼来唤去的辛酸,以后才会知道要怎么对待与自己地位不一样的人。跪过,爬过,苟且过,所以荣耀。”陈铭闭上眼,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拍了拍沈斌丰的肩膀,道:“走吧,先看一场好戏。”  的确正如陈铭所说,一场好戏,即将上演了。  几个季家的英雄人物已经追悼完毕,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播放一部这几位季家精英的生平和功勋,可正当所有人把注意力转移到季乘化专程准备的led的时候,映入他们眼帘的东西,却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季乘化起先还没有注意到,因为他没有在意播放的内容,毕竟这部片子在成片之后,他季乘化早就已经审过很多次了,修改意见也提出了很多,最终的成片他也看过了,所以不想再看,可是,当播放出来的内容和他之前所看到的成片迥异的时候,季乘化如同被闪电击中一样,全身发麻!  只见众目睽睽之下,led大屏幕上面,一张季经臣的大脸,非常清晰,同时,还明显看得出来,季经臣身后,还同时站着好几个人。  “经臣!?这!?他还活着!?哈哈啊……还活着……但是……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季乘化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而是有些瞠目结舌地盯着大屏幕,甚至连思维都短路了,和孙子隔着大屏幕重逢的喜悦让年迈的季乘化一时间欣喜若狂,甚至忘记了此时此刻不应该放的是这部片子。  只见屏幕里面,季经臣面前插了一个话筒,他表情郑重其事,似乎是要借着屏幕,宣布什么事情。  “难怪陈少你不让我看,原来是关于季经臣的……你真是还防着我?”这时候,季遇走了过来,站到陈铭身旁,窃声窃语低说道。  “我是怕你看到这个视频,提前问着我要季经臣的下落,这个人对你而言,应该很重要,因为如果他死亡的消息一确认,你就是季家最合法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了。对吧。”陈铭眯着眸子,笑呵呵地对季遇说道。  “这是对待盟友应该有的态度么?陈少,你不能这么算计我啊。我们既然是在一条船上的,那么就应该彼此透明才对。否则有时候我真的很难配合你。”季遇皱了皱眉,抱怨道。  “季少爷,别这么说,等你真真拿到财产的那天起,你就会感叹我今天的决策有多么正确了。”陈铭笑意深邃地对季遇道。  “好阿,我倒要看看,你这么处心积虑让季经臣出现在屏幕上,用意何在。”季遇转过头去,盯着大屏幕,愤愤道。  陈铭笑而不语,懒得跟季遇解释,在他转过头之后离开保持缄默,他知道视频的内容是什么,所以懒得看,他现在放在心上的,是在场所有宾客看了这玩意儿之后的表情。  一定非常有趣。  陈铭四下张望。  只见屏幕里面,季经臣很理智低对着镜头,清了清嗓子,沉声道:“宣布一个事情,因为我怕被季乘化暗杀,所以才选择用这种方式把事情的真相告知大家。我这里,有一个季乘化的大秘密,就是因为他怕我泄露出去,所以才把我软禁起来的。事情是这样的……”  季乘化一听季经臣这么说,顿时脸都煞白了,说不出的委屈,但是又没有办法,他总不能朝着视频大吼大叫说孙子你误会我了吧?他季乘化现在也只能侧耳倾听,看看究竟他的宝贝孙子,家族的第一继承人,想要说些什么。  “咳咳……”季经臣清了清嗓子,用很冷静理智的语气,道:“其实……炸掉横长江大桥这一工程的罪魁祸首,是季家,对,没错,是我的家族动的手,是家主季乘化打算借此机会栽赃嫁祸给黄家,让上面彻查下来,然后他季乘化再趁机煽风点火,让政府动手制裁黄家,借此打压安徽所有和他季家为敌的势力。因为没有人能够猜到,其实他季乘化看似是这件事情最大的受害者,但是他的目的,其实是以断臂为代价,陷害别人。”  季经臣这一番话,瞬间在所有宾客人群里,丢入了一枚舆论的重磅炸弹!所有人都惊呆了,摇着头,一脸难以置信,但又不得不信的表情,咂舌道:“真是大手笔啊……自损八百,伤敌一千……”  “是啊……这算什么……壮士断腕?”  “这么一说,的确有道理……”  在场所有宾客都是安徽社会各个领域的精英,对于这些手段,只要稍稍一点,他们就能领会,他们心里面非常清楚,所以才有瞬间恍然大悟的味道,因为他们知道,事实上,这种政府投标的bot工程,工程方只简单地安排了以工程物资为主要标准的保险,直到近年才开始附加一些信用保险,这种目的,是提前锁定利润。  所以很多时候,这种政府工程的投标,出险后损失习惯都是由政府兜底,所以说如果季乘化真要是自己炸了自己的工程,那么他季家的损失,其实真心不大,很多缺口,“政府兜底”这玩意儿,都可以抹平。  如此一来,陷害黄家,甚至把这件事情无休止渲染夸大,惊动中央,迫使中央下达命令,严查严办,如此一来,就算真不是黄家做的,但也逃不了了,因为很多时候,其实证据这东西,很没有说服力。  说白了,要打压你,根本不需要任何证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