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将军

第三百五十章 将军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28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14
   第三百五十章·将军  季乘化,彻底被气炸肺。  这个指点江山了安徽大半辈子,机关算尽却又在暮年时刚愎自用的季乘化,这一次算是彻底失败,整个人昏死过去。  几个季家的保镖,赶紧围上来,扶起季乘化。  “陈少,‘门客’的兄弟们汇报,西南角已经彻底拿下来了,要不要继续深入?”这时候,严才五在陈铭身后小声地汇报道。  “……不必了。”陈铭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凝重,扬了扬手,道:“给兄弟们说,撤退。”  “撤退?”严才五一怔,目瞪口呆道:“怎么能撤退?马上就要拿下战果了啊?”  陈铭点燃一支烟,表情沉闷,半晌,道:“这里毕竟是季家的主场,兄弟们毕竟不熟悉,贸然深入很可能加重伤亡,要是我给姜叔带了一支残缺不全的‘门客’回去,估计会被他给抽死。现在季家已经站不起来了,接下来不用我们动手,自然会有人打压的。我们只等着坐收渔利,就行了。”  说完,陈铭把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严才五、沈斌丰、老布阿龙三人,也紧随其后,跟着陈铭离开了季家的会场。  季家这一场追悼会的闹剧,算是画上了句号。  而接下来的事情,的确如同陈铭所预料的,一切都不用陈铭再出手了,季家现在自己家族内部,就会逐步地土崩瓦解。  当然,这是几天之后发生的事情,而现在,陈公子在返回保利中心的路上,表情有些狰狞。他坐在副驾驶座里面,由严才五驾驶着一辆凯美瑞,正飞速地赶往保利中心。  “怎么搞得?”陈铭脸上的不安,愈加浓郁,他眉峰紧蹙,鼓起来一座小山,嘴里不停地抽着烟,怒气冲冲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严才五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手机接收着“门客”传回来的情报。  第一条,是个好消息。  季乘化,病危,在季家的私人医院里面抢救,现在还没有渡过危险期。  第二条,让陈铭头皮发麻。  保利中心,意外发生火灾,现在整栋大楼烧得火势冲天,据有关部门初步调查,火灾系违规燃放烟花引起。事故原因在进一步调查中。  违规燃放烟花?  陈铭微微抬起头,表情漠然,盯着手机屏幕,的确,时间过得真快,十二月份已经快结束了,新年元旦就要来了,有人燃放烟花,的确不奇怪。  而且再过些时候,就是圣诞节。  “想在圣诞节之前回去和雪之一起度过……但……”  陈铭眼神迷离,盯着手机收件箱里面的一条短信,心急如焚。  “陈少,纤灵已经安全送回保利中心了。”  发信时间,正好在火灾前半个小时!  “我的天啊……纤灵丫头,你可千万要平安无事啊……”陈铭全身发热,焦急不已,恨不得立刻飞回保利中心去。  而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陈铭盯着那个号码,微微一怔。  “陈少,你阴我。”  电话里面的声音,隐隐忍着怒火。  “又怎样?”陈铭冷笑一声。  “我帮你解决了牧良,你承诺把紫荆会所给我,但我带人过去了,发现里面的东西已经被你们给全部运走了。”电话那头的男人,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木门仲达,我说的可是紫荆会所,我的确答应把它给你的。现在也不食言。”陈铭冷冷道。  “我要的是下面的地下兵工厂!”木门仲达咆哮道。  “那我不管。当初你没有把话说清楚。”陈铭冷笑。  “……那我最后提醒你一句,陈少,现在南方不是我在接管了,你我之间再没有利益的冲突了,那些照片和视频,你可以还给我了吧?”木门仲达知道即使暴怒也无计可施,只能强忍住愤怒,用理智的声音跟陈铭说道。  “不行。”陈铭淡淡道。  “为……什么。”木门仲达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为什么?我打不过你啊。这东西在我手上,你就不敢报复我,而一旦全部还给你了,你哪天高兴了来暗杀我,那我岂不是亏了很多?现在这东西在我手上,而且我只要一旦遭遇不测,立刻就有人替我把这些资料转手交给木门狂澜,所以你就不敢动我。就是这么简单。”陈铭哂笑一声,继续道:“我最多保证这些东西不拿给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看。仅此而已了。”  “……好……”木门仲达也知道无计可施,只能如此了,他挣扎着点了点头,继续道:“另外,我刚才说的那句话是真的。我办事不利,已经被撤职,现在要赶回去。会有另外一个木门家的人来接管木门在南方的布局。陈少,你好自为之。这个人,你玩不过他的。”  “叫什么名字?”陈铭警觉地问道。  “……他马上会打电话给你。我就说到这里了。再会。”说完之后,木门仲达立刻挂断了电话。  “……靠。”陈铭一怔,情绪压抑,盯着手机屏幕,心头默数。  “一、二、三……”  当他数到十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正如木门仲达所说,有人会打电话找他陈铭。  “喂?”  电话那头,是一个优雅的男声。  “你是谁?”陈铭眯着眸子,眼神之中冷光肆意。  “陈少,你先别管我是谁了,对我送给你的礼物,可还满意?”优雅男子的声音很阴柔,听上去让人很不舒服。  “楼是你烧的?”陈铭直截了当地问道。  “不错。听说你生日到了,烧把火给你庆祝一下。”电话那头的阴柔男声,轻飘飘地说道。  “早过了。”陈铭恍惚响起了前段时间他在布局的时候,已经错过了他的生日,而薛雪之给他买的蜂蜜礼物,也没有送过来,原因是被一个陌生男人给签走了。  “那就是迟到的礼物。”男人笑道。  “你想怎么样?”陈铭怒火中烧。  “陈少啊,南方地方太狭窄了,不便于你我施展拳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北方玩玩?”男人冰冷而嘲弄地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