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三百五十一章 纤灵

第三百五十一章 纤灵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418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15
   第三百五十一章·纤灵  【感谢贴吧的jinfangxu1984带领团队来订阅支持非议!有时间一定为你单独加更,感谢!很感谢!】  这句话,挑衅到了家。  有没有兴趣来北方玩?  陈铭的答案是,当然有。  但不是现在。  他知道,陈家虽然在南方强势,但跟北方的那些家族比起来,真不行,说实话,不是财力方面的积弱,而是底蕴差了,差得天远,在京师的人脉根本撑不起场子,这么以来就算陈公子真要北伐,也肯定是被打得落荒而逃。  京城可不比安徽,那是天子脚下,随便闹出一件事情就能上达天听,如果在京城,陈公子还敢这样胡闹,估计第二天就被永久性地请去喝茶了。  陈家现在要做的,是把南方彻底笼罩在辐射当中,稳固南方的大本营,同时最好能够和西北连成一气,这样一来,在西北开发油田的陈长生,也不至于太孤军奋战。  西北的局势,肯定比这边还要不稳定,否则陈长生也不会焦头烂额,不得不把驻守江苏大本营的狮虎祝健给调往西北了。  “那你烧楼是什么意思?跟我挑衅?”陈铭冷声问电话另一头的阴柔男人道。  “没有,只不过给陈少一个好彩头而已。安徽这池子水,有些深,我就不掺合了,怕被搅进去了脱不了身啊。不过陈少,你今后怕是别想在南方有任何扩张了。因为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电话那头的男人,冷嘲热讽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又是木门仲达的哪个侄儿?”陈铭追问道。  “唷,忘记自我介绍了,鄙人,京师,秦家,秦少游,现在是木门家的女婿。所以,算是半个木门家的人,现在来南方,代替木门仲达,替木门家在南方扩张势力。”电话那头的男人轻声说道。  “秦少游?好,很好。我记住你了。谢谢你的礼物,我日后会加倍还给你的。”陈铭冷笑。  “不用日后了,就最近怎么样?在你的主场,江苏,我陪你陈少玩一手?”秦少游的语气越说越是嘲弄,笑容充满鄙夷,笑道:“……那就在江苏好了,我前段时间在网上听说你们江苏的南央大学,有个叫薛雪之的校花,我看了看别人拍的视频,很美,一颦一笑,都很合我胃口,陈少,改天你介绍给我玩玩?我虽然已经和木门家的小姐定了亲,但也并不代表我不能玩别的女人。”  “那你要先在江苏活过一段时间才行。”陈铭脸色越来越冷冽,森然的笑容,在他脸上肆虐,狠狠说道。  “好啊。陈少。那到时候再见。”说完这句话之后,对方很快挂断了电话。  “……过江龙?有趣……”  陈铭眼神带着些许狂热和玄机,似笑非笑,幽冷中藏着杀气,静静地盯着手机,蓦然道。  “怎么搞得?陈少?”严才五隐隐发觉陈铭气场不对,赶紧问道。  “无事……回了江苏之后,让‘门客’的兄弟们,加紧戒备,各处要冲,必须要加派人手。这一次是从京城南下的过江龙,很强。”陈铭表情平静得有些过分,似乎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很随意地跟严才五提了一下。  而严才五,则是整个人身子抽搐了一下,弄得车都随着他这下抽搐,微微晃动。  “京城来人了?这么快?”严才五的声音梗了一下。  “我们这一次在安徽的动作太大,京城那边已经有人看不惯了,要下来杀一杀陈家的锐气,再明显不过的事情。只不过……对方还没有任何动作……居然就已经给我打电话预警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陈铭的表情带着些许的疑惑。  但是眼下,也容不得他想太多,保利中心那边,还有一个女人,值得陈公子牵挂和担忧。  纤灵。  她返回保利中心之后半个小时,整栋楼就烧起来了,现在她的手机打不通,让陈铭提心吊胆。  或许对纤灵的喜爱,更多的是一瞬间的心动,但是毕竟双方都已经确定了关系,她是陈铭的女人。现在如果纤灵出了什么事情,那么陈公子会悔恨到极限的。  他的确没有料到,整个保利中心,居然会被人烧掉。  严才五这辆凯美瑞抵达保利中心的时候,建筑周围的大火已经基本上被控制住了,整栋楼现在一片漆黑,一阵阵焦臭味弥漫在整栋大楼周围。  这栋象征着黄家养心殿的建筑物,现在已经彻底化为焦土,散发出来的浓烟遮天蔽日,再加上残阳斜照,的确有那么一丝悲怆的味道。  “有人陪我冲上去么?”陈铭的眼神之中挂着一种近乎于疯狂的执着,他转过头,冷笑着问道。  “不行!陈少!现在虽然火势被控制住了,但是里面很危险,就像是炉火灭了,但是炉子里面的温度依旧很高一样。你进去,估计就成烤肉了。”严才五赶紧制止。  但是哪里拦得住陈铭?  只见陈公子,直接跳入了保利中心底楼花园里面的水池,然后把全身的衣服浸泡了一遍,连爬带滚,冲到了保利中心楼下,因为是秋冬季节,他身上的毛衣也穿得厚,衣服喝饱了水,穿在身上简直跟铅一样沉重。  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陈铭的速度。  这厮的爆发力,的确有些变态。  只见一个水人,在众多消防人员的阻拦下,硬是冲进了火场!那道滴水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严才五等人的视线当中。  “怎么办!?”沈斌丰瞪大眼睛,惊慌失措。  “还能怎么办!?赶紧冲进去啊!把陈铭给敲晕了搬出来!”严才五发出一声尖叫,然后拽着老布阿龙,两人就跳进了水池当中。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被远处高楼上的一个女孩子尽收眼底。  她知道,那个扬言要让自己女人“天下为聘”的狂妄男子,是为了她,才贸然冲进火场的。  她是纤灵,是陈铭的女人。  只不过,眼下,她不能去管,也管不了。  所以只能无奈而绝望地盯着。  “走吧。他死不了。”这时候,一个年轻女人站在她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能去见他一面么……”纤灵欲哭无泪,晶莹的眸子里,满是酸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条例》,你不能,否则,我也不会让秦少游烧掉保利中心了。陈铭那台电脑里面,存了不该存的东西,已经危及到国家机密。”站在纤灵身后的年轻女人冷声道。  “那我多久能够再见到他?”纤灵用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住粉嫩的下唇,柔声问道。  “五年,大概更久……总之……等你退役吧。”年轻女人摇了摇头。  纤灵,站在十二月份的尾巴上,终于泪如雨下。  陪你走到了最后,  却没能陪你走完这一年。  我无怨无悔,  只是,  有少许遗憾……  而这个时候,安徽,下雪了。  皑皑白雪,悄然落下,如同白色的羽毛,空灵而清冷。  轻轻地落在纤灵长长的睫毛上。  年轻女人拉住纤灵的手,盯着天空,冷冷一笑,嫣红的嘴唇,小声念出十六个字:  枪锋尖利,可摧万物,  心坚不移,始有家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