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三百六十四章 北望(2)

第三百六十四章 北望(2)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8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16
   第三百六十四章·北望(2)  “如果两个年轻人两情相悦,那么我薛义自然是不会阻拦,但是如果说丫头不愿意,那么就算秦董事长把金山银山搬过来,恐怕我薛义也不会同意。”这句话,薛义说得很坚决,态度强硬,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薛雪之大概知道什么情况了,她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想要说些什么,但又发现现在不是时候,所以只能“呃……呃……”的吱唔了两声,还是没有把话说完。  “陈铭走了都好几个月了,丫头你还是放不下他么?”这时候,王玉颖悄声问薛雪之道。  王玉颖也顾虑到薛雪之的感受,故意用的是“走”,而不是“去世”,但是在她的理解里面,这两者都一样,只不过“走”这个字,说得要委婉一些罢了。  “不是啦……妈妈……事情不是那样的……”薛雪之小脸微晕,俏脸上满是嫣红,羞涩道。  “总之妈妈什么都知道。乖。就算对方家业再大,再能够给与我们薛家多大帮助,只要丫头你不喜欢,妈妈是不会强迫你的。爸爸也是一样。他哪怕直接放弃这个大生意,也不会让你难堪的。”王玉颖很温婉地说道。  “妈妈……”薛雪之还想解释什么。  王玉颖在嘴唇前竖起食指,朝薛雪之使了个颜色,示意她小声一些,不要打扰了薛义谈正事。  “关于这一次的地铁工程,如果秦董事长信得过我薛义,那么我肯定会尽责尽力地把这件事情安排好;但是如果他只是那这件事情来作为追求雪之的噱头,那么抱歉了,恐怕我不会同意,他真的对雪之有意思的话,还请他自己本人过来一趟。”薛义这番话,不卑不亢,态度却很严明。  “薛总,您说到哪里去了……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秦董事长他可不会混淆的。只不过叫别的工程队来承包,也是做,交给您来承包,也是做。肥水不流外人田,他是专程叮嘱过的,这件事情就交给您。”严金“嘿嘿”笑了一声,语气稍稍一软。  “对于你口中的秦董事长,我了解的并不多。但是我刚才已经把我的态度挑明了,今天这个事情我不明确答复你,你回去把我的原话带到之后,我们再详谈吧。”薛义眼神忽然坚定了起来,他绝对不会冒着耽搁自己女儿终身大事的危险,来当作是谈判交易的筹码,他情愿这个工程不做,也不会逼迫薛雪之去试图接受这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南国秦国集团董事长”。  这名字,显然是京城秦国集团在南方的一个分支企业,其中这位“秦董事长”,应该也是家族里面称得上举足轻重的一个角色。  薛义不想得罪,但他更不想让女儿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薛义!你特么吃饱了撑着是吧?我们董事长看得起你的女儿,特么是你的福气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瞧着屁股朝我们董事长那里送,别人都看不起。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的女儿特么跟我们董事长相比就是一个乡下妞,还当成是宝贝了!?”  这个时候,忽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说话的人是坐在严金身旁的另一个男人,光头,头上有刺青,看上去听横的,说起话来也是不饶人。  “诶诶诶,别这样说,秦力。”严金赶紧制止,把这个已经挽起袖子站起身来的男人给按了回去,赶紧跟薛义赔了一声笑,然后转过头迅速凑到秦力耳朵旁边,小声道:“做得倒是不错,下次注意方式。这种乡巴佬没见过世面是这样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严金对于刚才秦力这一番话,的确还是满意的,他其实一早就看薛义的态度不爽了,他可是贵宾,大客人,他薛义居然用这种口吻对待,让严金实在是有些不能忍,但是碍于面子,也没好爆发出来,可是一下子身旁的火爆脾气秦力发话了,让他严金心头一阵暗爽。  “你说什么?你说我薛义的女儿是乡下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薛义也没办法不动怒了,他自己本人可以受到侮辱,但是对方直接骂道了女儿薛雪之头上来,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罪不及家人,这是男人最基本的责任。  对于这个,他薛义不能忍。  “我说得有错?”秦力冷笑一声,隔着和事佬严金,伸出手指着薛义的鼻子,笑道:“你特么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薛义有多大的家业?我们秦国集团要想办你,简直动一动手指,你就能倾家荡产你信不信?”  “别说了,别说了,再说就收拾不了了。”严金满脸坏笑,一边制止,一边眼神玩味。  这个秦力是京城秦家在南方分支家族的一个少爷,要说地位的话,在家族里面也谈不上太高,只不过在这南方,尤其是在南国秦国集团里面,还算是有一定名号,所以严金也唬不住,再加上他严金也有些默许和认同秦力的辱骂,所以一副半推半就的模样,把制止的动作做到位就行了,也不故意拦阻。  “你再说一遍!?”  薛义张了张嘴,气得有些炸肺。  但是这句话,却不是薛义喊出来的。  而是站在贵宾厅门口的一个年轻男人。  这个男人刚才在推开房门的时候,已经跟希尔顿酒店方面打了招呼,这层楼,闹出多大的动静,都不用在意,到时候他会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酒店方面也立刻会意,因为对方的角度太大了,他们根本不敢得罪。  江苏,陈家,太子爷!  陈铭!  虎豹之子!  嘭!  房间门被猛地关上,陈铭笑意森然地站在门前,脸上的表情近乎于毫无人性的色泽,冷得不禁让严金一阵寒颤。  “你是什么人?”严金的余光瞥了薛义一眼,他从薛义那复杂的眼神之中,似乎读出了些什么东西,所以面对这个忽然闯进来的年轻男人,有些许的顾虑。  “我?”  陈铭冷笑一声,指了指坐在薛义身旁的薛雪之,道:“她的男人,江苏陈家如今的掌舵者,你秦家日后的掘墓人。”  三个身份。  足以让严金吓得冷汗直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