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三百六十九章·回归

第三百六十九章·回归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118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17
   第三百六十九章·回归  【有同学在担心雪之,想告诉大家怎么可能。之前季经臣已经实践过一次的伎俩,陈少就算再不济,也该有所防范了不是。大家安心,本书绝对不会虐心,没有悲剧。哈哈。】  陈铭重返南央大学的时候,金成仁已经帮他把一切该处理的事情全部处理妥当,在学校重新注册,并且让校方对之前的校网新闻进行删除,并且让陈铭的年级辅导员跟其他同学解释清楚。  结果这位辅导员很惊奇的发现,除了陈铭寝室的三位哥们儿还记得陈铭这号人之外,其他的同学,甚至连同班同学,都想不起来原来班上还出现过这么一号人。  陈公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着实有些悲催。  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  之前虽然寝室三个哥们儿为陈铭举办了追悼会,但还是有很多人并不知道死的人是谁,就知道是同学,哪里还记得住名字?  大学的确就是这样,一个长相不突出,看上去不是很有钱,平时又很少参加社团活动的学生,你读一学期,能让本班的同学记住你就不错了,想让老师记住你,基本就没什么可能。  所以一向喜欢低调的陈公子,这一次回来,其实在很多同学老师眼里面,就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陌生人而已。  不过陈铭搬回寝室第一天,寝室那三个哥们儿倒是兴奋得不得了,拉着陈铭出去喝了一顿,然后逼着陈铭把这段时间的经过讲来听听,陈公子不好隐瞒,索性编了一个克服伤病从死亡边缘爬回来的故事,把三个哥们儿感动得泣涕交加。  陈铭也不吝啬,这三个有情有义的哥们儿能够这么照顾,让陈铭还是很感动,二话不说,每人送了一瓶陈年极品的大益普洱,用一个很干净的玻璃瓶子装着,很朴素,看上去很不起眼,摆到这三个哥们儿的书桌上,大有暴殄天物的感觉。  送别的东西陈公子也觉得俗气了,这个东西死贵,但看上去有些其貌不扬,也符合陈公子做人的宗旨。  回到寝室,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没有太多的变化,陈铭就跟以前一样,在自己床上摆一个小桌子,然后把那台新买的如同小强一般的华硕笔记本电脑放在上面,跟洛水丫头在qq上聊几句,或者翻阅姜承友那边传过来的资料,是关于秦家的一系列情报,但是有些浅尝辄止,没有更深入更细致的东西,陈铭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很无聊地继续翻下去。  秦家的确称得上是名门望族,现在在军区的威望已经可以成派系了,家里的老爷子也还能在总参发挥余热,这个家族,在京城可谓是根深蒂固,即使南下做过江龙,也是巨擎级的,陈家要真和秦家撕破脸死磕,估计真没什么好果子吃。  陈铭挠了挠头,正在犹豫,忽然电话响了。  是二叔。  陈铭心头一阵小雀跃。  “喂?二叔。”  “兔崽子,你老实跟二叔交待,炸横长江大桥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你放心说,二叔不怪你。”电话里,陈天生的声音,很有磁性,也很温厚。  “怎么了?二叔?忽然问这个做什么?”陈铭微微一愣。  “还能有什么?关于你炸桥的材料以及处理意见,现在估计正躺在某个省部级正职大佬的红杉木的书案上,你说呢?”陈天生玩味一笑,有些风轻云淡地说道。  “哦?这么严重了?”陈铭回答得也颇为有趣,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压不下来的话,此时此刻陈天生不会用这种语气跟陈铭谈话。  “我也不知道是谁捅上去的,好在陈家在中央还有些人脉,当年老爷子离世之后给陈家留下的暗牌,如今都还能发挥些作用。兔崽子,你以后如果要去京师,那么记得把这些暗牌一一串联起来。”陈天生的语气忽然语重心长起来,他顿了顿,继续道:“现在能压的基本上已经压得差不多了,对方这一招很损,也很阴,不过问题不大。只是你……兔崽子,你自己觉得有没有必要把基本功连扎实些?”  “哦?二叔的意思是?”陈铭微微乍舌。  “这世界上是没有能让人一夜之间速成的武功秘籍的,但是有些功夫,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你战斗力提升一个档次,但是这也要建立在足够的武学基础上。不过好在你小子从小跟着我学武,虽然只学了点皮毛,但好歹有了些底子。我让人给你带点东西过来,你有空的时候就自己练练。”陈天生温醇地说道。  “好……多谢二叔。”陈铭沉声道。  “最后问你一遍,大桥真不是你炸的?”陈天生似乎还有些诧异,最后追问了一遍。  “真不是……二叔……从小到大,我可不敢欺骗您不是?我也很疑惑,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炸政府工程不说,还管杀不管埋。”陈铭摸着下巴,一脸的纠结。  “……你认识秦少游么?”陈天生忽然很突兀地问了一句。  “不是他炸的,他不敢。”陈铭摇了摇头,眼神冰冷,“应该说,天朝的各大诸侯,真没人敢碰这个东西……关系着国计民生的政府工程,说炸就炸?真要逆天不成?这又不是在写小说,有主角光环护着。”  “不是你做的就好……这件事情说真的,闹得挺大。关键是还有小人在背后使坏,更让人忍不了。”陈天生冷笑了一声,很轻蔑,森然道:“不过你放心吧,兔崽子,既然不是你做的,我就有把握保你平安无事。”  “那就有劳二叔操心了,改天把我家老头子地下酒窖里面的好东西给二叔偷过来。”陈铭打趣道。  “滚,那可是你爸的心肝宝贝,平时他自己都舍不得喝,你这么给他偷出来了,真不怕被抽?”陈天生笑骂道。  “不怕,怕什么?就说是二叔自己拿的。我家老头子虽然吝啬,但那是对外人。”陈铭玩笑道。  “滚!挂了!”陈天生又气又笑,最后索性直接挂断了电话。  陈铭把手机放回面前的小书桌上,表情玩味。  “材料……和……处理意见?有趣……秦大少爷你要玩到这么高端的地方去么?好啊,奉陪到底。”  陈铭阴笑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