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三百七十八章 巧合?

第三百七十八章 巧合?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44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18
   第三百七十八章·巧合?  【感谢以下同学的月票:涛涛啊啊啊、小蜜寶、查无此用户名、书友38803、okls丶、书友31448、芙馨草、恨刚不成铁、远古的咆哮、刘双阳oba。现在还差7票超越前面的那位仁兄,大家给力起来,能砸的都砸过来吧。成功爆菊,有加更哦!仅仅差7票了!】  陈铭现在往任利州面前一杵,的确是有些威慑力的,他刚才的战斗力是展露出来了的,一个人单挑任家的威虎校尉任刚,打得任刚现在鼻梁都凹陷下去了,而任利州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武力值的,如果陈铭要动手,保证能够在这群保镖围上来之前,把任利州废了。  所以任利州也不敢轻举妄动,连忙呵退身后的保镖,站起身来,面容和煦了许多,道:“不好意思,同学,刚才是我这个女朋友不懂事,实在抱歉。”  显然这位任家的二世主也是属于能屈能伸的人,眼看情形不对,立刻服软,不敢再有造次。  毕竟陈铭的战斗力他也是看到了的,真要动起手来,虽然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他任利州的这群保镖把陈铭按住,但是不保证在过程中他任利州会怎样?或许真把陈铭激怒了,直接弄残弄死都有可能。  所以任利州也不碍于面子硬绷,直接道歉。  “好。”  陈铭也懒得跟任利州再纠缠了,这件事情现在已经闹得有些大,要真是惊动了校警,估计处理起来有些麻烦,况且现在他的胳膊需要让医生瞧瞧,究竟是脱臼还是直接骨折,如果不及时诊断,恐怕会有后遗症。  于是陈铭也直接收手,带上沈斌丰和薛雪之,匆匆下楼。  那些个任家的保镖听到任利州的指示,也不敢随意轻举妄动,纷纷让开道,放陈铭一行人过去。  阶梯教室,总算是平静下来。  等到陈铭走远,忽然路佳怡站了起来,眼神里面凶光四溅,直接把任利州送给她的古驰包包,猛地砸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怨毒而狰狞,咬牙切齿道:“那个杂种,居然敢打我……那个杂种……敢打我……”  “乖了,今晚我会派人收拾他的,包括他寝室里面的室友,一个都跑不掉。全部抓起来。随你处置。”任利州宽慰路佳怡道。  “我要把他踩死!踩死!踩死!”路佳怡近乎于癫狂的情绪,完全暴露了出来,眼神里面杀气腾腾,就跟结了杀父之仇一样。  “好好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任利州很宠爱地拍着路佳怡的肩膀。  “你的人怎么这么没用?连一个大学生都打不过?”路佳怡转过头,厉声质问道。  “我觉得这小子来头有些不简单,一看就是练家子的手艺,说来你是怎么和他结下梁子的?”任利州一脸不解。  “我上次和朋友在ktv唱歌,他进来之后一句话没有顺口,就动手打人,结果ktv的保安冲进来,都没有架住他。”路佳怡眼珠子转动了一下,说道。  “怪不得,这人打架挺厉害的,不过老婆你别怕,这一次我直接喊我一个朋友派人过来,他的手下,那可叫一个厉害了。都是京城下来的高手,估计随便挑一个出来,这小子也不是对手。”任利州轻蔑的一笑,继续抚摸着路佳怡的背脊,宽慰她道。  而此时此刻,陈铭和薛雪之已经到了传媒学院的楼下,中途沈斌丰去跟“门客”总部汇报事情去了,于是和他们两人分开了。  薛雪之一路上提心吊胆,在陈铭身上揉来揉去,一会儿问“这里痛不痛”一会儿又问“那里有知觉没”,弄得陈公子都有些疲于应付了。  “好了,丫头,我真没事,去贴个狗皮膏药,明天早上就好。”陈铭轻轻揉了揉已经红肿的肩膀,表情轻松加愉快,但心头却一阵苦笑,这节奏,估计十天半个月是抬不起手臂了。  “你别骗我。你把右手抬起来我看看?”薛雪之嘟着小嘴,关切道。  “真没事,丫头,好好回去上课,乖。”陈铭用左手拍了拍薛雪之的头发,柔声道。  薛雪之刚想要说些什么,忽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是姜承友。  陈铭心头一紧,赶紧接了起来。  “喂,陈铭。”姜承友的声音,有些急迫。  “怎么了?姜叔?”  “我听沈斌丰说,你和一个姓任的年轻人打了一架?对方是不是名字叫任利州?”姜承友急声追问道。  “没错……怎么了?”陈铭心头一紧。  “留下!”姜承友斩钉截铁道:“我这边收到消息,京城的秦少游打算对福建动手,现在闽州市委那边的政局有些动荡,有几位秦家在政界的人脉彻底渗透进去。秦少游的动作很快,现在差不多快要拿下福建了。”  “这么快!?”陈铭微微一怔,有些惊讶,瞳孔之中闪过一丝恍惚,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么快?  有些妖孽了吧?  他陈铭拿下安徽,基本上花了小半年时间,他秦少游拿福建,在一个月之内就已经大局初定?这是要多逆天的背景和手段,才能完成的事情?  稍稍镇定之后,陈铭皱着眉头,让情绪稳定下来,沉声道:“那么话说回来,姜叔,你说让我留下任利州,又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我说任利州,是秦少游在攻略福建这块大拼图上,最重要的一块,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姜承友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  “什么意思?”陈铭有些难以理解。  任利州是福建任家的少爷,而秦少游的目标旨在拿下福建,两人之间的根本利益,似乎是冲突的,那么任利州怎么会是秦少游的关键棋子?  “话说回来,陈少,这可是你之前善用的一个手段。我这么跟你解释吧,我这边‘门客’传回来的情报显示,任利州和秦少游的关系,和你之前跟季家二少爷季遇的关系,有些相似。这样,你、可、算、听、懂、了?”姜承友一字一顿,说得非常仔细,字字让陈铭心惊肉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