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三百八十一章 定力

第三百八十一章 定力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40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18
   第三百八十一章·定力  薛雪之是陈铭的软肋,绝对的软肋,如果有人对薛雪之下手,陈铭真是没有任何办法。  现在秦少游直接砸了陈氏集团,这一手的确玩得挺高端的,而且似乎是正好挑准了“门客”带回任利州的时间点,的确有些巧妙。  如果说不是因为任利州这件事情稍稍分散了驻扎在“皇庭”的“门客”的注意力,那么陈氏集团被砸这件事情,会立刻牵动“皇庭”的注意力,不得对方砸完场子,“门客”应该就会赶过去。  而这一次,显然是迟了半步。  越想越不对劲之后,陈铭还是掏出手机,给姜承友拨了一通电话过去。  对方很快接通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我现在立刻派人去陈氏集团那边支援。”姜承友怒火中烧,情绪很不稳定。  “你错了,姜叔。”陈铭冷静道。  “什么?”姜承友一愣。  “你真觉得对方的目的是陈氏集团?”陈铭冷笑一声,摇了摇头,道:“等你派人赶过去的时候,砸场子的人已经跑了,而接下来,你就会听见‘皇庭’被人砸掉的消息。”  陈铭的分析,忽然让姜承友有些头皮发麻。  这么一想,的确有些道理。  如果对方真是有心要给陈家制造一些麻烦的话,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砸掉陈氏集团,而是对“皇庭”下手,这才是根本,“皇庭”一旦失手,那么就意味着陈长生在江苏布置的暴力机构土崩瓦解,一个家族如果失去了暴力机构,那么就相当于一个国家失去了军队一样,那是很危险的。  “所以,姜叔,你带人守卫‘皇庭’,而陈氏集团那边,交给我就行了。我去看看。”陈铭赶紧道。  “好。我等你的消息。”姜承友点了点头,然后挂断了电话。  于是陈铭急匆匆下楼,然后驱车直奔陈氏集团。  等陈铭抵达陈氏集团停车场的时候,金成仁已经等候在那里了,砸场子的人跑了一半,还有一半被几个正在巡逻的“门客”逮住,打得半死,现在锁在仓库里面拷问。  “怎么样?”陈铭把车停好,推看车门,赶紧问金成仁道。  “情况不是很好,人员伤亡比较惨重,关键是,电脑被砸了不少,很多项目资料和商业情报估计有损失。”金成仁面色严峻,如临大敌。  “我要具体数字。”陈铭点了一支烟,表情阴冷。  “正在统计。”金成仁答道。  “赶紧统计出来。”陈铭拽起金成仁,就往陈氏集团的大厦里面走去,便走便说道:“带我去看看。”  陈氏集团大厦内部,算不上一片狼藉,但有些地方的确是被洗劫过,陈铭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看了一遍,对方的目的也很简单,纯粹就是来砸人砸东西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砸完就跑,有组织有预谋,撤退也非常合理,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  “抓住的那几个人呢?”看完监控之后,陈铭抬头问金成仁道。  “在仓库里面关着,我劝你别去看了,我们已经把他们打得连妈都不认得了,但是每一个人口风都很紧,问不出半句有用的话来。”金成仁叹了一口气。  “那就全部杀掉。”陈铭眼神之中掠过一缕寒光。  “这个……还是交给‘皇庭’那边处理吧,陈氏集团实在不适合作为命案的发生地点。”金成仁苦笑一声。  “看来都是对秦家忠心耿耿的死士啊。”陈铭啧啧称赞道。  而这个时候,陈氏集团大厦下面,警笛四起。  跟电影里面一样,现实里面的警察,偶尔也会姗姗来迟,特别是这种很敏感的事情,出警更是缓慢,刑侦大队那边要把事情了解清楚了,透彻了,才决定出不出警,尤其是要和金陵市委那边的几个大佬打好招呼,等那几位大佬的意见下来之后,才能判断究竟是一次普通的聚众闹事,还是涉及到财阀豪强私斗的大事件,毕竟政府对于这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纳税人,或者说既得利益团体,整体态度是不打压也不支持,所以一般这种情况出现,政府一般是先保持缄默,只要不把事件闹大,闹得民愤难平,那政府基本上也不会多管。  警察来简单地采集了一下现场的照片之后,保证了一句“要严惩闹事者”之后,就匆匆收队了,也没有给陈铭和金成仁制造太多的麻烦,毕竟这里是金陵,陈家的主场,金陵的公安系统,没有人不买陈家的账。  只不过想要依靠金陵公安系统来所谓“严惩闹事者”,那基本上没什么可能,毕竟那个坐镇禹杭秦国集团的秦少游是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而他本人远在浙江,所以金陵的公安系统,根本延伸不到那个地方去。  “陈少,现在怎么办?”金成仁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种场面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虽然是陈千双教导出来的弟子,但毕竟年纪轻轻,不是什么场面都见过,况且术业有专攻,擅长商业运作和管理的金成仁,的确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情处理上,有些捉襟见肘,所以现在懵了,也属正常。  “安抚下属,死了的员工,赔两百万,伤了的,赔七十万,并且承担所有医疗和丧葬费用;所有被砸掉的设备,全部换新的、对于这点钱,陈家还出得起,输什么不能输人心,明天早上陈氏集团必须以一个崭新的面貌开始正常运转。”陈铭眉头紧皱,仔细地吩咐道。  “好,没问题。”金成仁恍惚地点了点头。  “改天你把所有陈氏集团的员工召集起来,我来开个会,目的很简单,不能让集团上下因为这件事情变得人心惶惶。”陈铭很冷静,很沉着,他知道,这种时候,谁都可以慌,就他陈铭不行。  在陈氏集团的大厦里面忙到深夜,陈铭才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来,而这个时候,姜承友的电话过来了。  “人来了。”  姜承友冷声道。  “了解。”  陈铭阴笑一声,然后驱车直奔“皇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