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三百九十六章 反攻

第三百九十六章 反攻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53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20
   第三百九十六章·反攻  的确,没有人猜到陈铭在想些什么,但是也没有人去违背,那位陈家的太上皇已经把江苏的生杀大权交给了陈工资,而且现在看来,陈铭的确是率领陈家走在一条正确的扩张道路上,所以也没有人质疑,直接执行便是了。  “那佳怡……你可不可以放了她?”任利州已经陷入绝望的边缘了,此时此刻他双目无神,眼神浑浊而呆滞,木然的对陈铭说到。  “不好意思。”陈铭冷笑一声,转身就走,不再去管这个已经失去作用的任利州,而在几名“门客”成员的押送下,任利州被轰出了“皇庭”。  陈铭直接掏出手机,一边翻阅着那本记载着关于秦少游情报的笔记本,一边给安徽的张恒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对方很快接通,电话里,张恒的声音依旧很冷静沉着。  “喂,陈少。”  “张恒,最近安徽的局势怎么样?”陈铭问道。  “这几天姚家和褚家跳得很厉害,本来前些时rì已经宣布臣服的这两个家族,最近编着各种借口和理由找我们的麻烦。”张恒缓缓道。  “有明确的挑衅理由和进攻路线么?”陈铭再问了一句。  在没有将一件事情完全弄清楚之前,陈铭也不打算妄下定论,在任利州的画押记录里面,的确在安徽和浙江交界处,有些标注,秦家在这些地方,显然还有些布局,但并不确定是不是褚家和姚家。  不过,那个在陈铭攻略安徽的所有时间里面,都保持中立的褚家,现在忽然蠢蠢yù动起来了,也足够说明一些信号。  “目前来说,没有,对方的每一个动作都很隐蔽,我们暂时还抓不住证据,所以暂时没有给你汇报。”张恒平静的答道。  “从今天起,帮我盯紧这两个家族,所有的动向,必须每天记录下来,发给我审阅。还有,我这里有一份资料,你拿去瞧瞧,是关于秦家在浙江、安徽一带布局的相信信息,你组织一队人,帮我把这几根小刺给拔掉。”陈铭冷静的吩咐道。  “好,我先看看资料再说。”张恒立刻受命。  “嗯,随时汇报。”  说完之后,陈铭挂断了电话,然后吩咐自己身后的一个“门客”成员,道:“你去盯住任利州,全程跟踪,不能让他脱离你的视线,无论他和什么人汇合,都给我报上来。”  于是那位“门客”成员领命之后,也出发了。  两路策略,开始实践。  不过,还远远不够。  陈铭又想了想,伸出手指指了一下摩非,道:“大个,你跟着我也没什么事情,你跟在刚才我委派任务的那名‘门客’成员身后,不要被他发现,也不能被那任利州发现,总之,一切行踪保密。我给你留个电话,你随时听候我的差遣。”  摩非点头,大步流星,走出了“皇庭”。  第三步棋,布置完毕。  陈铭把手插在口袋里面,眉头紧蹙,继续分析起局势来。  现在的情况,似乎也不算太糟,江苏现在肯定是有内鬼,否则秦少游不可能对这边的情况了解这么透彻,比较陈家就像是大佛一样镇在这个地方已经很多年了,得罪的人不少,说没有人看陈家不顺眼等着痛打落水狗,那绝对不可能,有没有人跳出来里应外合,打算把陈家彻底从江苏除名的?这个还真不好说。  但是现在的情况来看:秦少游的三步棋,都是针对陈铭或者陈家的软肋来实施,显然是对整个金陵了解至深之后才有所行动的,否则他一个过江龙,南下之后连阵脚都没有踩稳,就开始跟陈家叫板不死不休。秦家在这块土地上没有依仗,说出去都没人会相信。  “很有趣。”  陈铭眯着眸子,大脑飞速的运转,开始从这份情报之中搜寻有效的信息。  而姜承友的电话,在这个时候非常及时的打了过来。  “喂,陈铭,我这里有份资料,你看不看一下?”电话里,姜承友的声音有些玩味。  从语气就听出来这份资料份量的陈公子显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刻道:“你给我发送过来!”  “不急,我已经离线给你了,你只要连上网应该就可以看见。但是现在有个问题,陈铭,你知不知道杨伟去哪里了?”姜承友说到“杨伟”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些焦急,显然对于这个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年轻人,姜承友有说不出的信任和重视,甚至在杨伟重伤的那段时间里面,姜承友还叹息沈斌丰难堪大任。  “杨伟?”  陈铭微微一怔。  他当然知道杨伟那厮去哪里了,只是现在忽然失去了联系,是不是有些太巧合了?  “什么情况?”姜承友似乎听出来陈铭语气里面的气氛,赶紧追问道。  “我让他去杀秦琴去了,噢……就是那个秦少游的妹妹。”陈铭回答道。  “杀她做什么?”姜承友的语气里面有些焦躁不安。  “我……”  陈铭一时也难以应对。  的确,那个秦琴对他陈家而言是没有任何危害的,至少说目前为止,她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sè。  但是,因为她想要对薛雪之下手,所以陈铭一怒之下,想要她的xìng命。  其实这个动作,有些多此一举。  “陈铭,半年前你做过什么事情,我猜你应该很清楚,也是因为薛雪之,你sī自调动‘门客’去追杀季经臣,结果是怎样的,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就算最后‘门客’的兄弟们勉强算是回来了,但那次的损失是五名‘门客’jīng英遭到偷袭惨死。我猜你的映像应该比我深刻才对,因为那次你是第一责任人。”姜承友的声音,有些语重心长,带着极其浓烈的说教语气,让陈铭有些无言以对。  “……所以……”姜承友顿了顿,继续道:“如果仅仅只是薛雪之吃了一点半点亏,我觉得,你就没必要什么事情都要为她找回颜面或者是别的,女人,觉得在事业前面,始终排不上号,你自己觉得呢?”RT!。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