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三百九十八章 戳脸

第三百九十八章 戳脸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29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20
   第 493 章 ·戳脸  能够见到满地鲜血依旧能风轻云淡,聊得喜笑颜开的一对xìng取向正常的情侣,以及站在外围驱散围观学生的一对xìng取向不怎正常的攻受,于是这对组合,就成了南央大学这个黄昏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叶榆……”  严才五已经有些木然了,他瞪大眼睛,抱着怀里的血人,不知道该是愤怒,或者是悲伤和仇恨,他现在内心一片空白,只有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拿去,这件事情算是了结了。”而这个时候,那个开法拉利的男人,从包里掏出厚厚一沓钱,然后丢到了严才五面前,淡淡道:“这些钱拿着。不管她死没死,反正没我们什么事情了,你也别指望报jǐng什么的,我明摆了给你说,没用。”  这沓钱的确挺多,很多张的毛爷爷,躺在叶榆的血泊里面,画面有些讽刺。  天朝从来没有听到一个开着拖拉机或者骑自行车的人,撞人之后还这么嚣张的,原因就是因为太穷了,没有银子没有权利谁敢这样;而这种的确有些身价的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就不同了,特别是这位名叫孟依鹤的年轻人,爸爸是姑苏市的市委书记,妈妈经营着江苏境内的两家国企,这种身份无论放在哪里的确都足够让他孟依鹤横着走。  至于这位穿范思哲的攻,则是姑苏市的赵家的赵奎,状况跟如今安徽的姚家差不多,跟陈家关系不错,但也经常做些吃里扒外的勾当,不过这几年陈长生西征,也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来打理这些人,再加上这些年赵家赵氏基金会的蓬勃发展,投资了好几个大项目,趁着房地产带动的沫经济,赵家也发了一把,所以现在的赵家,在江苏也越来越猖獗起来了。  这两位,的确算得上是年少多金,尤其是这位赵奎,年纪不过十七八岁,说得不好听点,属于那种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年纪,就已经开车玛莎拉蒂在街上横冲直撞了,这辆豪车在今年短短9个月里面就违法35次,且全部未接受处罚。  而这个时候,叶榆忽然呻吟了一声,虚弱地伸出手,想去想去摸严才五的脸蛋,声音很微弱。  严才五一时间有些惊喜,赶紧抱起叶榆,打算带她去医院就诊。  “原来没事?”  “装死?”  “那我们走,换个吉利点的地方继续飙车去。”  “好,么么哒。”  四个人纷纷回到自己的车上去,准备离开现场。  跑车独有的引擎声音,在周围路人的指责声之中,越来越大。  可是,突然间,异变突发!一辆刷成黄sè的捷达的士车,直接从侧面撞了过来,车身压过草坪,势大力沉!车身故意绕过严才五和叶榆两人,直接撞在了那辆法拉利的屁股和玛莎拉蒂的车头!  “嘭!”  又是一阵巨响。  捷达很直接地横在两车zhōng yāng,保险杠被撞得歪歪扭扭,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而就在两辆豪车里面的人走出来要一看究竟的时候,忽然一个年轻男人打开帕萨特的车门,走了出来,表情淡漠而冷冽,他扬了扬手,从的士车走下来几个人,扫视了一下现场,表情凝重。  捷达车的司机一脸惊惧的表情,在年轻男人招呼了几声之后,下车悄悄闪了人。  望着严才五抱着叶榆站在血泊里,年轻男人眼皮微微一跳,他愣了半秒,走了上去,道:“赶快送人去医院,前面校门不远处有一辆救护车,我专程喊人开过来的,时间就是生命,别愣着了,赶快。”  严才五有些傻眼,但很快恢复了镇定,他盯着年轻男人,点了点头,道:“陈少……等叶榆好了,我再跟你道谢。”  能够这么跟严才五谈话的,似乎只有那位陈家少爷,陈铭了。  “滚,医不好别回来见我了。”陈铭眼神平淡,拍了拍严才五的肩膀,然后立刻转过身。  一看,唷,熟人。  陈铭有些玩味,盯着面前这个前天被他打得妈都不认识的小受,脸上还有粉底都盖不住的淤青,却是一脸傲气,躲在他男人赵奎身旁,有些有恃无恐的模样,指着陈铭,对赵奎有些撒娇地说道:“老公,就是这个人,打人家。”  “原来就是你?”赵奎发出一声冷笑,盯着陈铭。  陈铭连视线都没有跟这些人对峙,直接说了一声“这四个人,给我打,打到残废为止。”  说完,杨伟带着另外两个“门客”成员,连同陈铭,一拥而上!  暴打!  赵奎和小受,还有孟依鹤和他女朋友,这四个人都是属于细皮嫩肉的那种,哪里经得起这么打?几乎是一照面,一拳呼脸之后,就开始嗷嗷惨叫起来,几个“门客”成员根本不需要费太大劲,就能全部打得瘫坐在地上了。  等到把这四个人全部放倒以后,陈铭冷笑了一声,随便拉了一个围观学生道:“是谁撞得人?”  那个女学生一惊一乍地指着玛莎拉蒂,也就是赵奎那辆车,战战兢兢道:“是那辆。”  “好。”  陈铭笑容灿烂,走上去先踹了孟依鹤一脚,道:“不关你们俩的事情,滚。”说完之后,直接朝赵奎走了过去,埋着头,俯视赵奎,道:“挺不错啊,撞我兄弟的女人?”  “……cāo……”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赵奎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甚至还没有搞清楚状况,迷迷糊糊道:“你特么是谁?敢打老子……”  而赵奎身旁的那个小受,现在就十足是个娘们儿,用矫揉造作的惨叫声尖叫着,“哎哟喂”个不停,吵得陈铭话都有些听不清楚了。  “干。”  陈铭踹了赵奎的脸一脚,然后直接走到那个小受面前,蹲下来,盯着他的烟熏妆和假睫毛,以及混杂着泥土的粉底,咋舌道:“死娘炮你特么真会折腾。”  “你敢打我……哎哟喂……敢打我……你不得好死!”  小受尖叫着伸出兰花指,翘到空中,朝陈铭指了过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