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一十八章 过招(上)

第四百一十八章 过招(上)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356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23
   第四百一十八章·过招(上)  【今天打赏非议的各位,感谢你们!用户08042819、小麻是王者、用户65275406、马余鑫、用户08042819、倔强的晓红军。以及投月票的各位!也感谢你们!】  “这位是岑月贞,岑伯母,是你天成伯伯的妻子。”薛义继续跟陈铭介绍道。  “你好,小陈,刚才才跟你王阿姨聊到你,小伙子挺不错。”岑月贞点了点头,一脸温和的笑脸,滴水不漏。  陈铭也立刻回礼,说了声“岑伯母过奖了。”  “就是不知道小陈你家里面是做什么的?”岑月贞忽然问了一句,让陈铭微微一愣。  什么情况?  刚才不是才聊到我了?现在又问我家里面做什么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铭眼珠子轻轻转了转,并不急着回答,他似乎听出来这位阿姨话中有话的意思,“呃……”了一阵。  “好啦好啦,吃饭吃饭,到饭桌上来说。”王玉颖忽然想起来还真没有跟岑月贞详细谈陈铭家业,只能先暂时把人约到餐桌上去。  这位“天成伯伯”,是薛义的哥哥,名字叫薛天成,京城人,身居要职,身上有一股久居上位的气质,一看就知道身世显赫,更在薛义之上。  而这位岑月贞,也定然不简单。  可能眼下最能够让陈公子看出深浅的,就是那位对他本人不怎么满意的薛芹妙,也就是薛雪之的那位“芹妙”妹妹。  这个女孩子从刚才一进门对陈铭的态度就不怎么好,一上桌,连正眼都没有瞧陈铭一眼,显然对陈公子这样的姐夫不满意。  的确,她这个年纪的小屁孩懂什么,看了几部韩剧之后就觉得爱情应该是一个白马王子一样的男生,穿着那种很潮很哈韩的衣服,头发一定要染,而且要很长,特别是刘海,必须要遮住一部分眉眼,最后要开着一辆布加迪威航来娶她,这样才算是爱情。  而眼前这个陈铭,的确太过普通了,首先是陈公子的穿着,简单而廉价的polo衫,牛仔裤,没有那种很娘炮的小西服和韩版英伦风的尖头皮鞋,在这个薛芹妙眼中就已经是差评了,再加上陈公子的寸头,更是让她薛芹妙接受不了。  光是这一身打扮,就已经让她薛芹妙给陈铭判死刑了。  薛芹妙今年十七岁,读高中,可是已经有自己的一辆宝马z8,平时和京城圈子里面的一群王储、公主们也算得上有些交情,这群人都算得上是富二代们,而在她薛芹妙眼中,富二代就应该有富二代的样子,至少陈铭这穿着打扮,着样貌,怎么看都不像是她那个圈子里面的人。  所以或出于阶级本能的抵触,或出于她自己年纪小的愚昧无知,薛芹妙看陈铭很不顺眼。  “来,小陈,这是第一次见面,天成伯伯敬你一杯,雪之我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一个好丫头,好好对她。”在跟薛义简单地寒暄客套了几句之后,薛天成立刻调转了矛头,端起酒杯,递过来。  陈公子自然也不敢怠慢,不说“京城三圈都是官”,就是未来岳父哥哥这个身份,也让陈公子必须要恭恭敬敬,于是端着酒杯,跟薛天成一碰杯,然后把杯子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  皇城根地下长大的人都有一种天生的气势,这个绝对不假,但关键是这位薛天成有的,不仅仅是皇城气质,而是一种让陈铭都有些惊讶的温润和藏器于身,这才是值得他重视的地方。  “爸,我觉得你没必要敬他酒。”  忽然这个时候,一个和这场晚宴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坐在一旁的小家伙薛芹妙,终于看不下去了,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在她薛芹妙眼中,的确是这样的,她的爸爸,每一次敬酒的对象,在京城的圈子里面,绝对算得上是呼风唤雨的人物,甚至是很多体制内捧着金饭碗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大佬,但是这一次居然是这么给一个年纪和她差不多,而且在她薛芹妙眼中很不入眼的一个男生,这瞬间,薛芹妙很不能接受。  “芹妙!你说的什么话!?”  薛天成又黑又粗的眉毛微微一皱,轻轻地握着酒杯,往桌子上杵了一下,力气不大,声音也不大,但是让薛芹妙立刻闭上了嘴巴。  “乖,芹妙,别瞎说。”这时候,岑月贞也赶紧让她闭嘴。  “不好意思,管教无方。”薛天成赶紧跟薛义一家人道歉道。  “哪里,小孩子嘛,童言无忌。”薛义也立刻圆场,脸上的笑容很自然。  “哪有,这丫头,太野,叛逆心强,哪有你家雪之那么乖。”薛天成笑着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可奈何。  陈铭也跟着笑了笑,冷不丁冒了一句“样貌也是。”  这句话说得很小声,却让薛芹妙立刻就听到了。  的确,跟她姐姐,哪怕是堂姐相比,这个薛芹妙,真的是差得很远,薛雪之惊若天人,而她薛芹妙最多只能算个小美女,跟薛雪之的确没得比。  这句话,让场面更加尴尬起来。  不过陈铭倒也随意,自顾自地夹菜,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姓陈的,你特么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句?”这句话瞬间点燃了这个小女生的怒火,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张牙舞爪地盯着陈铭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穷**丝一个还想追求我姐姐?你真以为进了这个门就把自己当成是薛家人了不成?我告诉你,我不同意!”  薛芹妙很自作主张地说道。  陈铭却不动声色,笑容越发灿烂,根本没有正眼看薛芹妙一眼,盯着一脸尴尬笑容的薛天成,道:“薛大伯是刚从京师回来吗?”  有时候,直接无视一个人,比出言不逊羞辱,还有杀伤力,比如现在就是属于这种情况,陈铭直接连正眼都不给,忽略薛芹妙的这个举动,也着实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惊讶住了。  薛义和王玉颖也有些尴尬,这位从京城回来的兄弟,的确只是过来拜个早年而已,今天白天的时候薛义都不知道的,等到临近晚上的时候才收到的消息,所以坐下来没有聊多久,可能刚刚说到陈铭的事情上去,丫头就牵着陈铭回家了,所以才闹得这么一出。  对于互相都不知道身份的这种情况,的确有些耐人寻味,陈铭其实想要旁敲侧击,从这个没什么心机城府的薛芹妙口里面多少探听一下这位薛天成在京城的背景,而薛天成也有意想要谈一谈陈铭的虚实,两人心知肚明,纯粹简单地过一两招而已,可惜的是,这个薛芹妙忽然跳出来搅局了,弄得整个晚饭,气氛大跌。  【今天更新完毕,请贴吧和盗站看到本书的兄弟们,来网支持正版的这本书,注册一个账号,收藏一下!作者急需你们的帮助!ps:今晚看到蛋定的打赏了,明天为你加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