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二十章 论道

第四百二十章 论道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58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23
   第四百二十章·论道  “现在京城里面一部分年轻人,已经开始全面地从他们的父辈手里接过财富的接力棒,有的已经成为一些规模很大的民营企业的少帅。这些人我看得太多了,很多在继承之初光耀万丈,随后便在极短的时间里面陨落下去,这些人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狂妄倨傲和盲目的自大,目无人,最后栽在哪里了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而少数能够继往开来的,那都是审慎而谨小慎微的年轻人,这部分人,我看得很清楚,一步一个脚印。”薛天成端着酒杯,说得很感慨,陈铭每一个字都听在耳朵里面,很赞同地点着头。  陈铭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二世主,他现在虽然是踩在陈长生的基业上往上爬,但着实是开辟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现在的陈铭,就算是穷得一无所有,想要当上位者,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他心够狠,够毒辣,而且智商很高,无论是混黑、从政、经商,都可以走出自己的独辟蹊径来。  薛天成沧桑的眼神,挂着一丝叹息。这个看上去比薛义都要大很多岁的长辈,的确让陈铭感触良多。  “而另一种人,是权力的世袭者。也就是所谓的‘官二代’。颇有封建世袭味道。虽然有规定的官员选拔程序,但最后拍板定夺的人,甚至可以连程序都不去走。现在京城里面有很多个派系,过去京师陈系一脉很霸道,但随即灰飞烟灭。现在说得上名号的,可能就是秦系这一脉了,尤其是在军区。”薛天成伸出手,在酒杯里沾了一滴酒,然后在桌面上写写画画,表情严肃而缜密。  “嗯。秦家在军区的影响力,的确惊人。”陈铭也赞成地点着头。  薛义和王玉颖盯着这两个互相只见有些相见恨晚的一老一少,表情欣然,很安静地听两人聊着天。  薛天成的年纪的确不小,他虽然是薛义的哥哥,但是毕竟是大哥,年纪比薛义大了十多岁,看上去更是要沧桑许多。  老年得女的薛天成,可能在教育方式上稍稍宠爱了一点点,但薛天成自认为自己没有错,错的是京城那个富二代的圈,让自己的女儿沾染上了不少坏的气息。  而看到陈铭的时候,薛天成的确是有些眼前一亮,这个年轻人暂且不论身份地位如何,就是身上这股石藏玉的秉xìng,也让薛天成这位大教育家感慨颇深。  两人恰谈甚欢,犀利的观点层出不穷,智慧的火花一簇簇引爆,现场也只有薛义能够参合进去,加入两人的谈话,王玉颖、薛雪之、岑月贞三个人根本不知道他们侃的天书是什么。  最后酒过三旬,三人已是聊得酣畅淋漓了。  “薛义,你这个女婿,真心不错。很让我惊喜。”薛天成称赞道。  “哪里,小伙还需要多历练。”薛义拍着陈铭的肩膀,脸上倒是笑得很光荣。  陈铭的笑容也很恭谦,他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些什么,忽然又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说,你们能不能小声一点?尤其是你,大学生,巴结我爸巴结得tǐng利索的呀。这也难怪,京城里面很多凤凰男也巴不得就贴上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是你这种乡下人有机会巴结的吗?”薛芹妙叉着腰,一脸的蛮横和高傲,站在桌前,很尖点名道姓地指着陈铭,厉声道:“别以为骗到了我姐你就可以飞黄腾达了我告诉你,你也不照照镜自己长什么样?”  “芹妙,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薛雪之秀眉微蹙,对芹妙道:“你不能以貌取人,陈铭他很优秀的。”  “姐!”忽然,薛芹妙转过头,眼神之满是不屑地盯着薛雪之,道:“前几年你在京城读书的时候,京城多少家里面权柄滔天的大纨绔朝你抛来橄榄枝?你可能都记不得了,妹妹我可是记得很清楚。这些人哪个不比这小强?你要真是被这小骗去了的话,估计那群京城公哥们一个个都要去撞死了。”  “芹妙!”  薛雪之粉脸微晕,有些嗔怒。  陈铭却饶有兴致,因为他已经从这个没什么城府的小姑娘口里面听出了好几个很有用的信息,现在他都大概可以分析出这位自称是“教育家”的薛天成伯伯,究竟是何方神圣了。  按照薛芹妙所说,再结合薛天成的自述,以及他身上那股气质,陈铭大概可以推算出,这位薛义的大哥,应该就是天朝教育部的某位能呼风唤雨的大佬了。  教育部?听上去的确不是什么权柄滔天的部门,甚至要说有多少实权,还真没有。  但是,就凭薛天成“桃李满天下”这五个字,就足够在整个华夏掀起惊涛骇浪了!  大教育家薛天成,究竟带出来了多少学生?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是有一天可以确定,那就是如今整个华夏的政坛、军区、商界,甚至是黑道方面,那一群少壮派势力里面,都不少是他薛天成的学生!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整个华夏一震了!  多少珍贵的人脉?  恐怕薛天成一句话,他的这群学生里面,哪怕十个里面有三个要买他的账,那么其背后的能量,也足够在整个华夏掀起一阵狂澜!  陈铭眼神之满是恭谦敬仰之意,又给薛天成敬了一杯酒,道:“原来天成伯伯你是大教育家,失敬失敬。”  薛天成很满意地盯着陈铭,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是喝了点酒,可能眼神有些不清醒,但是神智绝对清楚,他眼神严肃,言辞语重心长,拍着陈铭肩膀,然后竖起手指头,指着远处站着叫嚣不停的薛芹妙,道:“小陈,你以后就是这丫头的姐夫了,身为姐夫,这妮不学好,你说,该不该教育?”  陈铭一愣,显然是明白了薛天成的用意,可是依然有些惊讶。  迎着陈铭讶异的眼神,薛天成继续道:“你去帮我抽这丫头一顿,别打残了就是,打痛就行。我实在是管不了了。你这个当姐夫的,好好尽责一下。”RI!。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