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二十三章 服了

第四百二十三章 服了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32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23
   第四百二十三章·服了  吴越响马。  陈公子已经不止一次提及这个名号了,这也和当初陈家的发家史有着莫大的联系,曾经那个响马东三省的猛人,现在已经沉寂了很多年了,而回到南方之后,他的后人依旧以“吴越响马”自居,简单的说,就是吴越之地的土匪和强盗。  陈家做得勾当,其实也就是高档一点的杀人放火,打家劫舍而已,要说是土匪是强盗,还真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现在大天朝的这些yīn暗面也都讲究一个漂白,偶尔还能有几个混到体制里面去,捧起金饭碗的大枭出现。  要单说陈公子这位坐镇东南的小枭,的确算不上什么,这个身份即使放在她薛芹妙面前,也只能算是南方的权贵一个而已,和京师那群官宦豪绅的子弟没法比,但是另外一个身份,却足够让薛芹妙大跌眼镜了。  陈铭,是一个能轻松让秦少游这种过江龙折戟江东的猛人!  这个身份,给薛芹妙足够大的威慑力,让她不服不行。  这种年纪的小女生,其实情绪很容易受外界影响,没有绝对的憎恶,对于陈铭,她可能上一秒还恨不得他死,下一秒就开始佩服得不行了,她这个年纪,情绪波动着实大。  陈铭走上去,拍了拍薛芹妙的肩膀,道:“还好好说话不?”  “要。”薛芹妙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要就跟我过来。”  陈铭扬了扬手,走到前面的沙发上坐下来,然后让薛芹妙也跟着坐下。  “你觉得你们那个圈子里面的纨绔子弟们,很拽?”陈铭不屑地笑了笑。  “恩。”薛芹妙不避讳,认真点头道。  “自己没多少本事,整天就知道借父母的金钱和权利到处耀武扬威,欺负这个,欺负那个,算本事?”陈铭眯着眸子,眼神里面的笑容很有穿透力,让薛芹妙不敢正视。  “我……我不知道……”薛芹妙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不知道?”陈铭的眸子里的笑容愈加浓郁,沉声道:“你觉得你将来可以做些什么?借着你爸的官威,在京师里面继续横行无阻?那有一天你爸退休了,你呢?”  薛芹妙微微一愣,不再说话。  这些理论,她当然也听过不少,但是之前出于抵触和反叛的情绪,根本听不进去,现在出现了一个人,拿得出手的实力足够让她薛芹妙彻头彻尾地服气,这么一来,情况就不一样了,薛芹妙对于说教一向是紧闭的心门,居然缓缓敞开。  “这一点你真该学习一下你堂姐,也就是雪之。一个女孩子,那么嚣张做什么?真觉得自己家大业大造化大,经得起你挥霍?傻子!你要是不信,现在就出门,打电话把你圈子里面那群人全部请出来,然后再请出他们的坐镇的那些菩萨,什么爸爸妈妈爷爷nǎinǎi二姑妈三舅父四姨婆的,来跟我玩一手。看看谁玩的过谁?秦少游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之前在京津沪一代多风光啊,现在基本上就是废人一个,跟我玩狠的,找死。”  陈铭的笑容,充满着不屑和轻蔑,让薛芹妙听得心头一阵冷汗直冒。  这是多狂妄的言语啊。  让薛芹妙瞠目结舌。  “你不信,在你大学毕业之前,我去一趟京城,跟你这些所谓的大咖过过招,不吞下半个京城,都算我输。”陈铭也不想多废话了,反正今后逐鹿京师是肯定要去,只要男方一稳定下来,他肯定要杀到北方去,把当年的恩恩怨怨全部还清。  不说别的,就是陈铭所了解的,在京城里面,还埋藏着当年他母亲的秘密,陈铭的母亲姓洛,这是唯一的线索,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从北方逃出来之后客死庐州,期间必然有太多的隐情,陈铭不敢去问陈长生,因为这一切似乎都太沉重,陈长生连回忆的勇气都没与,否则也不可能直到今天都不敢去推开那间房间的大门。  能够让阅尽兴亡沉浮的陈长生许多年之后依旧这么畏首畏尾,可见当年发生的事情,是有多惨烈和决绝。  “好……”薛芹妙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似乎已经有心反悔了,她埋着头,张了张嘴,最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跟在陈铭的身后,直接上了楼。  “怎么?有心悔改了?”陈铭回头瞥见薛芹妙,打趣地一笑。  “嗯。”薛芹妙咬咬牙,最后挤出来一个字。  “那就好,待会儿见你爸妈,给我把你的臭架子给放下来,要知道,你现在的一切都是他们给的,没有他们,你就是一个渣,丢到大街上都不会有人正眼看你一眼,哪还容得你整天开着豪车装逼打屁?”陈铭点燃一支烟,用夹着烟蒂的食指和中指,指着薛芹妙,沉声说道。  “好。”薛芹妙微微地点了点头。  “那跟我上楼。”陈铭一转身,直接走了上去。  上了楼,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在了薛芹妙和陈铭两人身上,陈公子表情温和,缓缓走到薛雪之面前坐下,然后端起一杯茶水,小啜一口。  “芹妙……”薛雪之站起身来,伸出手打算去牵这个埋着头一脸yīn沉的妹妹。  “别管她!”  薛天成严肃地吼了一句。  “……呃……”薛雪之也坐了下来。  薛芹妙埋着头,眼神闪烁不定,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很艰难地吐出了一句话:  “……爸……妈……我……对不起……不该……”  “说大声点,听不见。”薛天成虽然表情依旧严肃,但是眼神之中忽然掠过一丝惊喜,这一瞬间,他对陈铭的印象,简直好得不得了,他和岑月贞管教了多少年都不见薛芹妙这个妮子服半点软,现在居然能够这么低姿态地道声歉,惊叹陈铭这小子真是有两下子。  “我说……爸妈……抱歉……我实在是太顽劣了,不过以后我会改正过来的。”薛芹妙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说道。  “好。”  薛天成点了点头,指着身旁的椅子,道:“你坐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