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二十四章 将帅之才

第四百二十四章 将帅之才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48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23
   第四百二十四章·将帅之才  接下来的晚饭,气氛轻松而融洽,在经过陈铭的一阵软硬皆施之后,薛芹妙的态度一下子就改观起来,虽然脸上还挂着两个鲜明的红印子,但是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很讨人厌的表情,虽然处于对陈铭的敬畏不怎么放得开,不过总算是没有再给薛天成添麻烦。  一顿饭之后,薛天成拉着陈铭在沙发上聊了颇久,一直到嗓子都微微沙哑,薛天成这才站起身来,跟薛义一家人告辞了。  陈铭把这一家人送到门口,然后告了别,一辆凯迪拉克dts缓缓驶离了别墅,后面跟着一辆看上去垂头丧气的z8,不像是来的时候那样高歌猛进,油门轰鸣了。  驾驶着z8的薛芹妙探出头来,跟陈铭恭恭敬敬地到了别,然后缓缓地消失在了夜sè之中。  “天成,对于小陈这个年轻人,你怎么看?”岑月贞坐在副驾驶室里,回头望了望逐渐远去的薛家别墅,柔声问薛天成道。  “我很欣赏的一个年轻人,踏实稳重,有想法。很不错。”薛天成赞叹道。  “……你喝了酒,要不然我来开车。”岑月贞关切道。  “无妨,我对小陈评价这么高的原因,可不是因为我喝高了。”薛天成离开听出来岑月贞心里面的想法,淡淡一笑,说道。  的确,在岑月贞的认知里面,薛天成夸奖一个人到这种程度的确很罕见。  不过,薛天成自然有他自己的看法。现在的年轻人大多眼高于顶,眼高手低,有想法不假,关键是自身能力不足,积淀不够,以至于等到实践的时候才知道没有那么容易。  而陈铭给薛天成的印象,是恭谦礼让,彬彬有礼,待人接物有余不尽,游刃有余,肚子里面的东西多,而且大有一股君子藏器于身的气质,看上去不露锋芒,实则刀刀致命,如果轻视了他,那一刀刀的钝器伤害,远远超过了利刃。  匣潜难羁保剑锋,玉藏石中也玲珑。  陈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岑月贞愣了愣,道:“……主要是我没有见过你对一个年轻人这么惊喜……”  “因为他值得我这么惊喜。”薛天成笑了笑,大拇指往后一指,道:“你以为我没有让别的年轻人来试着教育薛芹妙吗?结果你也肯定猜到了,都是被薛芹妙彻底打败,然后狼狈而逃;只有小陈,有魄力,大胆心细,否则也不可能把薛芹妙这顽劣丫头给彻底亚服。你以为单单凭借那两耳光薛芹妙就能被打服?如果不是绝对的压迫力和独到的气场,你想要让这个丫头服你,还真不可能。就光凭这种气场,我也要称赞薛义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所称赞的那个词汇之jīng准。”  “什么词汇?”岑月贞一愣。  “能领兵者,谓之将也;能将将者,谓之帅也。而陈铭,是一个帅将之才!真知灼见,知微见著,深谋远虑,慧眼识才,窥一斑而见全豹。”薛天成眼神之中有一道凌厉的光芒,即使是在昏暗的路灯下,也能闪烁出火花。  “评价这么高?”岑月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听见自己的老公这么称赞一个年轻人。  “不过,他的身边应该还缺两到三个人,将才和相才合在一起,成‘王佐之才’;亦或是相才、将才、谋才,加在一起,成‘君临之才’。”薛天成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喃喃道:“有的人身在帅才之位,却不得志,回归将才则如鱼得水;有的人不满足于做将才,身怀帅才之志不得施展而寡欢;有的人不识将才与相才之分,用人不当,谬误千里。”  薛天成的这一番话,很快得到了印证,那是一周之后,薛雪之第一次踏入陈氏集团的管理层之后,一个足够在华夏掀起惊涛骇浪的女人,从这一天起,第一次开始展露出相才的头角。多少年后有人评价,陈家迎娶了薛雪之,拿出手的聘礼是价值上百亿的产业,但最后陈家因为薛雪之而收获的金钱,却是这百亿产业的百倍以上。  上万亿的收益!  但这已经是后话了,此时此刻,陈铭正在跟薛义商量着关于薛雪之实习的事情。  虽然这个丫头才大一,不过陈公子已经有打算让她进入陈氏集团,让金成仁这群jīng通于商业运作和管理的高手来教导她一下,因为薛雪之正好也是学的这个专业。  薛义的态度是,无条件赞同。  只有王玉颖犹豫了一会儿,轻声问了陈铭一句“会不会有人欺负雪之丫头”,但话一出口,王玉颖就后悔了,她这个问题的确问得有些傻了。  “放心,王阿姨,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雪之的。陈氏集团相当于我家的后花园,雪之在自家的后花园里面,是不会迷路的。”陈铭笑容柔和,坐在沙发上跟薛雪之的妈妈王玉颖交谈正欢。  “我也觉得好……我在学校里面学习的那些东西,我也希望能够有一个平台施展,陈铭如果有一个公司的话,我想,应该正好。”薛雪之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之前也打算让雪之丫头放假之后就来我的公司实践一下,不过跟陈氏集团比起来,显然那里更适合雪之施展,因为那里平台更大,锻炼的机会也就越多。学校里面学到的内容始终肤浅,没有实践的机会不可能有所jīng进。”薛义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好,那么两位的意见我就征求到这里了,既然两位不反对,那么我明天就开始安排雪之过去实习,不说别的,主要还是让雪之丫头学点东西。”陈铭笑眯眯地说道。  “嗯。楼上的房间,我已经让下人收拾了,你们待会儿就别回去了,在这里睡。”薛义躺着沙发上,表情慵懒而欣慰,脸上因为喝过酒,所有稍稍有些发红,但是整个人说起话来兴致颇高,显然,今晚他很高兴。  “啊……啊?”薛雪之一愣,小嘴微微张大,脸上的表情又羞又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