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三十七章 局中局

第四百三十七章 局中局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176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25
   第四百三十七章·局中局  酒过三巡。  陈铭和张辰皓了解了最近安徽的整体情况之后,这桌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于是陈铭又让服务员上了一桌,毕竟有老布阿龙和严才五这两位哥子存在,那些jīng致的玉盘珍馐,其实真经不起他俩的狼吞虎咽。  这两人,就适合去吃大排档,反正也便宜,分量多,大排档吃在他俩的肚子里,其实和这桌酒菜没有任何区别。  等到第二桌菜上来的时候,张恒才打完电话走了进来,他脸上挂着些许疲惫的sè泽,对陈铭道:“都通知到位了,陈少,姚家的姚广,以及褚家的褚柳絮,都已经通知到位了,地点他们定,总之明晚会跟陈少你吃个饭。”  “褚柳絮?褚家的第一把手,是个女人?”陈铭微微惊异。  “不错,具体情况,我这里有份专门关于她的资料,陈少你如果感兴趣可以瞧瞧。”张恒淡然地点了点头。  “很好。”陈铭笑着点了点头,继续问道:“这两人的态度如何?”  “接到我的邀请,这两人语调上很意外,但是我没有听出应有的东西。所以,陈少,你自己好生斟酌。”张恒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块běi jīng烤鸭裹着葱丝云云塞入嘴中,一边嚼着,一边继续道:“这其中,估计水深。”  “水深不到哪里去,局势我很清楚,他们不敢在宴会上动手脚,即使他们背后的人支持他们这么做,他们自己也不敢。不过,在回去的路上,就不一定了。”陈铭yīn森一笑,端起茶杯,却没有急着喝,继续道:“杨伟、沈斌丰,你们两人有没有反埋伏的经历?”  杨伟“嘿嘿”一笑,道:“上次加油站那次算不算?”  “算。”陈铭欣然点头。  “那就行。”杨伟领命。  “那么接下来,大家听好了,我逐一详细吩咐到位,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步骤,必须严密jīng确,别给我出岔子……”  陈铭的声音忽然收敛,开始发号施令起来。  而与此同时,在瑶海区,刚刚接了张恒电话的姚广和褚柳絮二人,刚好坐在一家私人会所的包厢内喝茶,两人先后接到张恒的邀请电话之后,眼神微微默契,同时转过头,盯着坐在他们两人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笑容不怀好意。  “看样子,陈家的那小子,似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褚柳絮妖娆一笑,扭着水蛇一样的腰身,手里抓着一根细长的女士烟,姿态优雅而骄傲。  “看来我们两家最近的计策,是已经初见成效了。”姚广也点了点头,他那张很圆很肥硕的脸蛋上,满是横肉。  “哪里,我们俩,还不是按照这位先生的指示行动的,如果不是他,我们可能现在都还无法把陈家那小子引过来。”褚柳絮不慌不忙地拍了一个马屁,对坐在姚广和她对面的那个中年男人诡异地一笑。  “很好。”中年男人嘴角微微勾勒起一抹弧度,点了点头,道:“木门家会给你们一切,也会保护你们的一切。这件事情之后,瓜分安徽陈家的庆功宴上,两位是第一功臣。”  “得了,如果仅仅是一个木门,我们可不敢跟陈家叫板,当初季家不也是得了木门家的支援,还不是被陈家玩得家破人亡,关键是您,您可是安徽太岁爷级别的大人物。”褚柳絮再次奉承道。  “没错。”  中年男人用沉稳大气的声音,冷哼了一声,笑道:“我的能量虽然在前段时间的庐州乱之中,被消磨了一部分,但是并不代表消失,我跟那位木门家的大老爷联手,诛灭陈家的那个小子,也仅仅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到时候你们不用在晚宴上下手,等陈铭一行人离开之后,在路上埋伏,找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解决掉,这样的话,所有的嫌疑,都会落到那秦少游的身上去。那只代罪羔羊,很快就会内外绝援,死于非命了。”  “虽然不知道您背后的那位大老爷是用什么本事让陈铭又重返庐州的,但是既然他这一次回来了,我们局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姚广也冷笑一声。  “好。”  中年男人伸出手,往前面微微一点,道:“那么今天就到这里,我待会儿还要联系我背后的那位大人物,你们就先走。”  “好的,好的。”姚广和褚柳絮纷纷站起身来,和颜悦sè地退了出去。  等到两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之后,中年男人掏出手机,播了一个号码出去。  对方很快接通,是一个粗犷的男子声音。  “怎么样?”  “事情已经成了,两方都点头答应。”中年男子笑道。  “做得好,不愧是当年季乘化的兵马大元帅,执行力果然强大。”电话里面男人的声音,豪声称赞道。  “哪里,我的能力哪能企及你木门仲达万分之一,这一次你隐退后方,让秦少游这个眼高于顶的小伙子出来当替死鬼,替你冲锋陷阵,挡下陈家的怒火,这样的计策,是我牧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的。”中年男子的笑脸,越来越狰狞扭曲,他隔着玻璃瞥见自己的容貌,眼神之中流露着一抹诡异的sè泽。  牧良。  这个曾经替季乘化掌管地下兵工厂的封疆大史,本来应该是死在木门仲达手里面的人,现如今,还活着。  而且成了木门仲达的走狗。  “哈哈哈哈哈……牧良你谦虚了。不过这一次,秦少游真是可怜到家了,自以为是,信心爆棚地觉得可以接手我在南方的布局,其实他就当了我的一枚过河卒子而已。现在陈家的注意力全部落在他的身上,就算以后陈铭死了,也是他的责任,而他身后的秦家,肯定会成为陈家报复和发泄怒火的目标。我木门仲达,只需要坐收渔利就可以了。”  电话里,木门仲达的笑声,越来越狂妄。  “对,真是好计策。”牧良连连称是。  “当初我在卸任的时候,专程给陈家那个chūn风得意的小子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他觉得秦少游胜我百倍,是木门家在南方的新代言人。然后我就名正言顺地退居幕后,这小子永远也不可能怀疑到我的头上去。至于你,牧良,如果不是最后你跪在地上哭求,说要做我的走狗替我联络安徽的地下势力,你现在早就是个死人了。”  木门仲达的声音,越来越狂妄和恣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