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三十八章 局外人

第四百三十八章 局外人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72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25
   第四百三十八章·局外人  “事实证明,我不死,对你木门仲达的收益,大百倍。”牧良淡淡一笑,坚定地说道。  “这个,需要用时间来证明。至于你死不死,这个的决定权在我,因为你如果泄露了我出去,那么你必然是死路一条,当初我可以让你几乎死,那么将来也可以让你一定死。我还是和之前一样,隐藏在幕后,而幕前,就交给你了。”木门仲达冷冷说道。  “好。”牧良点了点头。  为虎作伥的事情,牧良已经做了很多次了,所以也无所谓多做这一次。  这一次木门仲达的计划堪称周密,先是把秦少游在陈铭眼中捧成神,然后退位让贤,把秦少游顶到风口浪尖处,跟陈铭死磕到底,而他木门仲达则退居幕后,冷眼旁观,在关键时候落井下石,推波助澜,而且还顶着牧良的名号去做。  这一手,的确可以保全他木门仲达。  现在木门仲达有死穴在陈铭手上,所以他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来,要杀陈铭,必须借秦少游的手,即使杀不到,也无所谓,他木门仲达要的,就是整个东南战火连天,然后各大世家削弱之际,为木门家南下开辟一条捷径。  目的很明确,目标很清晰。  “那么,就这样了,如何埋伏陈铭的事情,就交给你,这个,我管不了。”木门仲达点了点头,直接挂断了电话。  牧良抓着手机的右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缓缓放下来,表情古怪,盯着桌子底下,陷入了沉思之中。  与此同时,陈铭一行人吃过晚餐,杨伟和沈斌丰由张恒、张辰皓带着,去参观陈家在安徽的据点,而陈铭,则领着老布阿龙和严才五,直接去了黄国章的家里。  对于这个老爷子,陈铭一直是亏欠的。  纤灵是他的干女儿,而陈铭已经把纤灵作为自己的女人,所以陈铭要喊黄国章一声爸,虽然两人现在连面都没法见,但是黄国章嫁妆都出了,所以八字是有一撇的,陈铭这声爸,喊得不亏。  黄国章还是住在他喜欢的中式别墅里面,传统的三开间三进院落,经典的四水归堂布局,粉墙黛瓦、飞檐翘角、石壁景墙,无不透露着一个曾经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家族的内敛和荣耀。  如今的黄国章退居二线,把黄家的一切都交由陈铭打理,他自己也落个安心清闲。  黄国章刚刚遛完鸟回来,正吹着口哨,一副很惬意很满足的表情,他晃悠悠地走进大厅,忽然瞥见沙发上坐着一个身影。  一愣。  黄国章呆在原地,有些惊喜。  “爸,快过年了,给你送了点东西过来。”陈铭眼神柔和,对黄国章微微一笑,用手拍了拍他放在桌上的果篮,里面的每一个水果都是他jīng心挑选的。  沉默了半秒之后,黄国章微微僵硬的表情才舒缓下来,点了点头,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陈铭道。  “吃饭没有?我给你做。”黄国章把鸟笼随手一挂,然后抓了一张抹布,擦了擦手,缓缓走到陈铭身旁的沙发坐下来,道:“你这一趟来……该不会是关于褚家和姚家动静的事情。”  “看来这两家动作不小啊,连爸你这种已经退居二线的人,都已经听说了。”陈铭眼神微微一动,jǐng觉地说道。  “不错。”黄国章也不否认,点了点头,他想了一会儿,继续道:“我有个朋友过段时间回来看望我,他是体制内的人,在京城也算是能呼风唤雨的人物,年龄和我差不多,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见一见。”  “好啊。”陈铭想也不想,直接点头,对于黄国章,现在陈铭是不会有半点怀疑,对于生xìng多疑的天蝎座而言,陈公子不会完全相信任何一个不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人;但一旦是自己人了,陈铭会对他绝对的信任。  现在陈铭喊黄国章一声爸,就足够说明黄国章在他心里的地位,他绝不相信黄国章还会害自己。  “他现在爬到哪里了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个人快要退休了,趁着他还在位置上,发挥点余热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我只记得,我当年离开京城的时候,他已经官拜中纪委了。”黄国章郑重其事地说道。  中纪委!?  大咖!  陈铭瞳孔都微微一缩,他非常清楚这三个字的的意义,那简直就是彪悍到无懈可击的程度,而且那时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这位老人,已经走到了哪一步,连黄国章都说不清楚。  十多年前就是中纪委,那么现如今,只要不出意外,估计至少是中纪委监察部或者纠风办的某位副主任甚至是主任级别的巨擘!  “他和爸,是什么关系?”陈铭瞠目结舌道。  “算是故交,不过我在经营黄家的这几年里面,他和我联系断了,现在我退居二线,把黄家的大摊子全部交给你,而他也开始和我联系了。”黄国章眼神忽然苍茫起来,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为什么?”陈铭疑惑道。  “他是个好官,多少次上面打算提拔他到组织部,他都拒绝了,情愿呆在中纪委里面,他的房间里面有一座横匾,‘枪锋尖利,可催万物;心坚不移,始有家国’,他曾说过,只有将贪污**彻底从党的体制内挖除出去,才不负朗朗乾坤。”黄国章若有所思地说着,表情很追思,喃喃道:“我黄家扩张的那几年,可能也做过不少剑走偏锋的危险事情,而那段时间开始,他彻底和我断交,因为怕有人说闲话。现在不一样了,我就是小平民,小老头一个,他这才可以正正当当地来给我拜年。”  陈铭当然清楚,组织部和纪委的区别,一个是负责官员的升迁,人见人爱;而另一个则负责拉官员下马,人见人恨。所以细节的事情不用谈,就是组织部的人能够积累多少人脉资源这一项,都足够决定这两个部门的区别了。  一个愿意呆在纪委而不愿去组织部的执子,一种“心坚不移”的坚守,足以体现他的心里,承载着多厚重的责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