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四十章 八面玲珑

第四百四十章 八面玲珑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8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25
   第四百四十章·八面玲珑  “不错,”陈铭笑容玩味,点了点头,眯着眼睛对姚广道:“姚广老哥果然真知灼见,见微知著,我陈家在没有彻底查清个中缘由之前,都还不敢妄下定论,姚广老哥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来头,小弟真是佩服。”  陈铭也不甘示弱,针尖对麦芒,表情平静而淡漠,对姚广微微一笑。  一看试探失败,姚广只好陪着陈铭“嘿嘿”笑了两声,继续道:“哪里,只不过现在我听到很多种声音,其中一种就是这么说的而已——如今陈家和我们姚家、褚家同气连枝,我们可不希望陈家遭到这些小人的觊觎,损失了什么。毕竟我们都是拴在同一条利益连锁上的。”  对于姚广抛出陈家和姚家的利益链条来说事,陈铭一点都不惊讶,他心里面清楚姚广的意思是什么,陈家平定安徽之后,的确在很多利益分配的问题是,把这两个家族考虑进去了的,季家覆灭之后,姚家和褚家也分到了不少好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家和陈家地酸算得上是拴在一条利益锁链上的,如果说陈家这一次在安徽折戟沉沙,那么他们姚家和褚家,从陈家手上获得的利益,全部都要吐出来。  但是,显然有人拿出了比陈家更大的利益,才有可能诱使这两大家族反水。  “那么姚广老哥你的意见是什么?”陈铭笑得更加灿烂,端着酒杯,对姚广说道,气场上丝毫不惧,眉宇间大有一股指点江山的气度。  “我哪有什么意见,就是让陈少小心为上而已。”姚广笑着答道。  褚柳絮脸色微微一变,眼神古怪地瞥了姚广一眼,她哪里想到,这厮一上来就跟陈铭剑拔弩张上了,真是要挑明反水的节奏,不由心头微微一紧。  陈铭倒也云淡风轻,拍着姚广的肩膀,笑道:“姚广老哥多虑了,不过还是要谢谢姚广老哥的关心,毕竟以后老弟我还有不懂的事情,需要询问姚广老哥的意见,毕竟老哥你年纪比我大,经验也比我丰富,不过分地说,姚广老哥待人接物的礼数和哲学,随便教小弟一点,小弟也能受用不尽了。我其实就是一个二世主,如果不是依靠老子奠定的基础,估计就是一渣,哪里比得上姚广老哥你。您就是我人生的导师啊。”  这一番话,彻彻底底地捧人,陈铭把姿态降到了最低,脸上一副和颜悦色的笑容,没有丝毫的抵触情绪。  “哪里,老弟你言重了,指教不敢当,以后老弟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可以来和老哥我交流交流。大家都是朋友,自己人,不用客气什么的。”姚广点着头,眼神之中情绪复杂诡异,笑容却依旧稳定地挂在脸上,简单而朴实。  这种心机城府已经修炼得有一定道行的人,陈公子向来不惧,而且很喜欢跟这些人兜着圈子玩,他端起酒,敬了姚广一杯,脸上满是心悦诚服的表情,道:“那就如老哥你说的,以后多跟老哥你交流了。”  “好说。”姚广点了点头,殷勤道:“只要老弟你一句话,甚至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可以来找老哥聊聊天,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还有需要老哥我帮忙的地方,也尽管提,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  对于这种空头支票、口头承诺,杨伟是最喜欢开的了,反正无论好坏,张着嘴巴乱说,之后也不用负责。  对于陈铭的隐忍,严才五有些意外,甚至连一旁的褚柳絮都觉得气氛不对,这是什么情况?把整个安徽拿下来的正主,居然在姚广面前一句句“老哥”喊得亲热,虽然说低调点没有什么不好,但是这姿态也摆得太低了吧?完全不像是陈铭之前的作风。  只有姚广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陈铭的那一句句“老哥”他是当之无愧地受着,没有丝毫礼让和谦逊的表情,似乎是吃准了陈铭会跟他姚广服软一样。  “呃……陈铭弟弟,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是……”这时候,褚柳絮总算是有点看不下去了,陪着笑,插了一句话。  于是陈铭笑眯眯地举起酒杯,跟褚柳絮介绍的这几个人纷纷敬了酒。逐一了解之后,陈铭确定这些人都是姚家和褚家在安徽的外援,分布很广,几乎是纵横了军政商三界。  不过,在陈家面前,也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  陈家在安徽政界没有人脉,除了姜承友那位省纪委的朋友,政界资源可谓稀缺,但是黄家的合并,却极好地填充了陈家在这一块的疏漏,黄国章在安徽也算是老泥鳅级别的人物了,圆滑世故,八面玲珑,在市委甚至是省委,都有几位大佬跟他关系不错。  不过好在黄国章本人秉性也不差,愿意和他交朋友的政界大咖,也都是耿直刚正、不惧惑痞的人,否则一不可能在前段时间的政界大地震之中保留下来。  当日省纪委的人下来,手里拿着季乘化受贿地方官员的记录,看名字点人头,点一个抓一个,有受贿记录的官员,早就在哪一次震荡之中被情理掉了,现在留在安徽政界的,有在体制内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官员,但也有两袖清风的好官。  而这部分人,恰好都是黄国章所结交的对象。  所以要说政界人脉,如今掌握了安徽大局的陈家,并不稀缺。  而这几位坐在陈铭面前,所谓的军政商界的大咖们,其实在陈公子眼里,算不上什么角色。  不过陈铭也不摆架子,和颜悦色地一一招呼了,然后记下姓名,也算是混个眼熟。  “陈铭老弟……怎么没见着弟妹?我记得之前拿下季家的时候,两位的配合可称得上是亲密无间来着,怎么最近都没有听到这方面的消息?”这个时候,姚广端了杯酒,跟陈铭碰了碰,然后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她在金陵。”陈铭眯着眸子,点了点头。  “也对,之前被季乘化那老贼抓去过一段时间,现在可得好好珍藏起来了,不能再出这种事情。”姚广端着酒,自顾自地喝了一口,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