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四十六章 尾曲

第四百四十六章 尾曲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62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26
   第四百四十六章·尾曲  望着迅速离开的木门仲达,陈铭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望着那辆吉普远去。  “该死,”陈铭朝地上吐了一口血水,狠狠道。  “没关系,沿途都有我的人,木门仲达逃不远。”牧良淡淡一笑。  “这一次之后,木门仲达在南方的布局,你能接手多少?”陈铭揉了揉太阳穴,尽力克制住他脑袋之中的一阵阵剧痛,轻声问道。  “三成。”牧良想也不想,直接说道。  “太少了。”陈铭眉头紧皱。  “这已经是极限了,你真以为‘帝国’的人是喝稀饭的?没有一支强大的暴力组织,绝对不可能把这群人收拾下来,而且‘帝国’的很多人,已经渗透进入了体制里面,你想要连根拔出来,恐怕会让很多地方政府都伤筋动骨。”牧良叹了一口气。  “看来还需要想办法……总的说来,你做得不错。”陈铭道。  “还是那句老话,陈少,合作愉快,当日在季家的地下兵工厂,你让我当无间道的时候,我的确不怎么相信你能够从那时起就已经布下了季乘化势力覆灭之后的棋局,而且你能够算到木门仲达会收编我这一步,真挺让我佩服的。”牧良淡然一笑。  “原因非常简单,木门仲达这一次南下,在南方没有足够体面的代言人,而你牧良是能够在安徽地下世界呼风唤雨的人,所以他需要你。”陈铭揉了揉脱臼的半边肩膀,忍着疼痛,缓缓道。  “那就下来做什么?”牧良问道。  “木门仲达不抓住,的确不可能吞下太多,必须要让他出面,才能接管他在南方的东西。”陈铭眼神微微一动。  严才五走了上来,拍了拍陈铭的肩膀,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道:“陈少,下次有什么情况,能不能先给我说清楚?你这样很让人吓出一身冷汗的。”  “好。”陈铭眯着眸子,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现在就跟你说,我们要去捣毁‘帝国’,你要不一起?”  “捣毁‘帝国’!?你在胡说什么?陈铭?”牧良痛苦微微一缩,表情有些难以置信,慌忙道:“你知不知道‘帝国’的实力有多凶悍?岂是你说动手就动手的?你至少要等你金陵那边的‘门客’驰援这边,才有可能做到吧?”  “没时间了,我等不了那么久,再说了,这一次来安徽,我压根就没有打算调动‘门客’在金陵的实力,因为那里才是大本营,没有重兵防守的话,很容易出现后防空虚,被人趁虚而入。”陈铭埋着头,默默地点烟,然后大口大口地抽了起来,表情沉重。  “那也不至于带着一票人就绪往坑里跳吧?木门家在南方所有的布局,全部依靠在‘帝国’的庇护之下,如此世家,其麾下的镇南部队不可能松懈怠慢。”牧良咂舌道。  “我根本没有想过要跟松懈怠慢的‘帝国’交手,要战,就需要战个胜之无愧。”陈铭淡然一笑,一只手却在空中扬了扬,让严才五过来。  “你们盯紧这边,道路可以暂时通了,不过那木门仲达必须给我留下来。随时汇报情况。”说完之后,陈铭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么快就走了?现在我该做什么?”牧良一脸不解,追着陈铭问了几句。  “这还需要我说?姚家和褚家不安分了这么长时间,你觉得该怎么处置?尤其是姚家,姚广现在就躺在这地上,要拿下姚家,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想来也可悲,这两个家族还以为自己靠上了一座大山,谁知道这个决定让他们彻底走向覆亡。”陈铭冷笑一声,摇了摇头,对牧良吩咐道。  “好,我这就去实施。”牧良领命道。  “等一下。”陈铭搓了搓眼皮。  “怎么?”牧良又站住了。  “叮嘱你一点,这两大家族不用强行吞并,恩威并施就行了,给他们一些好处,但是他们麾下的不动产我全部要拿走。就当做是强行收购也行,反正两大家族拿钱,我拿地。”陈铭叮嘱了一句。  “嗯。”牧良点头同意陈铭的说法。  陈铭随便要了牧良一辆车,然后跟严才五吩咐好打扫现场的任务,自己就驱车直接赶往黄家的私人医院。  他虽然废了一只手,但另一只手还可以驾车,只不过需要稍微忍受一下那股钻心的疼痛而已,他现在必须在医院躺一段时间了,至少说这支脱臼的肩膀,也该让他歇着一些时候了。  另一头,杨伟、沈斌丰、老布阿龙,还有一群“门客”的好手,已经守候在国道沿线,蹲守木门仲达的来临。  可是过了半晌,木门仲达的车也没有开过来,甚至是车灯的余光都没有看到多少,杨伟感觉情况不大妙,于是招呼众人往回走,沿路找人。  最后,这群人在路边的一个s路的位置,木门仲达的吉普停在那里,一行人再搜索进去,车里面已经没有了木门仲达的身影。  “该死!?逃了!?”一名“门客”成员叹气道。  “这明显是逃到沿途的荒野里面去了。”杨伟观望四周,表情焦急,皱了皱眉。  “要追不?”老布阿龙走上来问道。  “追?”杨伟笑了笑,有些无可奈何的意味,道:“你们几个没有见识过当初这厮一个人单挑二十多号‘门客’成员外加一个姜承友,都还把人救走的情景,虽然最后还是受了伤,但是我们那边的二十来号‘门客’全部躺在地上了。就是现在这种情况,我告诉你们,我们要是贸然进入,一旦这厮有心埋伏在黑暗之中偷袭,我们一个都不能活着逃出去。”  “一人单挑二十来号‘门客’?这厮真是野兽不成?”老布阿龙表情极其难以置信,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错。听起来是不是拽得无边无际了?”杨伟耸了耸肩,他也没有更多的办法,指着木门仲达留下来的吉普,道:“把车开回去,也算是战利品一件了,陈少这一波能够从木门手里面拿走三四成,已经是极限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