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七十八章 成长

第四百七十八章 成长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44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36
   第四百七十八章·成长  洛水显然是在对抗木门家和秦少游的手段上陷入了瓶颈,否则也不会这么去问祝健了,目前的确表面上是洛水率领“鹰眼”和“门客”一路高歌猛进,势如破竹,但攻势凌厉的同时,也造成木门家和秦少游出现紧密抱团的现状,现在两方,就像是缩进了龟甲里面的乌龟一样,死活不肯出来,要跟洛水耗到底。  而且似乎对方是有意知道洛水和“鹰眼”在大陆呆不长,现在是高挂免战牌,在很多上不了台面的产业上,直接撤资,转而投资一些政府工程和公私合营的项目,如此一来,就算是“鹰眼”,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实在是太敏感了。  陈家在江浙一带,政界不是没有人脉,但绝对不够,首先是没有大牌,再者说来,就算是有大牌,也不敢来压这种事情,要真是“鹰眼”现在不计后果对秦少游最近的几个项目和工程动手了,那么用膝盖想都知道,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愚蠢行径,只会遭来政府的打压。  就像当初,就算借陈铭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对季家正在筹建的横长江大桥都下手一样,这种和政府合资的项目,敏感到有些令人发指的程度,稍微触碰一下,高层很多神经就会跟着紧绷,然后就是那张无形的大手,碾碎一切,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祝健似乎也从洛水的眼神之中看懂了她的心态,不禁一阵哈哈大笑,笑声磁性十足,高亢而嘹亮。  “健叔……你笑什么……”洛水小脑袋一歪,娇声问道。  “我在想,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大凉山州的山旮旯里玩黑瞎子……哪里想过你这么复杂的问题!”祝健拍着大腿,乐得有些歇斯底里。  “健叔……”洛水委屈地翘了翘小嘴,娇嗔了一声。  “好好好,健叔直接跟你说吧。”祝健一拍脑门,忽然正经了起来,沉声道:“我的意见,是你这边问候不了秦少游和木门,那不如直接去京城。反正‘鹰眼’和‘门客’的战斗力,即使跟京城那木门家的‘风林火山’对抗起来,也不遑多让。再说了,现在陈铭不是已经摆平了疾风那些个了么?”  “去京城!?”洛水微微一愣。  “说实在的,我跟你爸对于你们这些年轻人做的事情,都保持一个态度,只要大方向不出错,其实也就随着你们去做了,不管你们需要多长的时间来成长,都无所谓,陈家都等得起,但关键是要有成长。洛水丫头,你说你这段时间带着‘鹰眼’和‘门客’,横扫江南,倒是风光无限,但真要说你这段时间,成长了多少,我看不见得。对吧,洛水丫头。”祝健虽然喝了不少酒,看上去醉醺醺的模样,但是思维却依旧清晰,谈吐也流畅,他有些挖心挖肺的味道,继续沉声道:“说句老实话,我这个人文化少,所以迷信,我一直觉得,京城那块土地,才是陈家的根,毕竟你爷爷葬在那里,如果京城老是秦家、木门家、鲜于家云云在争,丫头,你真不觉得心痛吗?你家的祖坟外面,别人争得头破血流,跟你一点关系没有。这算什么?这些话我本来想跟陈铭小子说的,结果你家老头子说他被姑妈抓去历练去了,我也就不多嘴,我一直欠那位老爷子一壶好酒,至今也没有本事去偿还,因为京城那块土地欠下了陈家太多东西,太沉重,还不起。”  说到这里,祝健也眼神也愈加苍凉起来。  洛水当然知道,那位陈家的太祖爷葬在八宝山,而跟着陈铭一起喊他爷爷的洛水,对于他的感情,也丝毫不弱于陈铭。如今一冢荒坟,茕茕孑立,陈长生已经很多年没有去上过坟了,只拜托那位远居西西里岛的大姐每年清明回去扫墓,而陈长生,自从十多年前被赶出京城之后,就再也没有踏足过那块土地。  可见,那座城市带给陈家的回忆多沉重,让陈长生这位见惯了兴衰存亡的陈家家主,都再也不敢踏足那里。  “身骑白马唷,走三关;我改换素衣哟,过中原……留下西凉……不去管……麻衣如雪……过红尘……”  说到这里,祝健居然张开嘴,哼起了小曲来,闽南歌仔戏,腔调很别致,也很有韵味,尤其是是从祝健这五大三粗的嗓音里面出来,就像是关西大汉执铁板,本该心胸激荡,唱一首“大江东去”,结果却浅吟低唱,哼出一首红牙檀板的“杨柳岸晓风残月”。  说到这里,洛水的眼泪落了下来。  却不是哭。  因为洛水的表情,没有哭泣时候的那种狰狞和扭曲,现在,她很平静,眼神深沉到近乎于空白,她微微地点了点头,用并不抽泣的声音,缓缓道:“我明白,健叔。”  “你爸喝高了,今晚恐怕没法跟你聊这些了,不过你最好也别找他聊,一聊到,他估计立刻又是要买醉了。你妈妈的房间,他至今都还不敢去推开,说这男人胆小,真是不为过,但是拿出去说给别人听,说陈长生胆小,我估计,没有人会信。”祝健也没有注意到洛水埋着头正在掉眼泪的细节,他仰着脑袋,背依靠在沙发上,一副慵懒的样子,眼睛迷蒙地望着屋顶的那盏晶莹璀璨的吊灯,那些细碎的光,落在祝健的瞳孔里,融化了进去。  就保持着这个动作,祝健像是在回忆什么一样,继续道:“世人眼里气吞江南,东征西讨,手腕铁血霸道的陈长生,是个连自己亡妻旧时房间都不敢进去的孬种。甚至于在当年被撵出京城之后,再也不敢回去,你说,是不是很矬?”  “健叔……我似乎明白了……”洛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长长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洛水那精致的眉眼,却从她那发丝的缝隙之中,透露出零星而又细碎的光芒,她依旧埋着头,然后缓缓道:“我想,真是应该去还一笔债的时候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