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八十一章 舌战(下)

第四百八十一章 舌战(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212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36
   第四百八十一章·舌战(下)  【编辑通知说稿子还要改,不和谐剧情也不能有,所以非议今天忙着删改之前比较暴力的地方。今天就这两更了,看完这章的读者可以睡觉了。同时求个订阅,本书在编辑心里的地位越来越低了……在这样下去,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熬过大河蟹的狂潮……毕竟一本书如果成绩好点,编辑也会重视,不会轻易屏蔽。求支持正版!求订阅!】  有人用心险恶。  但未必是这位名叫李朝晖的萧山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  另有其人。  薛雪之泰然自若,安安静静地坐在会议桌的最上方,表情幽雅,她并不是被别人骂一句没法还口的妮子,那是因为薛雪之会替别人着想,不愿意骂回去而已;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并不是代表着她自己,而是整个陈家,所以她不会顾忌这么多,况且又是她擅长的领域,所以这种程度的骚乱,薛雪之并不会觉得步履维艰。  “张秘书,把与会成员的详细资料给我一份。”薛雪之莞尔一笑,很轻松地说道。  原本就受不了现场乱成一锅粥局面的张秘书,一看有事情吩咐下来了,赶紧领命然后匆匆跑出了会议室。  几分钟之后,张秘书回来了,手里面捧着厚厚一叠资料。  薛雪之接了过来,翻了几遍,有其注意了一下那个名叫李朝晖的女人的介绍。  是陈氏集团旗下一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男人,在萧山区地下社会算得上是呼风唤雨级别的人物。当初陈铭在阴了木门仲达一手之后,牧良作为木门仲达在南方地下的代言人,自然而然能够凭借其身份,在洛水的协助下,将木门家留下的大多数余孽铲除干净,其中还包括姚家和褚家,与此同时,原本在木门仲达和秦少游共同控制的浙江禹杭萧山区的地下社会,也相应臣服牧良,归顺了陈家。  在牧良的帮助,以及洛水的“鹰眼”扫荡之下,陈家从禹杭拿走了不少东西,其中这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其实也就是当时拿到手里面来的。  所以,其实此时此刻会议室里面,大多数人还算是跟陈家上下齐心的,但这也并不保准了其中会不会有假意投靠陈家,其实背地里打着别的算盘的投机者出现,混在这群人里面,有意地要煽动一些情绪,迫使其他陈家封疆大史对陈氏集团高层形成抵触情绪。  就拿禹杭萧山区来说,究竟那边的地下社会,陈家有几成话语权,还真不好说,毕竟没有实践来证明,对方也只是口头上的改旗易帜,究竟心里面是不是真的臣服,还有待考验。  对于这些,陈家也都还保持意见。  面对这些人的嘈杂,薛雪之嗓音不大,自然不会大声嘶喊让这些人停口,她只是淡然一笑,轻轻地敲了敲桌面,转过头对站在她身后的唐玲道:“能摆平吗?”  薛雪之纤细的手指,轻轻指了指之坐在她身前不远处的一个男人,笑容深邃。  “可以。”唐玲面无表情,但是手指微微弹了一下。  “现在可以去了。”薛雪之莞尔道。  “好。”唐玲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接下来的一幕,堪称震惊!  只见一个女人纤细的身影,忽然疾步向前,随手抓起薛雪之旁边的那个弓形椅,然后直接朝着其中一个吵闹得最厉害的男人扔了过去!  “砰!”  那个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张颇大的弓形椅就直接飞了过来,然后砸在了那个男人的头上,一声闷响,那个男人应声倒地!  顿时,鲜血横流,那个男人脑袋被砸破了,一股股血流从他头发里面渗透出来,流了满满一个脸颊。  现场,绝大多数人,全部震住了,睁大眼睛,呆呆地望着这个身手彪悍的女人!  唐玲动作不停,直接一跃而起,脚踩在会议桌上,然后整个人朝着那男人飞了过去,膝盖朝下,势大力沉地撞击下去,一声闷响过后,那个男人发出一阵尖锐的惨叫!  唐玲的膝盖,狠狠地撞在了男人的胸口,那个男人那一瞬间几乎是要岔气,面部淤青,张大嘴巴,已经开始翻白眼了,显然这一下,被打得不轻。  “江权,江浙一带,江家的代表,前段时间主动和陈家联合,但是资料上显示……江权有暗中勾结秦少游的嫌疑。”  这份资料,当然是姜承友总结出来的,其中的权威性和预见性,都堪称一流,算得上一份非常有见地的情报。  江权相当于是陈家在浙江分封的诸侯之一,陈家旨在远交近攻,而江家的目的,当然是见风使舵,从中渔利了。  在江家投靠了陈家之后,身为江家的继承人之一,江权现在也算是半个陈家分支高层,所以说的确按照他的身份来说,非常适合当秦少游在陈家这边的内应。  薛雪之虽然不是第一个看出来江权有反骨的人,但却是第一个动手收拾江权的人。  唐玲跪在江权的胸口,举起拳头,然后猛力向下,随即,鼻梁被击碎的细微声响传来,江权的鼻血,顿时就像是喷一样,汩汩流出,看上去颇有些触目惊心。  江权发出嗷嗷怪叫,鼻孔下挂着两条红瀑布一般,面部表情狰狞而扭曲,看上去极其恐怖。  前些时日,还对薛雪之发出共进晚餐邀请的江家贵公子江权,现在就像是一条狗一样,被打得惨叫连连,几乎要昏阙过去。  薛雪之纯粹是“宁错杀不放过”原则,反正先收拾一个最有嫌疑的人再说,杀鸡儆猴也好,杀人诛心也罢,反正今天不让会议室里面见见血,有人是不会满意的。  这两拳下去,揍得江权是七荤八素,鼻青脸肿,已经彻底不省人事了。  这时候,唐玲才缓缓站起身来,望着四周安安静静的人群,冷笑着问了一句:“不吵了?都安静了?那继续开会怎么样?”  所有人呆若木鸡,噤若寒蝉,硬是没有人再敢顶风作死,冒出一个不和谐的音调来。  一看唐玲三下五除二收拾掉了江权,让会议室里面瞬间安静下来,薛雪之颇为喜悦,和颜悦色道:“各位,我真心不愿意跟大家舌战,因为我相信,吵是永远也吵不出一个结果来的,不如我们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和气地讨论,有什么不好呢?非要争论个面红耳赤不可吗?”  这一番话,说得心平气和,轻柔绵软,和刚才唐玲铁血的一连串暴力动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