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四百八十八章 布局(7)

第四百八十八章 布局(7)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62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38
   第四百八十八章·布局(7)  【用纵横看小说搜不到本书的读者们注意了:需要先在网页注册一个纵横帐号,然后在网页上登录帐号,收藏本书,之后用这个软件登录帐号,然后收藏夹里面就有了。最近扫黄,纵横屏蔽了小说搜索功能。今天开始更新逐渐稳定在早上8点、中午12点、晚上6点,初步定在这个时间。大家觉得怎么样?】  “我明白……安姑姑……所以你说什么,我就愿意做什么。”陈铭埋着头,很服气地回答到。  “好,那么,既然都这样说了……给你个鼓励吧。”安淡然一笑,把手机忽然往车前台一放,紧接着,一段录音居然播放了出来。  “这是……”陈铭微微一愣,正在惊讶。  “你爸刚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跟他聊了一会儿,然后我觉得有必要告知你,征求他同意之后我就录音了。”安淡淡一笑。  陈铭赶紧竖起耳朵听。  毕竟和陈长生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陈铭甚为想念,好不容易等到过年陈长生回金陵了,陈铭却被安抓到这边来历练了,恐怕下次见面真要等到一年以后了,想到这里,陈铭还是有些难受。  所以这个时候听到陈长生的声音,陈铭还是感觉很亲切的,而且从安的这一段录音开始,陈长生就是对着陈铭讲话的,这就更加深了和陈铭的交流感。  “陈铭小子,不错,今晚我们跟你的雪之丫头吃过晚饭了,这算是雪之丫头第一次见我们这几个长辈吧,丫头表现很好,端庄、矜持、内敛,有内涵……我们几个做长辈的,都非常满意。”  陈长生的话,说得很开心,而且明显是喝了不少酒,一副醉醺醺的语气,陈铭感觉他都能够透过电话闻到另一头的酒气。  “关键是……今晚让我最意外的是洛水丫头,这个丫头所表现出来的大度,是超出我想象的,她对于洛水的包容,陈铭小子……你可真要好好珍惜才是……洛水丫头为你牺牲很多,为陈家也牺牲很多。”陈长生说到这里,忽然又开始变得语重心长起来。  “这老头子……真是……矫情……”陈铭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故作镇定地说道。  “继续听下去吧,这样的机会可不多,我没收你手机之后,你应该就没法跟家里面人联系了,况且,为了让你少分心,我也不会让你联系的。”安淡淡说道。  于是陈铭继续听下去。  接下来,陈长生除了表扬薛雪之之外,还给陈铭点了几个关键,并不是一味让陈铭要好好跟着安姑姑学习,而是道出了几个点,“胆大”、“心细”、“多听少做”……  尤其是第三点,“多听少做”,陈长生特别讲解了很长一串,简单说就是在做事情之前先打听欧洲的特殊情况,尤其是司法系统、经济格局云云,如果没有深入细致的了解,就贸然动手,那恐怕会触犯当地政府的逆鳞,遭到无情地打压。  听到这里,安也点了点头,道:“你爸说的很对,这也是我对你的要求。毕竟这里不是你所在的金陵,在欧盟成员国里,法制被强调得更多,法制性更强。有些敏感的细节,不是说用钱就能砸出豁口来的。”  “嗯。安姑姑……我明白……”  陈铭微微地点了点头。  说到这里,陈长生的一番话也算是说完了,不多,但字字珠玑,陈铭听在耳朵里,很沉重地落在了心坎上,他若有所思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去,盯着窗外急速退后的风景,不再说话。  “今天回去之后,帕特里克教你近身肉搏,这算是你的一块短板,身体素质太差了,一见面就敢用‘贴山靠’,你真以为这是大杀器不成?我告诉你,以后禁止用这种以摧残自身为前提的招式,否则我看见一次揍一次。”安一边开着车,一边大声呵斥道。  “嗯。好……”陈铭尴尬地点了点头。  最近的确有些不计后果,之前才从重伤之中康复治愈过来,马上又是拿“贴山靠”撞人,陈铭自己都觉得有些傻帽和不可理喻。  真是把“贴山靠”当大招了。  而这个时候,忽然,车里内嵌的收音系统响了,正巧是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当地的新闻。  “西班牙将迎来新一届议会选举。而就在今天,一名执政党——工人社会党的参议员遭遇枪击身亡,引起了西班牙全国的高度关注。目前,各主要政党已经提前终止了大选的竞选活动。”  “工人社会党参议员克里斯·桑德罗与他的妻子和女儿一起离开位于巴斯克自治区吉普斯夸省蒙德拉贡地区的住所时,在住宅门口连中数枪,不治身亡。桑德罗今年42岁,是工人社会党的一名重要议员。目前还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宣称对这起事件负责。”  这一连串西班牙语的播报,让安听得有些玩味,她脸上的一抹弧度,显然是针对这则播报内容的。  “有趣……”  安诡异一笑。  “怎么了?安姑姑?”陈铭一愣。  “很有趣……这件事……不是吗?”安冷冷道。  “究竟怎么了……安姑姑……你知道我听不懂西班牙语……尤其是那弹舌……真叫人着急……我以前看西甲转播的时候,听到解说弹舌的时候我全身就发麻……”陈铭耸了耸肩膀,很无辜地说道。  “很有意思……你什么时候杀过桑德罗的妻子和女儿?”安眼珠子在眼眶里直打转,用诡异的笑声问道。  “啊?”陈铭不解。  “刚才的播报,说有人杀了桑德罗全家,并且……不是在你开枪的加泰罗尼亚地区,而是具体到了巴斯克自治区吉普斯夸省蒙德拉贡地区……你说有趣不?”安诡谲道。  这句话的意思,陈铭立刻是听明白了,看样子,似乎有人刻意在替他背黑锅,亦或者说,有人故意想把这件事情无休止地闹大。  因为一旦到了巴斯克自治区,那么事件就大条了,不仅仅是党派斗争那么简单了,而是涉及到分裂国家的重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