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五百零七章 死女婿,活女婿(2)

第五百零七章 死女婿,活女婿(2)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95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42
   第五百零七章·死女婿,活女婿(2)  薛雪之这一段时间的动作,颇有几分“商业奇迹大师”薛义的风范,手段果决凌厉,策略立竿见影,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面,让陈氏集团的财政总报表完成了从亏损到盈利的陡转直上;员工政策方面,薛雪之也敢于推陈出新,并且赏罚分明,如此一来,就极大地调动了职员的工作热情,陈氏集团上下一片干劲十足的工作氛围。  关键是在和秦少游的南国秦国集团一战上的大获全胜,几乎堵住了所有质疑的嘴巴,陈氏集团上下,无不对这个新上任没有多久的薛总经理赞叹有加,尤其是陈氏集团的高层,以金成仁为首的一群管理层,对于薛雪之的信赖,如今已经到了彻彻底底的程度。  这就好像是一个足球俱乐部的主教练一样,不求之前能拿多好的成绩,但只要率领球队拿了欧冠,立刻就会被捧上神探,之前的所有决策无论对错,都会被媒体炒作成为神来之笔。  薛雪之当然知道目前为止整个陈氏集团上下的情绪,不过她自己本身却很冷静,很清醒,她知道这段时间以来虽然略有小成,但那明显是依靠洛水流下来的遗策来执行的,似乎她薛雪之每走一步,都有洛水为她安排好的棋子,然后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这个时候,薛雪之也不得不佩服那个还没有满十七岁的女孩子,什么叫算无遗策,不动如山,洛水这段时间留下的一切,做了最好的说明。  想到这里,薛雪之甚至开始喜欢上那个女孩子起来。  她聪明,足智多谋,有能力,有想法,有原则,关键是人还好,看上去极好相处的样子,这一切,都符合薛雪之对一个闺蜜的要求。  如果她不是陈铭的未婚妻该多好啊……  想到这里,薛雪之不由窃笑了一声。  “在笑什么?”  这个时候,站在薛雪之身后的唐玲,悄声问了一句。  “啊……啊?没有啦……唐玲……”薛雪之赶紧掩饰道。  “我猜猜看……是洛水么?”唐玲抿了抿嘴,冰块一样的脸蛋上,挤出一抹微笑。  “嗯……是她……是不是很厉害?”说到这里的时候,薛雪之脸上已经开始有些自豪的情绪了。  “当时我几乎觉得已经是山穷水尽了……只是没想到,那个小伍居然是洛水留下的棋子……如果不是靠他,我们很难拿下整个禹杭的地下社会话语权。”唐玲微笑着说道。  这段时间,陈家在禹杭的影响力,的确是越来越大,随着借小伍的手接管了整个禹杭开始,陈家可以说,是彻底在禹杭站稳了脚跟。虽然整个浙江还没有平定,但可以说,掌控了经济中心和行政中心,就已经是天大的优势了。  陈家扩张的道路,充满着尸体和荣耀,但是如果在一个地界里面,不顾一切地留下尸体,那么绝对是不可行的,当今的天朝,是绝对的法治社会,不是说随便让你弄死人就可以逍遥法外的,有人死,就需要有人顶罪,如果闹得大了,甚至需要有人蒸发,这是公认的法则。没有势力可以违背这样的法则而生存下去,陈家也一样,所以说如果在一个地界里面,没有地下社会的支撑,绝不可能长久。现在哪个财团不涉黑?谁敢说黑金这东西在朗朗乾坤、法治社会里面已经绝迹?这绝对不可能,就连法制程度极高的大美利坚也不可能,只不过黑这个东西,在法治社会里面,已经在力求漂白和jīng英化,从政就是一条绝对漂白的道路。美利坚有黑社会大佬从政当议员的经历,天朝也一样。  薛雪之或许代表着陈家能够上得了台面的新生力量,但是台面上的东西,能够运作cāo控的点太少了,就比如说陈氏集团和南国秦国集团的较量,薛雪之需要多少钱多少jīng力才有可能把秦少游直接砸死?这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但是洛水却将这种天文数字的资金才能实现的过程,用一个唐玲就解决了,多快?秦少游一死,南国秦国集团群龙无首,董事会的那些余党简直贪生怕死到了极限,陈家根本连威胁都不用,这些哥子就捧着股份往陈家荷包里面塞,这是用资金,用商战,根本无法完成的事情。  浙江还等着陈家去平定,无论是台面上的,还是台面下的,需要层层谋划,步步为营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薛雪之知道现在虽然先拔头筹,但是今后的路还很长,没有绝对的决心和意志,是坚持不下去的。  一时间,薛雪之陷入了沉思。  “薛总,我们这边收到最新的消息,木门家继续往南方注资,目标是南方的木门实业投资集团,位置在福建,这一次颇有些马不停蹄要和陈家死磕到底的味道。”这个时候,金成仁忽然出现在了薛雪之办公室的门口,门没有关,不过金成仁还是很有礼貌地站在门外,探过头来,并不往里面瞧,对薛雪之说道。  “金总……你就不用喊我薛总了……叫我雪之就好。”薛雪之眯了眯好看的眸子,露出一抹可人的微笑。  “不想听听后面的内容吗?”  金成仁打趣道。  “怎么?什么内容?”薛雪之一愣。  “现代武则天的故事。”金成仁走了进来,笑呵呵地说道。  “现代武则天?什么情况?”薛雪之不解,她身后的贴身保镖,唐玲,也不理解。  “简单的说,丈夫死了,然后独挑大梁,来势汹汹,不可一世。”金成仁耸了耸肩膀,笑容戏谑。  “你是说……那秦少游的……夫人?不是?我不记得秦少游已经结婚了?”薛雪之睁大眼睛,满脸的疑惑。  “那么就是未婚妻了。你不知道秦少游是木门家未过门的‘毛脚’女婿?‘门客’情报网的消息,那女人名叫木门兰茵,刚刚从美利坚留学回来,很巧,和洛水是一个学校,小利兰·斯坦福大学,而且……似乎还是一个班。”  说到这里,金成仁脸上的表情,颇有些危言耸听的味道,郑重其事地跟薛雪之讲述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