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五百四十三章 龙萱(下)

第五百四十三章 龙萱(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78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49
   第五百四十三章·龙萱(下)  宴席上,陈铭对于“远交近攻”的事情,只字未提,就是简单地喝酒聊天,还有一些商业上的你来我往,价值不超过五千万,只能算是一点点皮毛,点到为止,陈铭也不深究,而这几个白家、徐家的代言人表面上都不说话,心里面却盘算着,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陈铭眼神迷离,这酒喝得是越发尽兴,他缓缓站起身来,一摇一摆地站了起来,去了一趟卫生间。  杨伟、严才五、老布阿龙三个人,在卫生间里面等了有一段时间了,一见陈铭进来,赶紧追问道:“陈少,情况怎么样?”  “还能怎样?总不可能一开始就让他们表态吧?时间还不算短,还有别的办法。”陈铭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倒是风轻云淡。  老布阿龙是听不懂这些的,他只管打架,所以陈铭也不留着他策划,让他在卫生间外面守着,一有动静就赶快进来汇报,总不能让某个三大世家的人进来瞧见一群人在这里密谋不轨吧?  “唉,陈少,我们还说帮你把这几个人在回去的路上解决了。”杨伟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蠢货。”  陈铭敲了他一下,责备道:“真想找死不成?你以为陈家在这豫州跟在金陵一样?一个人独自对抗三大世家,而且还是在别人场子地界里面,不是找死是什么?到时候三大家族只需要稍微一点点动作,我们几个估计都没法活着离开豫州。”  陈铭这句话说得倒是极其准确,现在这局势,陈家在豫州连根基都没有,就敢跟这里的地头蛇玩一手了,那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手段还需要商议,但整体的基调是怀柔。  “那我们怎么办?陈少?”杨伟一副手欠的模样,真是在病床上躺久了,没有架打,现在慎得慌。  “撤。”陈铭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走人。  “啊?陈哥,你这就不厚道了。好处都不给咱一点?”杨伟一副哭丧脸的模样,很是委屈。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见在外面的老布阿龙一声“哎哟喂”的尖叫。  陈铭神经一绷,脸色忽然变了,不过随即他第二个反应是把卫生间里面的这几个爷们儿给拦住,他们要是齐刷刷一起冲出去瞧状况了,那估计就什么都得泄露出去了,最主要还是让那些宾客瞧见了不好。  于是陈铭立刻扬手,拦住杨伟一行人,急声道:“都给我滚进去,把门锁上,不准出来。半个小时之后,一个一个离开这里。”  杨伟等人一愣,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还是照做了,纷纷跑到厕所的单间里面去,把门从里面锁住。  而陈铭急身走出去,只见老布阿龙,一脸通红,怀里面正躺着一个女人!  龙萱!?  陈铭顿时脸都白了!  他知道,估计这厮是闯祸了!  龙萱可是鲜于家少爷鲜于止辰的未婚妻!什么概念?那真是京城的大门阀大豪强了,不亚于秦家和木门家的强大存在,而且势力不仅仅局限于京城,再往北的东北三省,都有鲜于家族的势力存在,这个家族,陈家现在根本惹不起。  天朝情况不比西班牙,很复杂,不是说简单的一系列拳拳到肉的手段,就可以解决问题的,饭要一口一口吃,步子也要一步步迈,迈大了,扯到蛋。  接下来的半秒钟时间里面,陈铭脑海里面迅速过了上百条方策,如何开战,如何迎战接招,如何跟鲜于家、龙家彻底撕破脸云云,都被陈铭给思考了一遍,最后他决定站出来维护老布阿龙的时候,忽然龙萱直起了腰身,脸蛋上有些绯红,盯着一脸憨厚的拉布阿里,怯生生说了一句“谢谢”。  谢谢?  陈铭傻眼了,跑过来正打算兴师问罪的鲜于止辰,也跟着愣了一眼。  “怎么了?”鲜于止辰一个箭步跨上去,推开老布阿龙,然后牵起了龙萱的玉手。  “没……没事……这地板上水太多……滑了一跤,幸好有这位清洁小哥在这里,扶了我一把,不然我肯定崴着脚。”龙萱重新把高跟鞋穿好,修长的**在空中抖了抖。  鲜于止辰暴怒的眼神逐渐平定下去,他点了点头,立刻变出一抹笑容,跟老布阿龙打了一个照面,拍着他的肩膀,戏谑道:“保洁小哥,多谢你了。”  老布阿龙脸上还泛着燥热,眼睛盯着龙萱,有些木讷,等到鲜于止辰拍在他手臂上的时候,老布阿龙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缓缓道:“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走吧,回去。”鲜于止辰瞥了陈铭一眼,眼神怪异,然后扶着龙萱回到了那边餐桌上。  陈铭皱了皱眉头,等人散去之后,跟老布阿龙扬了扬手,道:“怎么了?”  “那个女人好美,是我喜欢的类型。陈少,帮我要来做媳妇好不好?”老布阿龙一脸木然地问道。  “想得美。这种白菜已经不能称之为水灵白菜了,是金玉白菜才对。”陈铭哂笑了一声,也拍了拍老布阿龙的手臂,称赞了一声“做得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铭也回到宴席上去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陈铭继续着他的话题,都是简单的一些小项目合作,无关痛痒,白家、徐家的客人,也基本上适应了陈铭的节奏,对于这些根本翻不起小风小浪的项目不屑一顾,都一一允诺下来,双方各自达成了口头上的协议。  陈铭的这些项目,真实有些寒酸,甚至十多万的都有,一起加起来也就几千万,真是入不了鲜于止辰的法眼,他之后除了敬酒之外基本上不跟陈铭寒暄,直到酒宴结束。  众宾客歪歪斜斜地走出酒店,而鲜于止辰还是跟龙萱落在最后。  等到宾客出了酒店大门之后,拉开了一定距离,鲜于止辰确定这群人听不见他说话之后,这才走到陈铭身旁,扶着喝得微醺的龙萱,笑容冰冷,对陈铭淡淡说道:“陈少,我劝你别动这些歪脑筋和小手段,在我眼里,都滑稽可笑到无可理喻。这一次我就不点破你了,没用。你好自为之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