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五百四十六章 燎原(2)

第五百四十六章 燎原(2)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10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50
   第五百四十六章·燎原(2)  陈铭和纤灵聊了很久,先是扯正事,然后就聊些有的没的,陈铭把最近的一切故事都跟纤灵摊了个底,如何在欧洲历练,如何在西班牙掀起惊涛骇浪,如何力挽狂澜,跟乔·罗斯福对抗的,都讲诉了一个遍,纤灵听完之后,一个劲地夸赞,听得陈铭心里就像是喝了蜜一样甜。  “我说,纤灵丫头,这段时间我不在……你受苦了吧……”说到这里,陈铭忽然沉默了一下,然后闭上眼,静静地说道。  “没有……哪里有……”纤灵赶紧摇头。  “我不知道我可以给你什么作为补偿……但是我可以许诺爱你一辈子,赫赫……这句话现在听起来或许有些可笑……这个承诺屁都不是的年代,一句‘我爱你’又能算什么呢……不过……如果某一天你需要我放下我现在所执着的一切事业来爱你,我会欣然接受。”陈铭用深沉的声音说道,不矫揉,不造作,字字发自真心。  “停……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电话里面的纤灵微微抽泣了一下,很细微,没有让陈铭听出来,她顿了顿,缓缓道:“我这边才刚刚稳定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等我这边事情一了,我就来找你,好吗……”  “嗯。”陈铭点了点头。  “我休息了……明早还有任务……”纤灵有些惋惜地说道。  “晚安,纤灵丫头。”陈铭默默地挂断了电话。  陈铭抿了抿嘴,笑容冷峻,沉默了很久,然后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对于纤灵,陈铭一直都觉得亏欠,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愿意为陈铭默默付出,要用什么来偿还这个女孩子,陈铭真不知道。  ※※※  此时此刻,远在京城,一场密谋正在酝酿着。  京城**的一间病房内,一位老人正抓着一个中年男子的手,颤巍巍地吩咐着一些事情。  男子眼神深邃而沉静,用力地抓着老人的沧桑的手掌,默不作声。  京城**,在很多国人眼里,这里是一个既神秘又威严的地方。不仅因为其医术高超、医疗设备先进,而且它还是众多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就医的地方。  秦浮屠能躺进这里面来,也不足为奇,前总参的身份,的确配得起这个待遇。只不过秦浮屠没有想到,自己戎马纵横了半辈子,最后没有栽在别人的手里,反而是被自己人暗算了一把,有人趁着他生病的这段时间,把他秦浮屠在秦家里面的亲信全部斩除,并且建立了新的法统,也就是说,他秦浮屠在秦家,算得上是被彻底架空了,目前只有一个秦家家主的空架子而已。  这个男人,当然就是秦浮屠引以为傲的学生之一,吴钩镰。  从中南军区吃了一场败仗回来的吴钩镰,并没有受到秦浮屠的过多指责,相反,秦浮屠却为能够确定纤灵的具体位置而感到高兴。  “外面的秦家保镖走没有?”秦浮屠小心翼翼地问道。  “放心好了,老师,他们就算再想做些什么,在我的警卫员的威逼下,也只有逃之夭夭的。我说……老师……你最近可真算得上是悲催了,连身边护着你的保镖,居然都是秦玉衡派来监视你的人。”吴钩镰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不孝子……我……我……咳咳咳咳咳!”秦浮屠一提起这个名字,一股无名怒火就直往上撞,呛得他心坎上一阵沉闷,只能一个劲地干咳。  “好了……老师……别去想了……越想您的身子就越承受不起……您现在需要的是赶快养好病,然后重新拿回你失去的一切。”吴钩镰眼神迷离,转过头去盯了盯一旁摆放的花朵,不由又叹了一口气。  百合花。  真有心机。  吴钩镰站起身来,走到秦浮屠的床头柜位置,抱起那束花,问秦浮屠道:“老师,这花是谁送的?”  “我儿媳妇。”秦浮屠缓缓道。  “真是想让您早点死啊……”说着,吴钩镰抱着那束花,走到窗户边上,然后直接把那束花抛到了楼下去。  “怪不得你一个劲咳个没完,原来是这个原因……恐怕这些人送花上来,都是偷偷摸摸的吧,生怕被医护人员给看见了。”吴钩镰拉开窗户,透了透气,让房间里面的花香飘散出去一些。  “怎么?”秦浮屠一脸的不解。  “老师您刚刚做过手术,这种时候接触百合花,真是很不利于您的身体。因为花粉本身含有一些过敏的抗原物质,可以引起许多过敏反应,对您而言,极易引起血管神经性水肿。百合花,香味浓郁、营养丰富,极易滋长细菌,病室空间有限,通风换气也只能定时进行,细菌若在病室播散开来,因老师您刚做过手术,抵抗力低下,不能抵御任何细菌的侵袭造成重症感染,其后果将不堪设想。”吴钩镰丢掉花之后,拍了拍手,郑重其事地说道:“以后再有人送花过来,定然是别有用心的,老师,您一定要让他把花带走。”  “……你过来……钩镰。”  这时候,秦浮屠的眼神,忽然软了下去,他从枕头下面拿出一封信,递给吴钩镰,吴钩镰缓缓走过来,接过信,疑惑道:“给谁的?”  “……钩镰……你拿着这封信……去豫州,找陈家那小犊子……他能救我。”秦浮屠这时候,眼神忽然变得闪烁起来,似乎在做一个非常艰难的抉择。  “老师……您这是?”吴钩镰一脸的不解。  “我这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救我生死,是小,解我心结,是大。我说陈家那小崽子能救我,就是这个原因……”秦浮屠颤巍巍地说道。  “……陈铭吗?”吴钩镰眼神有些迟疑。  “对。”秦浮屠点了点头。  “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一个刚刚替家族做事的陈家犊子,你这么做,老师……会不会太草率了。”吴钩镰表情凝重,眉头紧蹙地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