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五百六十七章 场子(上)

第五百六十七章 场子(上)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46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54
   第五百六十七章·场子(上)  在跟陈铭聊了写南央大学的近况之后,廉芹也跟陈铭这群人喝了几杯,她脸颊微微泛着红晕,对陈铭道:“陈铭,其实那个时候我不是因为讨厌你才拒绝你的。而是很多人在年级里面传你的坏话。”  “这个我知道,都过去了,不碍事的。”陈铭淡淡的笑了笑,他在学校里面声誉好不好,其实陈公子一点都不关心,相反,陈铭现在倒是对那位南央大学的校花薛雪之丫头很感兴趣,多多少少也想从廉芹的口中听得只言片语。  “你有一段时间没有来学校了吧……现在估计好多同学都把你这个人给忘掉了。要不是今天瞧见你喊我名字,说实话我也想不起来了。”廉芹笑了笑,举起酒杯笑容很模式化。  她现在的眼里,只有那桌上的各种酒水能够给她多少提成。  陈铭倒也不是饥不择食,她廉芹的确水灵,但是陈公子毕竟也是有家室的人了,连那龙萱都没有让陈铭动什么邪念,更别说区区一个廉芹了。  眼下,陈铭想的就是如何跟这群兄弟们玩尽兴而已,其他的别无他想。  跟陈铭聊了一阵子之后,廉芹见这群爷们儿看上去也喝得差不多的样子,于是以去洗手间为由开溜,陈铭知道她的用意,也不拦着,由着她去了。  “啊?”杨伟和沈斌丰还一脸遗憾的样子,失望道:“陈少,你这就让她走了?”  “对啊对啊。”张辰皓也跟着附和道:“你说我们这一桌一群爷们儿有什么好玩的?不找个妹子来喝几杯真是不痛快。哪怕爷几个不动歪脑筋还不成吗?”  他们这群爷们儿,这段时间跟着“勤王”的那些个练得是天昏地暗,三月不知肉味,简直看到雌性的生物都有些把持不住的那种,尤其是杨伟这哥子,都已经到了可以对着“老干妈”上面的贴纸撸一个小时的境地了,简直是口渴到了不行。  “别人也是有工作要做的好吧。小蜜蜂什么的,特点就是到处飞来飞去,而且现在也已经快到十二点了,你看很多小蜜蜂都已经退场了不是?”说着,陈铭指着那些陆续离开酒吧的妹子。  杨伟一群人转过头去,果然瞧见那群妹子一个接一个地从出口离开。  “哎……可惜……世上的真爱已经随风烟消云散了,有的就是小蜜蜂和款爷了。”沈斌丰忽然很伤感地叹了一口气。  这群人两极分化很严重,杨伟、沈斌丰、张辰皓、张恒这四个人算是玩得很嗨,而倒了这种场合,完全展不开的人也有两个,老布阿龙和严才五,这两哥子从开头到现在一直在旁边桌子上丢骰子喝酒,两个人玩得是不亦乐乎。  老布阿龙在被龙萱那一次彻底打击之后,整个人似乎已经对爱情绝望了,这厮在医院阳台上吹了三四天风之后忽然顿悟,觉得爱情不是生活的一切,下定决心要重振旗鼓,重新找回生活的姿态。  所以说在廉芹这水灵妹子坐过来喝酒的时候,老布阿龙也没有跟着站起来起哄。  抱着对陈铭一行人些许的好感和歉意,廉芹在去完卫生间回来之后又重新投入了工作的状态,虽然已经走了一批没有傍上款爷的小蜜蜂了,但是廉芹对自己的姿色还是很有信心的,她觉得她随意到一桌去要酒喝,都应该会有男人愿意的。  而这一天,廉芹似乎运气很好,就在她走过一群男人的位置的时候,忽然被喊住了,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站起来,端了一杯酒,道:“妹子,过来坐一下不?我们徐少爷请你喝一杯。”  “哦,好。”  廉芹走了过去,之间坐这群男人最里面的一个年轻人,眼神很高傲,眉宇间都透着一种不屑,对于这种男人的眼神,廉芹看得很准,除非是很长时间经历着“有钱”这个概念的洗礼,否则是不可能这么趾高气扬,颐指气使的。  上一辈人打下江山着实不易,他们能够理解钱来得不容易,所以谨小慎微,节俭自律,但是他们的后代不一样,这钱来得太容易了,一开口就是几十万上百万,而在天朝,“有钱”这个词汇,又是证明一个人牛逼不牛逼的直接证据,一个搞学术或者搞艺术的,造诣再高,不能把手艺转化成钱,那么在人眼里都不值一提。  如此一来,所以在这群人眼里,特权意识和自我牛逼的认知,已经伴随着这群年轻人的成长,逐渐演化成为其为人处世的基本准则了。  而廉芹,却很热衷于跟这群人打交道,因为这就是她最喜欢款爷。  款爷一开口,那就是上万上十万一瓶的酒,随便开,要是和陈铭那几个爷们儿那样开一整桌的话,光是一晚上,廉芹都可以提成上万。  想到这里,廉芹决定坐下来好好跟这位少爷喝一杯。  “叫什么名字?”  徐少爷眼皮微微一挑,盯着廉芹,躺在沙发上淡淡地问道。  “我叫小琴。”廉芹回答道,她们这一行,一般被问及姓名,都会说假名字的,没有小蜜蜂会傻到自报家门。  “好。会喝酒不?”徐少爷冷笑了一声。  “会喝一点点。”廉芹乖巧地眨了眨眼睛。  “嗯。给她倒上。”徐少爷指了指桌上的一堆洋酒。  “可我想喝路易13。”廉芹直截了当地说道,这是她们行业里面的技巧,遇上这种高傲不可一世的款爷,就要直接开口要顶级的酒,款爷也是要面子的,不可能不允许。只要款爷面子心理来了,那么酒吧的钱也就来了。  一瓶路易13,市场价都是一两万,在这夜场里面,翻个五倍到十倍,其实完全不是问题。  “好啊,能喝多少?”徐少爷忽然来了兴趣搓了搓鼻子,双眼放光,伸手勾了一下廉芹的下巴,笑着问道。  “来多少喝多少。”廉芹毫不避讳,她知道,今天这桌上只要摆上一瓶路易13,那么她就可以提成近千块,如果摆个十瓶……  想到这里,廉芹心里面都乐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