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五百七十五章 军师

第五百七十五章 军师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13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56
   第五百七十五章·军师  这个名叫葛飞的年轻人,倒是让陈铭颇感兴趣,当时葛飞被白家俊请来的王林直接完虐的时候,因为是众多被完虐的徐英翔保镖之一,所以陈铭当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也就没有多去在意这个人。但是现在单独来看的话,这个人似乎挺特别的。  首先是样貌,算不算英俊,但是看上去很健康很阳光,而这个年轻人的xìng格也和他的外表一样,活泼开朗,一看上去就很好说话。  关键是,这种第一眼看上去,就让人觉得不凡的气质,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而现在,陈铭盯着他,的确有这种感觉。陈铭自认识人断物的本领不错,所以在瞧见这个人那jīng明锐利的眼神的时候,能够断定他有本事。  至于是哪方面的本事,陈铭还不清楚。  “真的不要紧吗?”  这个时候,葛飞忽然笑了一声,用另外一支能够活动的手,抓起枕头,然后垫在自己的背后,坐起身来,埋着头,缓缓道:“从欧洲回到华夏……打算把徐家、白家、龙家捆到陈家的战车上,对抗木门家族……这样做,真的不去考虑一下罗斯福那边的动静吗?”  这句话,说得很小声,只保证陈铭能够听见,说这句话的时候,葛飞嘴唇几乎没有张开过,而是躺在床上,浑身慵懒,轻描淡写地说道。  “嗯!?”  陈铭一怔,刚开始还很松散随意的神经,忽然就紧绷起来,他有些差异地盯着这个年轻人,眼神之中的凌厉一闪而逝,眼珠子微微转了一转,缓缓道:“你是谁?”  “葛飞啊。”这个名叫葛飞的徐英翔手下笑着回答道。  “徐英翔如果有这样的下属,那么他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狼狈。你的判断,绝对不是普通的保镖能做出来的。”陈铭笑了笑,眼神微微一动,表情上却不动声sè。  “哦?小教父,你真是高看我了。我就一打杂的而已,在徐英翔手下混吃等死,没什么更高的追求。”葛飞能动的那支手轻轻一摊,轻声说道。  “那你的这些信息是从哪里来的?如果说你真不能给我一个足够的解释的话,那么我极有可能怀疑你是敌对的人,杀掉你。”陈铭yīn冷地笑了笑,在葛飞耳边悄声说道。  “陈哥,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我还等着这个‘诸葛兄’来给我们分析一下院子里面那美女内内的颜sè呢。”这时候,房间里面的沈斌丰一群人开玩笑道。  “都出去吧,兄弟们,我有正事跟这个葛飞兄弟谈一谈。”陈铭忽然站起身来,表情严肃,不苟言笑地说道。  都出去,  有正事。  众人脸sè一变,知道陈铭这是进入了工作的状态了,也不敢怠慢,纷纷领命,直接推开门走了出去,守住门外,留下一间空荡荡的病房给陈铭和葛飞两人。  “啊……大哥,用的中这么兴师动众吗……你就问话而已,我按照你说的去做不就成了。”葛飞一愣。  “我再问你。”  陈铭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问道:“你究竟是从哪里打听到的,关于‘小教父’的消息。”  “这还需要打听吗?只需要看报纸不就行了,喏……”说着,葛飞居然从被子下面随手抽出一沓报纸,缓缓道:“这个你应该比我清楚,西班牙的《先锋报》是西历史最悠久的报刊之一,也是第二大城市巴塞隆拿的标志xìng刊物。如果从这上面了解一部分信息,再结合最近豫州的动静,不难推测‘小教父’陈铭回国稳定后方去了。”  迎着陈铭惊讶的眼神,葛飞继续笑着说道:“在西班牙,罗斯福家族和摩根家族一直有小争斗,但是在‘小教父’势力消灭之后,罗斯福家族居然直接放弃了加泰罗尼亚地区,这的确值得人斟酌其中的隐情。我看的话……在摩根家族,或者罗斯福家族里面,应该也有‘小教父’势力的嫡系才对,否则不可能这么轻易就休战的。除此之外,只需要再观察一下加泰罗尼亚地区最近的股票情况……小教父,你的布局,挺深啊。”  陈铭瞪大眼睛,着实没有想到这个区区一个保镖,居然看穿了他的计策,而且还是通过一折报纸,这让陈铭实在需要去怀疑一下这个葛飞究竟是何方神圣。  “你到底是谁?欧洲来到?”陈铭都隐隐有拔枪的冲动了,感觉这个男人已经洞察了他陈铭的一切,很有可能是敌人伪装而成。  “陈哥,我劝你还是把你衣服里面的手枪给收起来吧,毕竟这里是医院,即使是安装了消声器,也足够惊动整个楼道走廊里面的人。”葛飞笑着摇了摇头,缓缓道:“况且我觉得,比起杀我,你更应该听我把后面的话讲完。”  “哦?”  陈铭忽然感兴趣起来了,眯着眸子,静静地望着葛飞。  “陈哥,你真觉得木门家族的‘风林火山’实力不强还是怎样?你之前降服了侵火和略火,还有疾风。你就以为这三个人代表了‘风林火山’的实力了吗?我告诉你,其中的山字辈,铁山,还有那林字辈的王林,都是绝对的高手,你现在根本不是对手。”葛飞望着陈铭,淡淡地说道。  “不是对手?你觉得我实力很弱吗?”陈铭不解。  “你很强,但不是山和林的对手,就这么简单。你如果相信我的话,可以让我跟在你身边,我替你出三个策略,如果失效了一个,你大可杀我,但如果奏效了……”葛飞说道这里,冷笑了一声,道:“我要让你帮我,让我能亲手一刀一刀剐掉木门仲达。”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凭什么相信你。”陈铭再质问了一句。  “你当然可以不信,出门右转便是了。今天我说的话你全当作没有听见,而我,继续回去做徐英翔身边的保镖。”葛飞淡淡说道,轻描淡写。  陈铭盯着葛飞,眼神凝重,似乎在做抉择,最后,陈铭忽然一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留下一脸深邃笑容的葛飞坐在病床上。  一分钟。  葛飞表情和动作依旧不变。  紧接着,门又开了,陈铭拿着一把纸扇,走了进来,将纸扇随手丢到了葛飞床上去,没有说话,转身直接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