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五百七十六章 白扇

第五百七十六章 白扇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139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56
   第五百七十六章·白扇  陈铭的用意,葛飞当然明白,这折纸扇象征着什么葛飞最清楚不过了,陈铭是打算给他一次机会,接下来葛飞要做的,仅仅只是把伤病养好,然后就可以到陈铭身边来做事了。  这个机会,葛飞等了很久,他这样的人如果放在了古代那就是才华横溢的隐士,除非是有君王放下架子亲自登门造访求贤,否则他情愿老死市井,也不愿为其出一策。  这样的人,有骨气,也有坚持。之前葛飞一直留在徐英翔身边,其实也是在等待机会,不过徐家的人似乎不是他的明主,所以葛飞也没有多的展示出才华。  而现在,陈铭的出现,让葛飞有必要告知陈铭他葛飞的判断和想法,如果陈铭能够慧眼识英才,招募了他,自然最好,如果说不行,葛飞打算在伤病好了之后又转投到别的地方去。  他从小跟着一位老师父学太极,武术不凡,虽然不算是高手,但也能在普通人里面鹤立鸡群了,而葛飞最强的地方,就是大脑了,做事情方策jīng详,有备无患,也正好应了陈铭给的白纸扇典故。  葛飞的确是在很久之前就在关注欧洲的局势了,那位西班牙的“小教父”一直是葛飞非常感兴趣的一个人,后来爆出“小教父”死亡的消息之后,葛飞根本就不相信,于是深入调查了一番,然后得出了他的结论。  虽然他的推断和现实有些出入,不过总体上已经对了七八成了,而正是这一点,陈铭才愿意将白纸扇的位置交给葛飞来尝试。  现在陈铭的队伍里面,的确没有这样的人。  杨伟在联络和人脉方面有他的能力,而老布阿龙和严才五最大的特点就是忠诚和稳重,沈斌丰办事情欠妥,只适合当打手,张恒张辰皓两人都可抗大任,但却不是陈铭的嫡系,尤其是这个张恒,在陈铭眼中,其实一直有些芥蒂。  而“勤王”的那几个哥们儿,一直都不是能出谋划策的人,团队配合和协作能力超群,可是却需要陈铭这种的将帅之才来领导。  这么看来,陈铭现在的确是缺了一个重要的军师。  之前在陈铭身边,洛水就是扮演着这样的身份,可是现在洛水那丫头背景太庞大了,陈铭想高攀都高攀不上,想要把洛水留在身边更是千难万难,所以在陈铭看来,现在急需要找个人来接替洛水的位置。  眼下看来,陈铭的确是发现了一个人才,但是这个葛飞到底能不能委以重任呢?还需要时间的检验才行,陈铭打算给葛飞机会,但并不完全信任葛飞的能力。  总之时间会证明一切。  而且,留给陈铭在豫州的时间,也不多了。  ※※※  京城,木门家族。  一个女孩子坐在一辆加长版红旗里面,神sè淡漠,缓缓离开木门家的别墅,这辆车在很多辆路虎的簇拥下,缓缓朝高速公路的方向驶去。  “兰小姐,这一次你能自告奋勇接管‘风林火山’,以及其附属的保镖集团,真是让我刮目相看。”驾驶这辆红旗的,是铁山,粗大的臂膀,结实的好身板,身材如同铁板一般,孔武有力,硬朗壮硕。  “有什么好稀奇的,陈铭弄死了我的未婚夫秦少游,我拆掉他在豫州的布局,同时南下整死他的女人,一报还一报而已。”被叫做“兰小姐”的那个女孩子淡淡说道。  “薛雪之吗?这个估计很难,她身边的保镖,可一个比一个厉害。”铁山说道。  “有你厉害吗?”兰小姐冷笑。  “没有。”铁山嘴里咬着烟,果断地摇了摇头。  “那不就行了。”兰小姐道。  “这不是比较单体作战能力谁强谁弱的问题,在金陵和庐州,有姜承友的‘门客’驻守,如铜墙铁壁一般,可不是能轻易渗透进去的。”铁山道。  “所以我决定先在豫州牵制住陈家,迫使陈家在北方的势力土崩瓦解,被我们蚕食干净,一旦南方的陈家分兵救援,我们就可以长驱直入,直捣黄龙。这一次陈家下了血本,在我们眼皮底下搞了一个海水淡化工程,试想一下,如果血本无归了,陈家会是什么反应?”兰冷笑一声,瞳仁之中满是yīn森和诡诈。  “兰小姐……你……你打算对陈家那海水淡化工程下黑手?千万别!这可是牵动着zhèng fǔ的利益在里面的,这项隐隐间影响和博弈国家水利政策的大项目,可不是你能够随意牵扯的,里面涉及到的利益链条实在是太恐怖了……连老爷子都放话了,这个东西是雷区,能别碰就别碰,搞不好捞不到半点便宜,反而把自己命给搭进去了!”铁山一听兰小姐打算对陈铭的海水淡化工程下手,顿时满脸煞白,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的确,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烫手,是碰了谁死。国家安全部的那些国士和御林军,绝对不会放过肇事者的。  就是当初季家的横长江大桥被炸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最后国家安全部的人查出结果来没有?当然查出来了,只不过考虑到罗斯福家族跟华夏zhèng fǔ的关系,并没有继续声张这件事情,让罗斯福家族驻华夏基金理事会赔了一笔巨款之后,就息事宁人了。  “我没说要去反其道而行啊。国水政策,随时都会影响这项海水淡化工程,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互相抵消和互相制约的。如果南水北调中线的收益大大超出了国水政策的预期,那么,我觉的这个耗时耗力的海水淡化项目,也可以在国策当中被暂时搁置了。我们木门家难道在人代会里面的话语权还不足够投出那些至关重要的选票吗?只要结果是造福民生,解决北方的干旱问题,其实无论是南水北调还是渤海淡化,都是可以二选一的。”  说到这里,兰小姐柔柔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美丽的两腮粉嫩白皙,看上去就像是瓷娃娃一般。  铁山微微咂舌,真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居然见底能够到如此深厚的地步,他几乎都要对她竖大拇指了,能在她这个年纪里面,对国策有见地的女孩子,真的不多。  她小名叫兰,或者木门兰。现在的名字,叫木门兰茵,是木门家唯一的公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