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五百九十一章 挨揍

第五百九十一章 挨揍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11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4:58
   第五百九十一章·挨揍  【明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也是非议论文答辩的最后一天,非议和高考的兄弟们共勉,一起为未来加油!】  剧烈碰撞!  陈铭丝毫不让,铁山也不甘示弱,直接伸手进入陈铭暴风骤雨一般密集的拳路当中,如同将手伸进了急速旋转的电风扇一般,想要直接从内部掰断陈铭的气劲!  合气道,断敌之气,真滴就在于以气御气,催动其强大的气劲,就像是大磁石吸附小磁石一般,从根本上断绝陈铭的拳路。  可是,铁山没有料想到,陈铭的气息,在一瞬间如同火上浇油一般膨胀起来,须臾间成滔天之势,而铁山的气劲,却在这个时候,被牢牢地吸靠过去,形成了被陈铭牵制的局势。  铁山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直接放弃御气,一个箭步上去,近了陈铭的身,打算直接抱摔,把陈铭置于死地!  可是,铁山算错了。  陈铭此时,也往后退了半步,形成一个冲刺的姿态,没等铁山冲到他面前的时候,忽然一侧身,肩膀的位置抵到前面去,不招不架,面门全开,等着铁山过来!  就在铁山与陈铭距离将到未到之际,忽然,陈铭脚步动了,速度奇快,如离弦之箭,猛冲上前!  大招,贴山靠!  自杀式撞击!  这种距离,这种情况下使用贴山靠,陈铭的确已经有觉悟了,他压根就没有打算全身而退,只要能够跟铁山战个两败俱伤,就是陈铭想要的结果了,剩下的,交给葛飞去办。  “嘭!”  巨响!  先是陈铭肩骨骨折的声音响起,并不算大,但是很清晰,很沉闷,紧接着,铁山呕着血横飞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抽搐了一下,不醒人事。  而陈铭,也站不稳了,捂着变形的肩膀,战斗力算是全部耗尽,再也站不住了,跪倒下去,脸上气息紊乱,青一块紫一块,显然刚才那一撞,对他陈铭的伤害也很大,估计内脏都有损伤。  这一下,相当于陈铭自己被一辆行驶的小车给撞了个满怀,虽然不致死,但是估计要得在医院里面躺一段时间了。  “陈铭小子!你做什么!?这么拼命你为了什么!?”薛义瞧在眼里,满是心痛,眉头紧皱,就像是自己儿子被人打残了一样。  而王玉颖,早就哭得跟泪人一样了,闭上眼睛不敢去看。  “说了要把两位救出来的。说到做到。”陈铭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身体轻飘飘的,手上不停地颤抖,显然是因为过度疼痛而导致的。  而铁山,是无论如何已经爬不起来了,陈铭的受损部位,主要是集中在肩膀的位置,但铁山不一样,心脏、胸腔被陈铭狠狠撞了一下,估计心脏一瞬间都有停止跳动的趋势了,现在已经是彻底休克过去了。  陈铭算是惨胜,严格来说,算是两败俱伤,不分胜负,因为陈铭现在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刚才摇摇晃晃地站了一下,又栽倒了下去。  “赶快!掐醒!送到医院去抢救!”木门兰茵显然还是看出来陈铭撞过去的那一下有多势大力沉,所以她料想铁山估计这一下伤得不轻,于是赶紧吩咐下面的人抬着铁山送医院。  “马勒戈壁的,臭小子找死,居然敢打伤我一员猛将。”秦玉衡这个时候很扎眼地站了出来,冲上去就朝着陈铭胸口来了一脚,陈铭是根本没有力气再去躲闪还击了,直接被秦玉衡踹倒在地。  紧接着,又是几下狠狠的跺脚,秦玉衡鞋底的鞋泥刮得陈铭满脸都是。  不过,这种程度的打击,对陈公子而言,不算什么,顶多就是看上去狼狈了一点,那秦玉衡娇生惯养的大公子哥,能有多大力气?当初跟罗生那号猛人交手的时候,陈铭都没喊过疼,更何况这种就跟挠痒一样的拳脚?除了面子上看上去很不堪之外,其实陈铭并没有觉得多疼。  倒是薛义看得是心痛不已,瞧见自己女婿被人这么折腾,薛义的心就像是有把刀子在绞一样,满腔的怒火却找不到地方发泄,只能支支吾吾地憋在心里面。  王玉颖更是看不下去了,苦得都有些昏昏然了。  “哈哈哈!刚才不还是那么拽吗?拽啊?拽啊?再拽一个瞧瞧?”秦玉衡一边朝陈铭脸上猛踩,一边得意洋洋地嘲笑着,一副很了不起的表情。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远处几缕车灯亮了。  “怎么回事!?”  秦玉衡吓了一跳,转过身去瞧,只见几辆小车开了过来。  “不急,是我木门家族,‘风林火山’的林字辈成员回来了,他们应该是带回来一个好消息。”木门兰茵解释道。  果然,只见权林这一号人,从车上下来,后面的几个戴墨镜的男人,架着薛雪之,推推攘攘地来了。  “唷?真是薛雪之?大美女啊,来,过来瞧瞧?”秦玉衡一瞧果然是薛雪之,赶紧跑上前去,想要揩点油,可是却被木门兰茵给拉住了,木门兰茵颇为警觉地提醒道:“稍等一下唉,等我们这边把身份给确认完毕之后,再过去。”  的确,木门兰茵这个女人,素来是以小心谨慎为作风的,如果木门仲达当年有她木门兰茵一半的严谨,估计陈铭早就一败涂地了。  “权林,你单独把薛雪之给我送过来,我要验明正身。”木门兰茵吩咐道。  “是。”权林神色颇为古怪,眼皮微微跳了一下,走上前去,领着薛雪之,正朝木门兰茵走去。  “爸爸!妈妈!”  薛雪之忽然瞧见了薛义和王玉颖,顿时又惊又悲,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却被几个木门兰茵的手下给拦住了,不允许两父女靠太近。  “薛丫头!你怎么来了!?”薛义瞳孔紧缩,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又是愤怒又是担忧,关切地问道。  “我担心爸爸妈妈……好担心……妈妈她怎么了?”薛雪之说着说着,言辞之中就有了浓浓的哭意,眼神哀怨,喊道:“妈妈……妈妈……”  这时,已经声嘶力竭的王玉颖才缓缓睁开了眼睛,道:“薛丫头……没什么事,妈妈就是嗓子太累了……说不出话……”  王玉颖说话的声音里面,还有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