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一十三章 拆招(下)

第六百一十三章 拆招(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28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01
   第六百一十三章·拆招(下)  【毕业的事情太忙,最近更新实在是心有余力而不足。之前非议就说过,请大家陪我熬过这段最艰难的时期。之后一切恢复正常,并且7月份有爆发。这本书已经开书半年了,也就这段时间因为毕业的事情更新疲软。这半年非议没有出现过一天以上的断更,足够说明非议的诚意了。至于收费,现在一章是一千六百个字,订阅的各位大概都清楚,现在一章是3纵横币,以前两千字是6纵横币。也就是说那六百个字是送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总之一切很快就会恢复正常。  希望大家能够陪非议再坚持这段时间,七月份会有爆发的。这是肯定的。因为七月份开始非议就会教学生了,只教半天课,所以另外的半天可以全部用来写小说。(不会出现什么用就业为借口延缓更新,因为非议早就找到工作了)所以七月份更新会达到每天3-5更。希望大家能和非议熬过这段时间。如果能够陪非议熬过这段时间疲软的更新,最后非议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如果坚持不了这最后几天的书友,也请不要谩骂和人身攻击,好聚好散也算是留下善缘。  还有一件事情,非议创作每一个章节,都会费尽心思,不可能所谓“水”,就算是主角在做闲事,写着也会很费神,甚至比**章节还要费神。一本书总有**和平静,这是正常的,觉得每天没什么实质内容的书友们,可以攒着两天一看,或者三天一看,这样就会好很多。  好了,就说这么多了。还是那句话,不喜勿喷,因为大可去看别的书,没有必要来对作者人身攻击。非议会尽力把这本书写好的。谢谢!这里说多了一些,这章多写点。】  陈铭把这批人统统认识了一遍,都是社联的某某干部,某某部长的,当然,还有社长,也就是那个戴个框架眼睛的那个年轻人。  这些人能够把薛雪之请得动,着实让陈铭有些意外,按理说薛雪之这妮子喜静不喜动,如果不是死缠烂打,估计薛雪之真是不愿意出来的,可是这些人居然能够让薛雪之灌下了一杯酒,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的确是这样的,陈铭薛雪之太了解了。  薛雪之眼神柔软,她瞧见陈铭脸上的表情,多少也猜出来陈铭的一些想法,她美丽的眸子轻轻地转了转,然后轻轻地拍了拍陈铭的手背,很不明显地指着陈铭对面的那个男生,悄悄道:“是他。”  陈铭目光落到了薛雪之所指的那个男生脸上,这是个有些虚胖的年轻人,虽然表情里面没有什么轻蔑的神色,但是这个人眼神里面的那些情绪,却是让陈铭有些惊讶,因为这的确只有京师的某些人才有的神色。  无可置疑。  在大天朝,官二代和富二代的气息是不一样的,跋扈嚣张或许是通病,但也有细节上的不同,而官老爷家里面出来的孩子,从小对权力和颐指气使的东西,就有一种天生的理解,这种东西,他们从小耳濡目染,那种官腔的气质,早就已经融化在骨子里面,渗透在血液之中了,就算再怎么掩藏,也绝对不可能藏得住。  而眼前这个哥们儿,就是个典型。  无论是眼神还是腔调,都把权贵这个词阐释得淋漓尽致,象征着大天朝权力阶层和既得利益团体继承人最显著的那种不可一世。  从刚才陈铭走进来开始,这个哥们儿虽然表情上还是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屑,但是眼神中那种冰冷嘲弄的气息,却消散不去。  “唷。”  陈铭对人的眼神有一定的研究,在欧洲那会儿跟着他的安姑姑学的技能,或许属于心理学,甚至说属于玄学和形而上学,但是这一套理论的确很有效用,基本上能够让陈铭一看到某人的眼神就立刻猜测到他心里面的所想,虽然不一定百分之百的准确,但是基本上也能够**不离十了。  当然,除非是内心强大到可以把所有情绪的枝梢末节全部掩藏起来的高人,否则不可能逃过陈铭的眼神。这种高人并不会少见,之前那个夏佐就是其中一个。这也的确让陈铭有些意外,一个学生,不会超过二十五岁的年龄,居然可以有如此强大的内心世界,一想来,其实陈铭心里面还有些后怕和余悸,如果这个夏佐是敌人的话,陈铭还真有些担忧。  不过下一秒陈铭就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他把注意力落到坐在薛雪之对面的那个哥们儿身上,笑了笑,站起身来,随手端起桌边的一杯酒,递了上去,道:“我一个个敬好了,先是这个兄弟吧,你好,我叫陈铭。”  陈铭笑容人畜无害,看似全无心机,陈公子自信已经把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得很好很巧妙,人情练达,洞察人事。  这个哥们儿虽然有架子,但也不是那种傻帽到目空一切的纨绔,他也站起身来,表情倒也真诚,惟妙惟肖,一副很老练的模样,跟陈铭碰了碰杯子,眼神不动,停在陈铭面前,道:“你好,我叫李安顺,是社联的社长。”  陈铭笑了笑,然后跟这个名叫李安顺的年轻人碰了碰杯子,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紧接着,又跟接下来这桌的其他人纷纷敬酒,一圈下来,陈铭算是把这桌的每个人名字记牢了。  陈铭当然知道薛雪之的意思是什么,这个丫头如果不是为了他陈铭,肯定是不会参加这种应酬性质酒会的,况且区区一个社联,在学校里面根本算不上什么,其实入不了薛雪之的法眼,如果不是有人角度颇大,薛雪之对于这样的聚会是断然拒绝的。  那么这么一推论,能够让薛雪之出席这场宴会的人,就是这个名叫李安顺的人了,因为陈铭跟其余人纷纷敬酒之后,也就觉得现场只有这个虚胖的年轻人有些背景,其他几个男生虽然也有那么几分贵气,但都不属于那种能够让陈铭正视的角色。  而陈铭还在等,因为他知道,很快就会有人站出来替他介绍这个名叫李安顺的年轻人的背景了,毕竟他一个不速之客,又身为薛雪之的男朋友,一屁股坐在这里肯定是遭人白眼的,估计就算这个李安顺能够沉得住气不自报家门,有些个想要杀杀陈铭锐气的小子,估计也要跳出来把李安顺的家底曝一曝,好在薛雪之面前羞辱他陈铭一番。  果然,正如陈铭所料,这个时候果然有人站出来了,坐在陈铭身旁不远处的一个男生忽然又举起了酒杯,立刻跟陈铭称兄道弟起来,他搭住陈铭的肩膀,道:“兄弟,我跟你说个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