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二十九章 援军(下)

第六百二十九章 援军(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24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03
   第六百二十九章·援军(下)  【3000字大章,求支持。非议从今天开始改过自新,一切重头,浪子回头金不换。现已顺利毕业,以后每章都是3000字以上。从今天开始不求打赏,不求月票,就求个订阅。仅此而已了!之前愧对的书友,非议向你们道歉了!因为更新问题给你们造成的不便,非议感到非常愧疚。今后一切恢复!曾经得罪过的书友和吧友,非议向你们表示诚挚的歉意!不奢望你们能原谅非议,只希望我们一起来见证这本商战教父重获新生!】  陈铭算得上是焦头烂额了,这段时间的一系列动作,让他有些猝不及防,连续的失策,迫使这位曾经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叱咤风云的“小教父”疲于应付,尤其是在李安顺这个问题上联系遭到打击,让陈铭有些身陷泥沼,不能自拔的味道。  现在媒体的大肆炒作和渲染,让这件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所有舆论的矛头都指向了陈家,对方的目标显然不是针对陈铭,而是冲着整个陈家去的,这双幕后黑手,阴森而诡诈,步步紧逼,招招致命,搅得陈氏集团上下,一片狼藉。  现在几乎每一天,金成仁都会派出去新的发言人,来解释陈氏集团的情况,陈家的新闻发言人到是说得很含糊其辞,否认陈家深陷谋杀嫌疑这一情况,但也不把话绝对说死,让这些记者们正在揣测的时候,就立刻收住,然后把话题转移到另外一边去。每一天新闻发布会下来,陈家的发言人都是汗流浃背。有的已经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辞职了,于是金成仁不得不再去寻找更加稳妥的人手。  “老公,我相信你是被人陷害的。我也相信你可以站起来。”薛雪之坐在陈铭对面的沙发椅上,眸子里零星如水,很认真地盯着陈铭工作的样子,轻轻地点了点头。  “哪有这么容易,对方明显是冲着我来的……如果我说我是无辜的,估计谁都会这么绝对,而谁,都会不相信。因为当晚嫌疑最大的人就是我,没有其他人。”陈铭耸了耸肩,很无力地摇了摇头。  “那你有没有找过当晚坐在你那几个女同学旁边的帅哥问问?”忽然这个时候,一个身影站在了陈铭办公室的门口,薛雪之微微一怔,抬起头,只见一个眉星剑目的年轻男人,虽然样貌不怎么出众,但是那双眼睛,简直有神到了极致,这种眼神,除非是对自己的思想和认知自信到了极限的人,否则绝对不可能在瞳孔之中出现这种色泽。  “你是……”薛雪之睁大眼睛,呆呆地问了一句。  “嫂子好。我叫葛飞。”年轻人走了进来,顺手丢给陈铭一支烟,然后跟着陈铭坐在了地板上,伸出手去搭住陈铭的肩膀,道:“老大,听说你遇到问题了,专程叫了兄弟们下来帮你。”  陈铭皱了皱眉头,有些尴尬,毕竟他当初南下的时候跟这群下属说好了的,南方他一个人就够了,现在弄得满盘皆输,还需要这群人来帮忙,当初夸下的海口,现在也都实现不了了,这就弄得陈铭有些无语。  “葛飞同学,你能不能别这么随意,到那边去跟我坐好。”陈铭这才发现葛飞这厮有些没大没小了,顺手拍了一下这个随便惯了的人肩膀一下,然后笑骂道:“滚去重新跟雪之自我介绍一下。”  “嘿嘿,不好意思。”说着,葛飞又站了起来,郑重其事地朝着薛雪之鞠了一个躬,道:“嫂子你好,我是老大的参谋,人称狗头军师诸葛飞。我全名叫葛飞。你好,你好。”  薛雪之柔柔地点了点头,安安静静地站起身来,道:“你们就先商量着吧,我一个女孩子也帮不了什么忙,我出去走走。”说着,就要往办公室外面走。  “等一下。”陈铭伸手拦了一下,道:“雪之,这件事情恐怕没有你,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啊?”  薛雪之盯着陈铭,发现他的表情变了,有些彻头彻尾,刚开始还很焦虑,一筹莫展的样子,现在忽然变得自信满满起来,一副很有依仗的样子。  “我是说,雪之,你留下来,我们一起商量,如何绝地反击的事情。”陈铭笑容越发阴森,缓缓说道。  “可以吗……可是你刚才不还是很焦灼的模样……为什么现在忽然……难道说老公……你早就有对策了么?”薛雪之瞳孔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色泽,盯着陈铭,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他的答案。  “算是……差不多吧……有些眉目了……如果葛飞在场的话,要把后面的难题解决,应该不是难事。”陈铭微笑着点了点头。  ※※※  另一头,正在和某位省部级大咖游览苏州拙政园的秦浮屠,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可是等他试图接起来的时候,却发现电话那头已经被人挂断了,秦浮屠看了一下号码归属地,是豫州打过来的,于是老爷子没有说话,继续等着对方再打一次。  “怎么了,首长?”一旁的秘书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没事。”秦浮屠眼神沉着,淡淡地摇了摇头,然后把目光继续投向那“菡萏成列,若将若迎”的苏州园林代表作。  苏州,拙政园,与北京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苏州留园一起被誉为四大名园,秦浮屠和一行人漫步其中,只觉得山水萦绕,厅榭精美,花木繁茂,处处都萦绕着浓郁的江南水乡特色。  不过,如此美景,秦浮屠却没有心思去赏识,眼下他所有的心思都落在手机的屏幕上,他还在等候着对方把电话打过来。  终于,这通来自于豫州的号码再次闪烁起来,秦浮屠迫不及待,生怕对方又挂断了去,赶忙接了起来,一接通,秦浮屠立刻问道:“喂?”  电话里面是一段沉默,很长。  “喂喂?”秦浮屠大声地喊了一句。  还是没有回应。  直到秦浮屠用缓慢的声音,问了一句“纤灵丫头”之后,电话那一头,才响起来一道柔柔的女孩子声音。  “你……你……是你做的吗?”  纤灵断断续续地问道。  “是。”  秦浮屠闭上眼,眼角的皱纹堆积起来,如同一座座的沟壑。  “我很感谢你愿意出手帮忙……谢谢你……现在陈铭正处在很困难的境地里面,无论是政坛这边,还是军区内部,或者舆论和新闻媒体,都朝着不利于陈铭的那一边在运作,如果说这个时候没有你出手帮助,恐怕他熬不过这一关。”纤灵还是放不下那一份骄傲,她始终不愿意喊秦浮屠一声“爷爷”,或者是“外公”。纤灵的爸爸戚水镜,按照常理,应该是入赘秦家,所以纤灵也要跟着秦浮屠一样姓秦,毕竟当年戚水镜是秦浮屠最得力的下属。虽然身家不低,但那全都是秦家给的,所以他戚水镜要娶秦雅,必须是入赘。  当年戚水镜也同意入赘了,可惜的是,这一桩无论怎么看都是天造地设的姻缘,却因为一场莫须有的陷害,使得戚水镜身陷囹圄,从此断绝了和秦雅成双成对的可能性。  而在二十年之后,相似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如同轮回流转一般,这一次轮到了纤灵身上,纤灵的男朋友,陈铭,也是同样遭人陷害,而且对方的目的显然是通过这一次陷害,把陈铭逼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而在二十年前做出将戚水镜逐出秦家这一错误决定的秦浮屠,下定决心,不会再让历史重演,不会再允许杯具在他面前又发生一次,所以这位二十年来一直活在懊丧和悔恨之中的秦浮屠,这一次终于南下,亲手要拉陈铭一把。  虽然眼下,纤灵没有能够喊出口,唤他秦浮屠一声“爷爷”,但是纤灵愿意开口跟他秦浮屠说话,就已经说明爷爷和孙女两人,关系又近了一步,不再像之前那样冰冷和格格不入了。  “丫头,不用你说,爷爷也知道,这件事情,你就放心好了,不出一个月,爷爷必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陈铭小子。行不行?”秦浮屠眼神里满是宠溺,仿佛是想要把对秦雅所亏欠的关爱,全部附加到纤灵身上去。  对于秦浮屠自称的这句“爷爷”,纤灵也没有多大的抵触,她没有说话,也就算是默认了,她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道:“无论如何,你要帮他走出现在的困境。我已经听到风声了,李系在京师算不上什么,但是他背后的几个派系,那才叫做真正的强势。这些人原本就看不惯陈家在南方的一家独大,现在正好趁着这一次契机,打算把陈铭彻底掐死。斩草除根。如果说之前北平军区的几个大佬南下问罪还只是个噱头,那么这一次恐怕……”说着说着,纤灵声音里面都有了浓浓的哭腔,显然是有些火烧眉毛的焦急了。  纤灵是个坚强的女孩子,她会很好地控制她的眼泪,但是并不是不会哭,而在面对和她有血缘关系的秦浮屠,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的时候,纤灵好像一切坚硬的外壳都融化了,只剩下最真实的自己,她逐渐开始以一个孙女的口吻,跟秦浮屠交流起来。  “我当然知道那几个派系的动作了,我不仅仅知道他们的这个动作,还知道接下来他们的一切打算。皇甫在朝中势力日益强势,再加上换届将至,有人蠢蠢欲动,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秦浮屠分析得很冷静,而对纤灵的语气之中,却又不失关爱的温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