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三十一章 石油战(下)

第六百三十一章 石油战(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205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04
   第六百三十一章·石油战(下)  【不求月票,不求打赏,三千字大章送上,这是今天的第三更。对于吧友们提出来更新时间的问题,非议会在明天确定下来的。ps:大家这段时间千万别打算这本书啊,打赏了全给网站了,非议一分钱都拿不到的。】  陈天生缓缓站起身来,神情坚定,道:“秦浮屠,你就是处处机关算尽,最后才会落得这个下场,如果说人世洞察,都能够通过计算来推测结果,那么你是不是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好了,没有转机。”  秦浮屠盯着陈天生,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压不住一个年轻人了,虽然同样在颓然老去的陈天生也不算是年轻人,但是在秦浮屠眼里,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今后整个华夏的中坚,新兴的一代;而他秦浮屠,早已不复当年,现在早应该被这个时代给淘汰了。  在盯着陈天生很长时间之后,秦浮屠这才缓缓埋下头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你已经决定了?”  这一瞬间,陈天生感觉秦浮屠老了。  这个当年一句话,一开口能够在京师掀起惊涛骇浪的秦家家主,这一瞬间,走下神坛,这个在二十年之内,如同一座无形大山般压在陈天生心坎上的秦浮屠,在这一瞬间崩塌了,然后陈天生看见,前方一马平川,坦荡如砥。  陈天生无数次觉得自己在秦家面前卑微如狗,低贱如狗,因为当年他以一个入不了秦家法眼的身份,娶了秦家的二公主秦慕,从那时候开始,陈天生就无数次自责,无数次想要证明,想要给秦家一份聘礼,给青慕一个婚礼,可是秦家的庞大,却让陈天生不敢直视。直到这一刻,陈天生才真正感觉到了变化。当年老爷子富贵说过,能打败秦家的,也只有时间而已,现在看来,一切都得到了印证,无论秦浮屠承不承认,秦家都在这短短二十年之内,迅速地衰落下去了。从秦浮屠退休那一刻开始,秦家在军界的影响力一日不如一日,而由于家族内部的斗争和内耗,秦家在京师,逐渐日薄西山,霸主地位已经被人取代。这种内耗,在这一年之内发生了大爆炸,秦少游、秦玉衡的先后叛乱,再加上几个秦家媳妇的目光短浅,导致整个秦家,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这一点,连秦浮屠自己都必须承认,虽然之前因此陈铭的营救,他秦浮屠能够重新坐到秦家家主的位置上去,但是秦家从那一刻起,已经算是元气大伤,想要恢复到鼎盛时期的那种影响力,恐怕是绝无可能了。  所以秦浮屠要趁着这段时间赶紧动手,趁着秦家还有一定的能量,帮助纤灵铺开一条康庄大道,可是当秦浮屠知道自己默认内定的接班人忽然决定要去北极西北通道的时候,这一瞬间,恐怕他心里面的悲怆情绪,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我已经决定了。绝对不会改变。纤灵这一次去北极西北通道,我会安排人手保证她的人身安全。秦老爷子,你放心好了,我比任何人都要关心纤灵。她是我的侄儿媳妇。我在没有确保纤灵丫头的安全之前,我是绝对不会给她安排这样一个任务的。这一次,我只能说,危险会有,历练会有,但是绝对不会危及生命。任务结束之后,我保证还你一个健康完整的纤灵。”陈天生很认真地说道。  “……是秦纤灵。”秦浮屠强调了一句。  “那要看丫头她自己了。如果说她要让自己姓戚,那也未尝不可,你说对吧。甚至于姓陈铭。哈哈哈……”陈天生调侃了一句。  “哼。”  秦浮屠的胡子微微颤动了一下,狠狠地瞪了陈天生一眼,转过头去,就要走了。  望着秦浮屠的背影,陈天生这一瞬间觉得很轻松,也很愉悦,仿佛积压在他身上多年的包袱一下子全部松懈下去了,使得他陈天生能够挺直了腰板,跟这个老人平起平坐地聊上几句。  “等一下,老头子,我有些个人的私事,想跟你谈一谈。”陈天生感慨地笑了一句,然后如释重负一般依靠在椅子上,表情轻松。  “说吧。”秦浮屠转过身来,面无表情。  在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之后,陈天生眼神开始恍惚起来,他埋下头去,不由自主地点燃一根烟,道:“我改天给你秦家送一批礼物过去。”  秦浮屠眼神微微一动,他当然知道陈天生这句话的用意是什么,他闭上眼,皱着眉头,愣了几秒,然后摇了摇头,道:“不用”。  “要的。”陈天生态度很坚决,这仿佛是他这十几年来唯一一次的情感宣泄,而这一次之后,陈天生觉得自己的人生,都可以不用再去背负那么多的东西了。  “我已经说了,不用这些形式上的东西。你只要对慕儿好,我一切都安心了。这个丫头我太了解她了,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就是杀了她也无法改变……所以她才会放弃自己的秦姓,而且还坚持了这么多年……”秦浮屠眼神愈加悲怆,但是脸上的表情依旧平淡,好像在用一种晦涩难懂的情感,在宣泄他这么多年来的牵挂和担忧。  “我的聘礼,不是那些物质上的东西……秦老爷子你这辈子,什么浮华功利没有见过?简单的一些东西,就是上亿了,你也不会喜欢,对吧。”陈天生嘴角微微咧开一道弧度,自信满满地说道。  “哦?那是什么?”秦浮屠忽然感了兴趣。  “等到时候再说吧。我现在头疼的,是如何解决陈铭小子这个问题……这小子也真是的,一回来就闯了大祸。关键是原本这件事情可以压下来的,就算是惊动了李系的几位大佬,也可以压得下来,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一些别有用心的媒体开始大肆渲染这件事情,伺机丑化整个陈家,弄得现在是人心惶惶。我一个政府那边的好朋友打电话来告诉我,说中央已经开始密切关注这件事了,理由很简单,因为有人把这件事情定义成为了一件恶性的公众事件……这下就弄得非常难办了……陈家在地方上或许还有一定的人脉,可是到了京城,天子脚下,可是真没有多少替陈家说话的人啊……”陈天生很巧妙地把话锋一转,从闲谈过渡到了陈铭身上,因为陈天生心里面有数,陈铭是纤灵将来的丈夫,如果这小子出了事情,秦浮屠不可能不管,但是怎么管?管多少?这就是个问题了。现在陈天生想要的是要把秦浮屠捆在陈家的战车上,从而牵动整个秦家,迫使秦家也和陈家捆到一起。  以前小时候陈天生最喜欢听老爷子讲“铁锁连环”的故事,里面有句话叫“舟船成排,潮水何惧?”,现在将陈家和秦家捆在一起,原本可以掀翻整个陈家的大风大浪,却无法同时掀翻被铁锁捆在一起的陈家和秦家战船。陈天生现在想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不过因为这种条件性质的话题,他陈天生也不宜多提,最好的办法就是以纤灵为切入口,然后引发秦浮屠的关注,最后再通过陈铭,牵引到整个陈家来。如此一来,陈天生就能让秦浮屠不知不觉地表了态度。  “……你放心吧……陈铭小子的事情我不可能撒手不管的,否则我也不可能来南方了。只不过正如你所看到的,秦家在经历了这两次内斗和动乱之后,已经不复当年,在各界的影响力逐渐消弱,我现在只能看我这张老脸,能够让多少人买账吧……”秦浮屠轻轻地叹了一声,言辞之中无限悲凉,仿佛以为迟暮的英雄,在感叹岁月如流水,韶华不再。  “无妨,只要老爷子你出手,我就更多了一层把握。”陈天生笑了笑,这一刻他已经不喊秦浮屠“老首长”了,一句“老爷子”,似乎更加拉近了俩人的关系。  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陈天生依旧不会喊秦浮屠“岳父”,除非青慕肯原谅这位当年一步走错满盘皆输的秦家太上皇。  “那我走了,记住,我不允许纤灵出事。要是她出事了……你陈天生听好了,我秦浮屠虽然不济,但是拼尽全力,把你陈天生这个军区副司令搞下来,到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虽然退下来了,但是依旧能够在中央军区保持绝对的影响力和话语权,虽然这种保持,在一天一天消减……”秦浮屠说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神非常狠辣,似乎要把陈天生刺穿一般。  说完这句话之后,秦浮屠抓着衣服,算是彻底走了,那个警卫员也恭恭敬敬地跟着,送秦浮屠出了军区。秦老爷子那辆红旗,安安静静地等候在军区门口,里面坐着一位秦浮屠专程从北方调过来的高手。  秦家,詹伯言。整个秦家不世出的高手,这是第一次被秦浮屠喊出来。  “老爷,去哪里。”驾驶室里,詹伯言很儒雅地抓着方向盘,一张书生一般秀气的脸庞,看上去很干净,也很整洁,很难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  不得不说,有些男人,真的不显老,就像那位小志叔叔一样,估计等kimi长大之后,他的朋友会把两个人认混。  这位詹伯言,也是这样,三四十岁的年纪,居然还能够保持脸上没有任何皱纹,战胜了年纪,说得就是这种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