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三十二章 伯言

第六百三十二章 伯言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040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04
   第六百三十二章·伯言  秦浮屠盯着窗外,没有说话,等这辆红旗开到了高架桥上,他才恍惚间想起了什么。  “老爷,你怎么了……”詹伯言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夹着烟,稍稍依靠在车窗边缘,表情平静,眉眼间不自觉的就能够流露出一种书生意气。  “我是在感慨啊……金陵……这么多年没来过了……但是你却依旧是这幅样貌。”秦浮屠微微一笑,眼角的皱纹显得格外清晰。  “我有一天也会老的……只不过可能比普通人要慢一点点而已。”詹伯言眯着眼睛笑了笑,笑容干净得就像一个少年。  “是啊……估计等我入土的那一天,你的脸上才会开始长出皱纹吧……等到那个时候,估计再也没有人会提起秦家‘四都督’这个名字了。”秦浮屠用手枕着下巴,很是感伤地说道。  “……老爷,您跟陈天生聊天的时候,是聊到他了吗?”詹伯言微微一愣。  “倒也没有,聊到他的女儿,纤灵……也就是我的孙女……聊完之后再见到你,只觉得世事无常,如潮水,如风浪,而人却是舟船,我等皆是在风浪之中,争一线生机……当年名镇海内的‘四都督’,现在留在我身边的,也就只有你了。”秦浮屠眼神之中,似乎在短短的一秒钟之内,迅速掠过了过去二十年的光影,往昔的辉煌历历在目,而他现在却只能接受自己日薄西山,颓然老矣的事实。  “自从排名第一位的‘大都督’戚水镜死了之后,秦家‘四都督’早就名存实亡,我也只是挂着一个虚名而已。”詹伯言摇了摇头。  “所以我才会平平生出很多感慨……对了,秦角楼怎么样了?”秦浮屠忽然兀自地问了一句。  “已经苏醒了。我已经联系了陈家私人医院那边,处于对你秦老的感谢,陈家也愿意放人,只不过秦角楼经过一场大病之后,从生死边缘爬过来,能不能继续为秦家披挂,还是个问题。”詹伯言幽幽地说道。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也不勉强他,只是希望他能够安心把伤病养好。他的伤病情况,已经不是医疗技术上的问题了,能恢复多少只能靠他自己……可惜了……虎豹之子,最后竟也落得这样的下场。我秦家这一年以来,损失太过惨重了,早就已经伤筋动骨,恐怕想要恢复元气,是太难太难了……”秦浮屠哀叹了一声,转过头去,望着暗淡的窗外。  詹伯言抿了抿嘴,也没有打断秦浮屠,他独自安安静静地驾驶着这辆挂着军区牌照的红旗,缓缓地行驶在夜色之中。  ※※※  第二天,陈铭被沙发旁边的手机吵醒。  现在这段时间,陈铭是直接睡办公室,他在陈氏集团的办公室里面配得有卧室,但是陈公子哪里有心情去睡那种地方,他每天有忙不完的事情要处理,做完一批又一批,累了就躺在沙发上做,实在坚持不住了,就直接在沙发上睡去了,根本没有闲暇走到卧室那边去睡觉。  地上堆了厚厚一叠资料,除了陈氏集团这段时间的财务报表之外,还有陈铭总结出来投资策略,这些都是针对近期陈氏集团深陷谋杀嫌疑泥沼的缓兵之计,除了慈善项目之外,还有很多公益的工程,陈铭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在最短时间里面挽回陈氏集团损失的公众形象。  对于投资和理财方面的理论,陈铭是绝对比不少薛雪之和金成仁的,毕竟专业不对口,但是出于对金融天然的嗅觉和敏锐,陈铭的投资策略,虽然完全没有理论基础来维系,但是往往能够出奇制胜。  就像是现如今身家上百亿的富豪,其实没有多少人是有很高学历一样,当初入行的时候哪里有那么多的经济理论,全凭直觉和嗅觉,再加上胆识和运气,最后就发家了。  陈铭挣扎着把电话接了起来,很懒洋洋地问了一句“喂?是谁?”  “陈老板,你好。”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陈铭神经忽然就紧绷了一下,随即,睡意全部消失,他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是什么人?”  “陈老板,容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宗凯歌,是帆云实业的少东家,有几件事情想跟陈老板你谈谈,不知道可以不可以?”电话那头的男子声音,说得很直白,也很诚恳,陈铭没有听出话中有话的深意来。  帆云实业?  少东家?  陈铭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追问道:“在哪里谈?”  “就在金陵,地点陈老板你定吧,我不是这里的人,不能喧宾夺主。”宗凯歌笑了笑,颇有诚意地说道。  让陈铭来定?  这的确是可以让人立刻松懈戒心的一句话。  陈铭的表情颇为玩味,他虽然无法确定这个男人是不是之前暗算他的人,但是对方既然能够胸有成竹地提出这种“地方你来定”的要求,自然说明了他的有恃无恐,就算是他做的,他估计也有觉得的自信陈铭查不出来。  “好。我定好地方,再跟你回话。”陈铭微笑着点了点头。  “好的,没问题。陈老板,我等你的通知。”说完,宗凯歌挂断了电话。  “很有意思啊……地方我来定?真是给我面子。”陈铭笑了笑,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抖擞抖擞精神,开始思考起宗凯歌的用意起来。  “如果说对方是打算将我一击擒获,那么绝对不会让我来定地方……毕竟金陵是陈家的主场,他在这里设伏,估计只有全军覆没的结果……所以应该不是冲着我性命去的……这么说来……是真有事情要商谈了?”  这时候,薛雪之和往常一样,端着一倍咖啡走进来了,笑靥如花,娇艳欲滴,看上去柔嫩优雅。  “陈铭,来,吃早点。”薛雪之莞尔一笑。  “来,雪之,坐。”陈铭招了招手。  于是薛雪之很听话地坐到陈铭身旁。  “怎么了?”薛雪之从陈铭眼神里面似乎读出了什么情绪,弄得她也跟着紧张兮兮起来,赶紧问道。  “是这样的……刚才有个自称是帆云实业少东家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是有事情要跟我商议商议,地点我来定。定好之后,给他一通电话。”陈铭解释道。  “这种事情,为什么不通过公司的外联部门直接以官方的形式进行?要用这种个人的私下的方式洽谈?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蹊跷?”薛雪之疑惑地嘟了嘟嘴。  “嗯……也好……你去安排一下,发一份正式的邀请函给帆云实业,这件事情还是要见了光,我心里面才踏实。”陈铭点了点头。  “好的。”薛雪之站起身来,小跑着出去了。  没等薛雪之前脚出门,陈铭的手机又响起来了,不过这一次不是金陵当地的电话,而是来自于豫州,准确来说,是豫州军分区。  “想我没有?”  陈铭一接通电话,那一头立刻就传来一阵撒娇的女孩子声音。  “纤灵老婆。”陈铭眯着眼睛笑了笑。  “快说……想不想我?”纤灵还要继续纠缠。  “想,怎么不想……只不过最近恐怕有些时间见不到你了……”陈铭很遗憾地微笑,似乎是知道了什么。  “啊……你知道了呀……真不好玩,我还说用这件事情捉弄捉弄你的……肯定是二叔告诉你的对吧……”纤灵似乎有些小遗憾。  “我只想对你说,注意安全……拿不拿特等功,我不在乎,但是我在乎你。如果遇到什么危险,能跑就跑,千万别傻不拉唧地顶上去送死。石油是国家的,性命是自己的。明白了吗?”陈铭小心翼翼地叮嘱道。  “明白明白,怎么可能不明白……我比谁都明白……”纤灵懒洋洋地耸了耸肩,忽然脸上的笑意稍稍减去,她抓着电话,表情一下子凝重起来,郑重其事地对陈铭道:“除了这件事情……我还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嗯?”陈铭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算了……电话里面也说不清楚,我就直接发你邮箱好了……这个东西,你看了之后直接删掉,千万别留着,明白了没有?”纤灵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似乎有些紧张,较弱的声音,都有些轻微的颤跳。  “嗯。你发到我邮箱里面,我自己看。”陈铭也从纤灵突变的语气之中,听出什么端倪来,于是也跟着紧张起来。  “好吧,那就这两件事情了……有什么不明白的继续打电话给我哦……我在走之前,电话都会开机的……至于出了公海之后……就只能用卫星电话中啊你了,我之前的号码就会被封存起来……说到底还是怕被人给卫星定位了。”纤灵紧张兮兮地叮嘱道。  “嗯。那你主动打电话给我便是了。我等你电话。”说完之后,陈铭轻轻地挂断了电话,他盯着电话的屏幕,似乎还能够感觉到电话那头,那个柔中带刚的女孩子,软语存温的样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