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四十一章 生日晚宴(中)

第六百四十一章 生日晚宴(中)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449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05
   第六百四十一章·生日晚宴(中)  【第三更,还以为荷兰今晚要踢加时了。】  随后,王玉颖邀请的客人,也陆陆续续都到场了,有些虽然来得迟了些,不过还好在最后晚餐开始前抵达了。  而这个时候,又有几个熟面孔走了进来,是王玉颖好友之一的李丽,还有她的女儿曼曼,女婿王子瑞。  当然,连王子瑞都来了,他哥王向典就不可能不来了。  原本只是抱着来看望一下薛总裁母亲的王向典,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位神出鬼没,经常半年不见踪影的少当家,陈铭,居然也在场。  一瞬间,王向典喜出望外,说话都有些激动起来,他情不自禁地喊道:“陈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给说一声?”  “唷?王向典?”陈铭笑了笑,转过头盯了盯薛雪之,道:“雪之妈妈过生日不是,再怎么忙也要来给她贺寿不是?”  “陈总,有一段时间没见你了,真是想念啊。”王向典诚挚地笑了笑,然后一一介绍他身后的人,道:“哦……对了,给陈总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还有我弟妹一家。”  “你好。”陈铭点了点头。  “咦?”  这时候,李丽才走上前来,盯了盯陈铭,又盯了盯王玉颖和薛雪之,道:“玉颖,这是你女婿啊?怎么之前都没给我们介绍过?”  “哦……他才回来没有多久。平时很少呆在金陵。”王玉颖笑了笑。  “在哪里读书啊?”李丽牵着她那表情有些高傲和不屑的女儿曼曼,一副关切的表情,问陈铭道。  “和雪之一样,是南央大学。”陈铭笑了笑。  “哦。也是南央大学啊。”王子瑞也跟着点了点头,似乎眼神之中对陈铭这种“大学狗”有着天生的排斥。  而在那曼曼的眼里,薛雪之的男朋友,是没有她的这个王子瑞优秀的,因为毕竟王子瑞是王向典的弟弟,王向典那简直是有钱的代名词了,王向典有钱那就代表着她有钱,最近刚刚买到手的别墅就是证据。  一看情形不对,王向典脸都白了,生怕这对奇葩母女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赶紧制止,急声道:“你们够了哦,这位可是我上司,给我点面子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王向典的情绪拿捏得极其到位,带着一种开玩笑的语气,但是别人一听就能够感受到他言辞之中的重视,虽然语气是在调侃,但说得绝对是事实。  “啊?”  李丽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而从刚才进来之后就有些目中无人的曼曼,这个时候更是有些吃惊了。  这一次,王向典不会跟上一次一样,顾忌这些人面子,隐瞒了薛雪之“陈氏集团副总裁”的身份。因为他知道,对薛雪之或许还可以这么替她瞒着点,但是对陈铭,那就是伴君如伴虎了,不把面子给够了,真说不过去,毕竟整个陈氏集团姓陈。  “诶?什么情况?王玉颖?你还没有给我说过你这个女婿的情况呢?”这时候,李丽转过头去,问王玉颖道。  “你不是也还没有问过我么?”王玉颖眯着眼睛笑了笑。  的确,这段时间每次王玉颖跟李丽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总是李丽在说她女儿的情况,反正就是找了个金龟婿,有钱有势,好日子如何如何来临。但其实李丽从来没有关注过王玉颖女儿的情况。  所以陈铭这个王玉颖女婿的出现,对李丽一家人而言,是有些陌生和突兀的。  “他是陈氏集团的人。”王玉颖点了点头说道。  “嗯,陈氏集团现在当之无愧的主人,陈铭。也就是我的老上司。”这时候,王向典很认真地说道,脸上没有任何开玩笑的表情。  这一瞬间,李丽也错愕了,她睁大眼睛,有些讶异和错愕,盯着王玉颖,似乎是在确认这句话的准确性。  王玉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直接笑了笑,道:“大家都饿了吧,来先吃饭。”  李丽当然也不能表现得太意外了,她尽力克制住心里面的心情,尤其是那种油然而生的优越感,她抿了抿嘴,赔笑了一声,道:“好的……哦对了,我还给玉颖你带了礼物。”说着,从包包里掏出一个首饰盒,递给了王玉颖。  王玉颖微笑着接过来,也不急着打开,就先收下了。  不过这一坐下,显然李丽的表情就已经变得非常不正常了,她时不时地上下打量陈铭和薛雪之,有些嫉妒,也有些难以置信。尤其是她想起之前跟王玉颖聊天时候秀出来的那种优越感,顿时感觉自己有些可笑了。  而曼曼也是一样,之前表情里面的一些倨傲情绪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优越和自信的崩塌。  不过所幸的是她们表现得都并不明显,没有给这次生日晚宴添加太多负面情绪。  而就在众人上桌准备给王玉颖庆祝生日的时候,薛芹妙总算是回来了。  她拖着一个中年男子的手,表情很认真,怀里面捧着一瓶酱油,走了进来,跟之前比起来,的确少了很多公主脾气,一副乖乖女的温顺模样,看上去居然有几分薛雪之的风范了。  “唷?”陈铭盯着薛芹妙,笑了笑,道:“这女娃娃还真是改过自新了?”  “上次你那两耳光扇得好。”薛天成沉声道。  “啊?”陈铭忽然紧张起来,望见薛天成露出这种不明情绪的表情,不由有些后怕。  “没有指责你的意思,陈铭小子,你这一耳光,算是把这个野丫头给打醒了。从那次之后,她真是没有再去和那群坏孩子伙着玩。”这时候,坐在薛天成身旁的岑月贞,赶紧解释道。  岑月贞是薛天成的妻子,也就是薛芹妙的妈妈,对于女儿的转变,她岑月贞的感触是最深的,也是最为惊喜的。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薛天成也跟着附和着点头说道。  “哦?老师,这位就是你一直说要介绍给我认识的陈铭对吧?”这个时候,坐在薛天成另一侧的中年男子忽然笑了一声,表情温润,神色也诚恳,他顺着薛天成的视线望过去,目光落到了陈铭身上。  “这位是……”  陈铭也很有礼貌,他知道薛天成介绍过来的人,绝对是一等一的虎人,枭雄,甚至是在南方任要职的钦差大臣,这种人拥有一种天然的气场,大巧若拙,大辨若讷,说得就是这种道行的人。  “你好,我的名字叫洛公休。”中年人笑了笑,眼神悠然。  “洛公休?”  陈铭的眼神玩味了一下,不过也不敢怠慢了,赶紧跟他握手。  两人一触即分,平平淡淡。  “陈铭小子,你最近跟李系的事情可以跟洛公休聊聊,不为别的,就是多学点心眼和技巧,也是不错的。”薛天成说道。  “是啊。”陈铭笑了笑,真挚诚恳,态度很谦逊。  “哪里,我是老师的学生,你是老师的侄女婿,按理,你我都是同辈,算不得请教,只能说多交流吧。”洛公休淡淡说道,涵养十足。  “嘿嘿,洛大哥,来,我敬你一杯。”陈铭赶紧端起酒杯,跟洛公休碰了碰。  “陈铭哥哥,我也敬你。”这个时候,薛芹妙也跟着端起酒杯来,出于感谢,也要应跟陈铭碰上一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