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四十二章 生日晚宴(下)

第六百四十二章 生日晚宴(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050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06
   第六百四十二章·生日晚宴(下)  陈铭的确没有想到薛芹妙这个女娃娃居然有这么大的转变,除了在待人接物上态度的转变之外,还有眼神,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不可能心机城府深到哪里去,因为毕竟涉世未深,所以如果说她的眼神不对劲的话,陈铭是能够一眼看出来的,可是现在,薛芹妙的眼神非常真挚诚恳,一看就是发自真心的那种心悦诚服。  “听你爸爸说,你最近的转变挺大。”陈铭微笑着说道。  “嗯,这是必须的。我从那时候起,就已经改过自新了。”薛芹妙很愉悦点了点头。  陈铭淡然一笑,不否认。  “真的,陈铭哥哥,我现在对你是一万个敬佩和信任,之前我也听说了你在京城的事迹,太厉害了……现在我那群朋友里面,知道我有陈铭哥哥这样的姐夫做靠山,一个个都怕我。”薛芹妙乐滋滋地说道,眼神之中很骄傲。  “你这个把我捧上天了,我可没有你说得这么厉害。”陈铭笑了笑。  “真的,你不信问我爸爸,你从京城离开之后都还有很多人来找我爸爸,询问关于你的情况,想通过我爸打通和你的关系。真的。”薛芹妙说道。  “哦?”  陈铭眼神微微一动,他心里有了些许盘算。  “如此说来,京师已经有人朝我抛来橄榄枝了?这是个好消息啊……虽然不知道对方在京城的影响力如何,但是至少能让我看到一个非常好的趋势。”陈铭心头说道。  “好了,大家,来来来……感谢各位来参加我老婆王玉颖的生日,谢谢大家。”这时候,薛义站起身来,举杯邀请所有人喝一杯,也作为动筷子的一个信号了。  这桌子菜非常丰盛,之后还有多层的蛋糕用推车送上来,而这次晚宴上,再也没有出现之前陈铭遇到的那种被人询问家底的事情,毕竟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知道陈铭是什么来历了,所以也没理由再用很刁钻的态度为难陈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群人开始切蛋糕了,而这个时候,薛天成把陈铭喊到了书房里面,陈铭心情有些小紧张,毕竟是薛雪之的大伯,在京师也算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就算是如今的陈公子,也值得向他学习。  “大……大伯……”陈铭进了书房,有些贸然地喊了一句。  他和薛雪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所以喊薛天成一声“大伯”,也不算是多严重的事情。  “嗯,”薛天成一边翻着书,一边扬了扬手,示意站在门外的陈铭进来,而等陈铭进来了没多久,洛公休也跟着进来了。  “老师,你找我。”洛公休问道。  “你们俩,去搬个凳子过来,我跟你们两个聊聊。”薛天成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近乎于雕刻的脸庞上,有些凝重。  陈铭隐隐感觉薛天成气场有些不对,不过也没有多说话,他知道薛天成的意思是什么,那就是借着今天的机会给自己和这个神秘的洛公休牵线搭桥。  “好的,老师。”  洛公休搬了两个凳子过来,一个摆放到陈铭面前,另外一个则是自己坐着。  等两人都坐下之后,薛天成才放下手里面的事情,缓缓道:“这件事情,说实话,闹得有些严重。”  “嗯?”  陈铭愣了一下,心里面不由“咯噔”一下,缓缓道:“怎么了?”  “这个问题似乎应该由你来回答的吧,陈铭。”薛天成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双目炯炯有神,盯着陈铭,沉声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也算是对你绝对的信任,陈铭,如果你这一次欺骗了我,那么我在知道之后,我绝对会永远地站在和你对立的一边,不死不休。我问你,人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陈铭微微一怔,他也有些惊讶,没想到薛天成居然时至今日,都还在怀疑他,不过陈铭也不慌乱,因为这一次的确不是他做的,那个李安顺是死在了夏佐的手里面,而陈铭是被栽赃嫁祸的。  但是无论怎么看,当晚嫌疑最大的就是陈铭,而且当有人调查监控摄像头的时候,发现所有的监控摄像头,当晚都被人动了手脚,而能够在金陵做出这么精细举动的,似乎也只有东道主的陈家了。  陈铭不觉得委屈,只是觉得意外。  “好,有你说这句话之后,我会全力帮你。”薛天成点了点头。  “老师,这件事情我看来,疑点的确很多,不过这都不重要,我接下来立刻去一趟当晚事发的地点,因为证据这个东西,永远都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它仅仅只是变换了一个形态而已,要找,无论如何也都能够找得到。”洛公休沉着冷静地说道。  “洛大哥……你是?”陈铭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他其实很想问“你是在哪个体制里面认要职的”,可是转念一想这么问的话未免也太过生硬和俗气了,所以陈铭索性也没有多问,一个“你是?”其实就足够阐明陈铭的疑惑了。  “不是什么要职,我就是闲得慌喜欢管闲事而已,老师联系到我之后,跟我简单地阐明了一些情况,我也很感兴趣,所以也就专程过来一趟。”洛公休微微一笑,锋芒全部收敛起来,没有丝毫的外泄,大有一种“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味道。  浑厚,沉着。  这个洛公休的气场,让陈铭震惊!  这绝对不是什么“闲得慌爱管闲事”的人能够散发出来的气场,这是底蕴,是内涵。陈铭不知道这位洛公休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是能够把气修炼到这种境界的人,道行已经卓越到了一种极致了。  “洛大哥,小弟这就把情况跟你再详尽地说一遍。”陈铭点了点头,把当日,从遇见夏佐开始说起,然后一直到发现李安顺重伤垂死,所有的细节全部阐述了一遍,在保证没有任何细节上的纰漏之后,陈铭这才收住了。  把这些话讲清楚,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嗯……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么说来,陈铭你是很怀疑那个名叫夏佐的留学生了?”洛公休问道。  “不错,这个人很值得怀疑。我怀疑他是肯尼迪家族在亚太地区安排的代言人,手握巨资,而且有着非常雄厚的人脉关系网,否则他也不可能在这块土地上,如此有恃无恐。你觉得呢?”陈铭缓缓道。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但不是重点。”洛公休玩味一笑,道:“我并不认为肯尼迪家族会闲得无聊,来金陵跟陈家过意不去。”  “我也很费解,我陈氏集团跟他肯尼迪亚太基金之间,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去的关系,为什么他就咬准了我不放?真是奇怪到了极限,如果说我陈氏集团跟他肯尼迪亚太基金之间形成了恶性竞争关系,那么他狙击我陈家一切都还说得过去,现在的问题是我根本没有招惹他,他也这么搞……这就有些过分了。”  陈铭很无语地摊了摊了手,表示真心对这个夏佐的一切行为不理解。  “我们换个角度来思考,或许就要好解决一点了,如果说我来做这件事情的话,不会把‘肯尼迪’这个至关重要的名字随意暴露在我的敌人面前,哪怕是一个我根本瞧不上眼的敌人。所以……陈铭,这件事情需要你自己斟酌一下。”洛公休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似乎脑袋在飞速运转一般,他的瞳孔之中满是一种冷峻的色泽,显然已经沉入对于这件事情的执着当中了。  “呃……公休,这件事情你不用去太过操心了……简单地放在日程上便可以了,你也还有你的事情要去做。”薛天成赶紧说道。  陈铭没有明白薛天成的意思,他微微诧异了一下,可是瞧见洛公休的模样,陈铭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  洛公休已经完全沉入了自己的思考当中了,薛天成的所讲的每一个字,都被洛公休全部屏蔽了,他现在就像是一台思考的机器一样,所有的硬件全部投入思考当中,所以开始进入一种超负荷运转的模式,以至于别的声音,全部都听不见了。  “糟了……”薛天成很无可奈何地笑了一声。  “这是什么情况?”陈铭也不是很理解,他盯着薛天成,想求一个答案。  “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他完全是工作狂一个,只要开始着手一件他感兴趣的事情,那么他不把问题想清楚他是不会收手的,甚至于走路想,睡觉想,洗澡想,甚至于上大的时候,也要去思考。而且这段时间他完全屏蔽外界的所有声音,倒不是因为他听不见,而是因为他听见了,也可以完全让自己的脑袋不对这种声音做出反应。”薛天成笑着说道。  “我的天……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陈铭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目光扫视了洛公休一眼,忽然想到现在他洛公休是免疫一切声音的,于是陈铭赶紧趁着这个时候问薛天成道:“洛大哥是做什么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