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四十五章 软语呢喃

第六百四十五章 软语呢喃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022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07
   第六百四十五章·软语呢喃  【今天是四更,后面两更可能更新时间会比较晚。等不及的读者可以明天早上起来一起看。当然,如果超过了十二点更,更新的章节是不会算在明天的更新里面去的。】  夜色越来越浓了,薛义和薛天成两个人也熬不住了,纷纷睡觉去。薛天成专程去问候了一次洛公休,他还在忙碌,看他这样子今晚是不可能睡着觉了,所以薛天成在象征性地对洛公休叮嘱了一声“早点休息”之后,自己也回卧室去了。  陈铭最终还是只能自己一个人上楼去睡觉,孤零零的大床,一躺上去就有一种很悲催的感觉,陈公子躺上去之后,辗转反侧了很久,也没有睡着。  要说陈铭跟薛雪之分别这么长时间没一点点冲动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在这种时候,又是在薛雪之家里面,陈铭还真不敢当着薛义的面明目张胆地搂着薛雪之一起滚大床去,薛义就是仅仅只了解到了一点点细节,都已经有些接受不了,一张脸黑得跟什么一样。  陈公子暗暗叫苦,心想薛义这老丈人有时候还真是有些孩子气。  反正也睡不着,陈铭索性掏出手机来,他订阅了手机新闻,每天都会以彩信的方式发送到他的手机信箱里面,而陈公子属于是每天都能够耐着性子把早中晚的三封彩信新闻读完的闲人,在他看来,多了解一些国家的大事,这对于一个即将接管整个陈家的少东家而言,是非常必要的,尽管学传媒的陈铭自己也清楚,新闻不独立,是喉舌,以至于这些被人精心撰写的小东西没有多少可信度,不过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强。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条消息绷紧了陈铭的神经。  “地铁帆云线即将投产……这条线路由帆云实业全程筹建……日前,帆云实业董事长宗奎否认了肯尼迪亚太基金注资的传闻……”  陈铭微微一愣,盯着手机屏幕怔怔出神。  “这是什么情况……这种事情有什么担心别人知道的?就算曝光了肯尼迪亚太基金组织注资又会有什么损失?而且现在政策很好,对外商投资是有优惠扶持政策的。如果说这一次地铁线是由肯尼迪亚太基金组织投资筹建并且挂名的话,根据这一次国家、省、市鼓励外商投资的有关政策来看,企业所得税和投资者个人所得税地方所得部分,头六年由受益财政全部奖励给企业,后四年由受益财政按50%奖励给企业。并且在增值税和土地税方面还有很大的优惠。无论怎么看都是好事一件,可是肯尼迪亚太基金却不愿意亲手来做……这究竟是为什么……”陈铭神经微微紧绷,瞳孔一缩,一个不好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面浮起来。  “如果说是因为其他原因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有有些严峻了,现在帆云实业想把陈家拖进来一起搞这个项目,但是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目的纯粹的样子……”分析到这里,陈铭也有些疲倦了,他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算了……不想了,明早去保利中心拿了东西再说……况且帆云实业那边有葛飞盯着在,我不需要太过担心。”  到这里,陈铭一翻身,准备睡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夜深人静,可陈铭房间的门却开了。  “吱呀。”  陈铭一警觉,手情不自禁地往枕头下一缩,那把“狼群”正藏在下面,这是陈铭睡觉的一个习惯,虽然“狼群”已经上锁,但是它的存在,还是对一般的暗杀者有威慑力的。  而这个时候,一张小脸蛋从门缝里探了出来,笑容妩媚,朝陈铭挥了挥手,笑嘻嘻道:“呀呀呀呀。一个人睡不着么?”  陈铭松了一口气,又把险些要摸出来的手枪放了回去,望着穿着一身性感睡衣出现在门口的薛雪之,笑道:“怎么?雪之?还是觉得你今晚说得那一番话对不起我了是吧?”  薛雪之嘟了嘟小嘴,绝美的脸上掠过一丝狡黠,她璀璨如同星辰闪烁一般的眸子在眼眶里轻轻打转,笑道:“还能怎么样?你想让人家跟爸爸说我要陪你滚大床不成?那样的话估计今晚我爸爸都睡不着觉的。他虽然对你是满意了,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在我家为所欲为,说话做事不计后果。”  “好好好。我知道,雪之是在为我解围,免得被薛爸爸的余威震出来,把我冲得七零八落了。”陈铭两手向外一摊,耸了耸肩。  “知道就好。”薛雪之乖巧地笑了一声,然后转过去把门小心翼翼地锁好,就像是蝴蝶一样飘了进来,然后快要到床边的时候,忽然张开怀抱,一个熊抱朝陈铭扑了过来,来势汹汹,“哗啦”一声就扑在了陈铭怀里。  “老公。”扑倒在床上之后,薛雪之抬起头,瞳孔之中零星的光芒从长长睫毛的缝隙里面透出来,很撒娇的模样。  “你这个表里不一的死女人。”陈铭嘲笑了一声。  “哪里是表里不一嘛,人家只不过希望能让爸爸不针对你而已,绝对是好心呀。我们之间的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其实爸爸妈妈都清楚,只不过在爸爸看来,他实在是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宝贝女儿被陈铭这混小子给拱了。”薛雪之说到这里,开始学起陈铭的语气和口吻来,一副惟妙惟肖的模样。  “话说,你不陪你的芹妙妹妹吗?”陈铭搂着身子柔若无骨的薛雪之问道。  “她睡着了,我瞧瞧跑出来的,我这个妹妹一睡着了要第二天才醒的过来。我在明天早上的时候再跑回她房间就好了。”薛雪之眯着眼睛,娇笑一声。  “不错,很聪明。”陈铭轻轻抚摸着薛雪之柔软的刘海。  “话说……陈铭……我们都好久没有这样过了。”薛雪之的小脸上又泛起一抹绯红,很柔媚,也很娇艳,一朵绽放到极致的如花美眷,此时此刻可以采摘了。  “是啊,我这一趟……发生了好多事情……都还没有来得及在你面前自夸一阵子。”陈铭打趣道。  “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之后,洛水来单独找过我……”忽然这个时候,薛雪之的表情凝重了一下,一个积怨在她心里很长时间的问题,现在她终于有机会跟陈铭在一个私密的时间和空间里面,好好谈一谈了。  “我知道……”陈铭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不是要问罪……也不是要指责你……只是想告诉你我心里面的想法而已……”薛雪之抿了抿嘴,郑重其事,却又不失温柔和娇媚。  “你说吧,妮子。”陈铭笑了笑。  “我知道洛水是你妈妈的养女,而且你们两人的婚姻关系,是你妈妈去世的时候订下的,所以我没有任何权利去否决一个伟大母亲曾经的决定。我接受她是你的正房媳妇。”薛雪之认真地点了点头。  “没有正房和偏方的区别,你和她都是我的明媒正娶。”陈铭点了点头。  “可是……结婚证……”薛雪之小声嘀咕地埋怨了一句,随后她就后悔了,觉得这句话她不该说。  “结婚证这个东西……恐怕我一点选择权都没有……我听说家里面的老头子早在我去年十一月七日满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私自拿着户口本去给我和洛水把结婚证给办理了。这件事情我都是后来才听说的。虽然法律有结婚年龄和本人到场等等限定,但是这老头子也不知道在哪里找来的关系,后来我才听说老头子是找人把我俩的户籍给改了,然后根据《婚姻法》: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民族自治区可以根据本民族实际情况,对法定婚龄作变通的规定,硬是兴致冲冲地把两个都没有到结婚年龄的人给按在那本本子上了。”陈铭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我可以不要结婚证,但是婚礼一定要有。我希望我穿着最美丽的婚纱嫁给你。”薛雪之眼神之中温柔如水,痴痴地盯着陈铭。  “没问题,我答应你。”  陈铭轻轻地笑了笑,继续拍着薛雪之柔软顺滑如绸缎一般的头发。  “我希望我们的婚礼,很精致,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然后我穿着公主一样的婚纱,在最明媚的阳光下,有亲朋好友见证着,嫁给你……”薛雪之双手十指交叉,捏在胸口,眼神之中流露出一副非常憧憬的神色。  “好……好……一切都好……我都依你。”陈铭点头说道。  “这个决定我想了很久……其实当时真的很生气……我倒不是生气洛水……而是为什么你当初不告诉我……要瞒着我……洛水是个好姑娘,心肠好,带人也真诚,什么都替我考虑了,我其实很喜欢她……虽然当天她跟我说了很多。”薛雪之眼神之中如同弥漫了一层大雾,很平静,却很深情,那是一个纯洁女孩子对自己初恋的认真和执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