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五十三章 蜀道通时只有龙(上)

第六百五十三章 蜀道通时只有龙(上)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235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08
   第六百五十三章·蜀道通时只有龙(上)  葛飞的确不惧。  他丝毫不在意这个英文名为莉娜的女人,她手中的这把手枪,在葛飞眼里,不是致命武器。  “你真的觉得没问题吗?你的这把手枪明显没有子弹,它只不过是一个发信器而已,当你扣下扳机的一瞬间,信号会发到三百米开外的狙击手耳麦里面,随即,他便会开枪狙杀我。而在你扣下扳机的一瞬间,如果我只顾着躲避正面而来的子弹,是会忽略背后的威胁的,而这种忽略,便会成为直接弄死我的原因所在。”葛飞冷笑一声,埋着头,口中念念有词,含糊道:“没想到居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你真的很聪明,连我都要夸奖你了,只不过很可惜,你真的快要死了,我不骗你。我有很多种方式跟你身后瞄准你的狙击手联系,让他提前开枪。虽然正如你所说,他在没有收到我的信号之前,是绝对不会开枪shè击的。但是我却又很多种方法来提醒他开枪。”莉娜的笑容越发凌厉,眼角的杀气也越来越浓。  “我明白了……”葛飞埋下头去,摇着脑袋,缓缓道:“真是没有想到啊……你们费尽心思,又是栽赃嫁祸,又是各种陷阱yīn谋……最终的目的,其实就是引诱我出来对吧……木门仲达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除掉我这个同门师弟了……不……他不配这个称呼……”  “不错。你躲在豫州,又有‘勤王’那群人伴随在身边,实在是不便下手……况且,在不知深浅的情况下贸然进军豫州,是绝对的失策。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兵之胜,避实而击虚,攻其不守,守其不攻,不正说得是这个道理么?”莉娜笑容越发yīn森,在夜sè下显得更加狰狞可怕,如同一朵剧毒蔷薇,在绝美的花颜下,藏着致命的手段,她声音冰冷,继续道:“不过你也别太自作多情了,收拾你,的确只是他计划的其中一个部分,对付陈家,才是最终目的。谁叫你在陈铭平定秦玉衡叛乱的过程中,显得太扎眼,太突出了呢?这就是你失败的原因,等去了另一头,再好好反思你不懂得藏器于身这个道理的下场吧。”  “哈哈哈哈……”  葛飞忽然笑出声来。  “我卧薪尝胆等了这么多年,才盼来了陈铭,结果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有人说我不够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哈哈哈哈……”葛飞的笑声越来越凌厉诡异。  “你如果仅仅只是想用笑声来掩盖你内心对死亡的恐惧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你太低端了。”莉娜道。  “你杀不了我。”  葛飞的眼神忽然变得杀气腾腾起来,他瞪着莉娜,道:“你在扣下扳机之前,我就会趴下躲闪,而在你说出你的话之后,那个狙击手需要听见,然后大脑在做出反应,然后这反应再形成指令,传达到狙击手的手指,扣动扳机,然后子弹飞出。狙击步枪子弹出膛速度一般不会超过1000米每秒,所以说在你发出shè击指令到子弹shè入这间房间的这段,至少有半秒钟到一秒钟的罅隙,而这就足够我躲闪了。”  “同样是在战争中需要占据重要位置的武器,狙击枪与居合剑有着绝对的相似xìng。而最能体现这两种武器特点的一个词就是:静动之间。你现在的伎俩,就是居合剑,一旦出鞘了,那杀伤力就会大幅度锐减。”葛飞丝毫不惧,盯着莉娜淡淡说道。  “jīng确。”  莉娜小声地笑了笑,她眼神妖媚,盯着葛飞道:“那你如何确定,我刚才说的那句话,不是让狙击手在数三声之后就开枪狙杀你的信号呢?”  “嗯!?”  葛飞一愣,瞳孔紧紧一缩,头皮瞬间有些发麻,她那句“jīng确”,的确很有可能不是在评价葛飞计算时间的jīng确,而是通过那把仿真手枪上的传信器,告知远处的狙击手,三秒钟之后jīng确打击葛飞!  “糟了!”  葛飞下意识往下扑倒,紧接着,果然听见了背后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砰!”  枪响!  紧接着,枪声不断,玻璃不停地碎裂!  “砰、砰、砰、砰!”  四枪!  显然不只是一个狙击手在远处埋伏!这一瞬间,葛飞意识到,这个女人第一声是让葛飞做出躲闪动作的虚招,目的是让葛飞做出第一个躲闪的动作之后,就再也无法避开其余几发子弹!  砰!  脆响!  血溅!  一个身影应声倒地。  ※※※  另一头,陈铭。  秦浮屠一个电话,让沉寂多年的秦家“解烦”再次出山,以雷厉风行的行动,瞬间解除了整个保利中心的武装力量,而等到李承平被几个秦家“解烦”组织的成员带出来的时候,秦浮屠第一个喊了“松绑”。  “你们几个也真是的,怎么能对李承平政委同志随便动手动脚呢?他可是你们以前的首长,这么没大没小的,算什么!?”秦浮屠笑呵呵地解释道。  “秦老真是有趣。”李承平笑容平静,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本称得上是他嫡系的“b组”,居然临阵脱逃,而他李承平带来的那群jǐng卫员,哪里是秦家“解烦”小队的对手,这支前“b组”成员,现在已经退役,成为秦家隐藏很深的一支私人武装力量,这些年在帮助秦家解决很多上不得台面的事情方面,也算是如鱼得水。  只不过,这支队伍,实在是太低调和隐蔽了,每一次出任务都是以一两个成员为单位,所以说这十年以来,很少有人知道这支名为“解烦”的队伍,而秦家的武装力量,都被认为是某个卓绝的个体所为。  所以一直以来,社会上传闻,秦家只有保安公司,没有dú lì武装,就是这个原因。  陈铭站在一旁听着这两个曾近和现在位极人臣的大佬聊天,不参合,也不过分疏远,始终保持在一个恰当的距离。  “大哥,你的电话。”  这时候,“勤王”组织的成员之一,魏阳州,给陈铭递上电话。  “勤王”的成员,也到齐了!  这也难怪了,“勤王”加上“解烦”这两支队伍联手,估计全天下没有任何一座铜墙铁壁攻坚不下。  “怎么了?”  陈铭抓着电话问道。  “出事了。葛飞住的那栋楼烧起来了。葛飞现在还联系不上!”电话里,姜承友的声音显得很急躁。  “没事的。”  陈铭眼神玩味,一道诡异的光芒,从他眼角没入,然后在瞳孔的位置,忽然闪烁了一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