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五十五章 蜀道通时只有龙(下)

第六百五十五章 蜀道通时只有龙(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12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08
   第六百五十五章蜀道通时只有龙(下)  【今天有四更,不过更完会很晚,在巴西和哥伦比亚比赛结束前肯定能更完。等不及的读者可以明早起来看。】  秦浮屠虽然已不在其位,但是留下的余威尚存,就是这一点点的余威,却可以让李承平投鼠忌器,他李承平这个时候当然是迫切希望能够把陈铭带回京师邀功,可是眼下也没有办法,秦浮屠的人把整栋保利中心都包围起来,而且提前通知了公安系统那边,就是保利中心这里闹出天大动静,也不用到场。所以整个庐州,在这一瞬间,处在司法缄默的状态之中,那些在司法体制内混得风生水起的人都知道,这是国安系统和军情系统的大佬在闹着玩,没有一个人胆敢越俎代庖,跑来参合这件事。  无论是“b组”,还是“解烦”,这些都是象征着这个国家最顶级暴力机构的一个剪影,任何人都知道,只要能够进入这些地方,那就真的是国士无双。  虽然“解烦”早就退役了,不过只有李承平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象征着什么。  没有人敢质疑“解烦”的实力,即使是在“解烦”退役多年之后。  “秦老,如果有机会,麻烦你给那位王爷拨一个号码过去。替我说几句好话。”到这里,李承平转过身来,表情有些悲催。  那位王爷。  指的是坐在李系最巅峰的那个人,李天擎。  “没问题。李家小子我当然会特别叮嘱一声的。你放心地走吧。”秦浮屠轻松地说道。  “也只有他能够在这种时候说这样的话……喊李天擎‘小子’……”李承平很无语地摇了摇头,带着他的人撤了。  这边的事情算是了解。  薛义虽然有些疲惫,不过脸上气色还算好,那个李承平也没有怎么对薛义,只是把他关在房间里面有一些时间而已。  陈铭从薛义手里面接过他想要的东西,然后立刻安排车辆送人离开,而陈铭也来不及跟秦浮屠老爷子好好交谈一番,他在诚挚地表达了谢意之后,便打算匆匆离开了,秦浮屠也明白陈铭现在的忙碌,并不久留,扬了扬手道:“快滚吧,这边收场交给老头子我就行了。”  “好嘞,老爷子,改天好好请你喝杯茶。”陈铭跟秦浮屠老爷子分别之后,赶紧往回赶,因为他听姜承友说,这边出了点小事情。  等陈铭回到金陵,第一时间就是赶往姜承友那里,在闯入姜承友办公室之后,陈铭也没有歇着,气喘吁吁地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给安置员工的小区起火了,烧了整栋楼,现在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了,由于是从某一间房子里面燃起来的火,所以在拉响火警之后,所有的员工都逃出来了。除了有一个人现在下落不明……其他的都安全。”姜承友说道。  “那个人是葛飞吧?”陈铭眼神微微一动,淡淡地说道。  “不错,就是葛飞,现在还没有找到他的人。我已经给下面的人安排去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姜承友说道。  就在两人聊着天的时候,忽然姜承友的电话响起来了,他接起电话,脸色再次暗淡下去,他朝电话里面不断地问“确认与否”这句话好几次之后,这才缓缓抬起头,对陈铭道:“火势被扑灭之后,消防人员从葛飞房间里面找到一具烧焦的男性尸体,估计就是他本人了。”  “确认是葛飞本人的尸体了吗?”陈铭问道。  “还没有,不过可以送到法医那边去做个鉴定。从牙齿形状或者指纹可以鉴定出是否是本人。”姜承友说道。  “解剖那边派几个人去盯着。有陈家的人在公安系统那边的话,帮我联系一下,最好是法医。”陈铭语气很平静,似乎并不关心这具尸体是不是葛飞。  “嗯?什么意思?”现在姜承友心里面有些惋惜,他这种惜“才”如命的人,最看不惯这种人才折损的事情了,所以姜承友才会像之前那样难过。  “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一个小时之后让他们来皇廷集合,我单独召见。”陈铭面容冰凉,似乎并不把这具尸体当一回事。  “……好。”姜承友虽然不明白陈铭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现在的陈铭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胡搅蛮缠的公子哥了,现在的陈公子,完全可以独当一面。  一个小时之后,姜承友把陈家安插在金陵公安系统的人脉全部召集到了皇廷俱乐部,听候陈铭差遣。  在金陵,能够有这种效率的,也只有陈家可以做到了。  陈铭正襟危坐,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等着这群人一个一个汇报他们所了解的情况,然后点了点头,开始阐述他的要求起来。  ※※※  此时此刻,远在湘地,莉娜正驱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  “葛飞死了。”  莉娜抓着手机,眼角的位置隐隐有一道淡淡的痕迹,她一边开着车,一边跟电话另一头的那位“大菩萨”聊着天。  “做得好。”  电话那头的男人,用极其粗犷的语气回答道,光是这种语气之中蕴藏的气势,也拥有足够强大的威慑力,男人想了一会儿,继续道:“如之前说的,我需要你弄死葛飞的照片和视频。”  “我稍后会发给你的。”莉娜妖娆艳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是确定了已经将葛飞弄死掉的么?”电话那头的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不相信莉娜的原话,用非常不友善的语气质疑道。  “相不相信随便你,你当然也可以自己来南方的确认一下情况。况且葛飞这样的人就根本就不用你刻意地去搜集他的新闻,很快就会有媒体替你去深究这件事了。我只能说,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陈家这一次是有些麻烦的了。”莉娜笑了笑说道。  “那好,我很快就会回来问候问候我这个老朋友的了。”木门仲达淫笑一声,表情分外狰狞。  “你的老朋友指的是陈铭吧?”莉娜笑道。  “怎么了?”木门仲达问道。  “没什么,我觉得有些事情问清楚比较好,容不得疏忽和闪失,不是吗?”莉娜当然也猜到木门仲达的如意算盘,所以她也没有那么容易入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