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五十七章 明朗(上)

第六百五十七章 明朗(上)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118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09
   第六百五十七章·明朗(上)  【今天的第三更,稍后会有第四更】  陈铭的确没有想到,事情的进展,在保利中心事件之后,变得这么迅速,晚上他和薛义把合同翻出来研究了很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肯尼迪亚太基金,最近几年的确发生过变数。  除了合同下方的署名,之外,甚至连公章和位于华夏理事处的企业法人,都有变化,这个变化展现的内容不是简简单单的人事变动,而是整个肯尼迪家族内部的一些隐蔽情况。  “看来肯尼迪家族这段事件的确发生过很大的变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陈铭抿了抿嘴,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  陈公子跟老丈人薛义,坐在房间里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薛天成已经领着他的学生洛公休回京城去了,而薛芹妙和岑月贞打算在金陵游玩几天,不过现在也没有住在薛义的家里面在,听说今天两人是去爬栖霞山去了,晚上很有可能就住在当地的客栈里面,而后面几天两母女又会去别的地方,所以陈铭这段时间应该是见不到这两人了。  不过,现在陈铭顾虑的,是那个出卖自己的内鬼,究竟是谁。  按理说,当时能够在保利中心设伏的人,肯定是窃听到了陈铭和薛义的谈话,否则也不可能出这种事情,保利中心的确现在是陈氏集团的一个下属子公司,但是这种地方陈铭如果不是特别需求,那么他可能一两年都不会去一次,傻子才专程在那里设伏,如果不是窃听到了陈铭和薛义的谈话,李系的人绝对不可能在那边设伏。  现在李系的人虽然暂时退了,但是他们绝对不可能放过陈铭的,秦浮屠老爷子的背景虽然硬朗,身后的能量也强大,但是谁都知道,老爷子的话,也就在“解烦”作为威慑力的时候对李系的人有用,一旦“解烦”没有制约着李承平,那么这厮极有可能继续对陈铭下黑手。  陈铭不认为薛雪之一家子会害自己,所以这个内鬼应该是其他人才对。  “看样子,有些事情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首先是肯尼迪家族最近投资的方向……你看……之前我跟他们合作的项目,是微电子工程和高精软体开发,而最近,肯尼迪亚太基金,却趋向于做一些粗放型的金融游戏,做资本的运作和短线。其实这么一看的话,这个家族最近这段时间还真有些不求上进。”  薛义皱了皱眉头,冷静地分析道。  “不错……我这边的资料也显示,肯尼迪家族近几年的投资动向名单,都没有出现过‘肯尼迪亚太基金’这个项目……也就是说,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很滑稽的事情……肯尼迪家族,其实根本就没有在亚太基金方面投资太多的精力。只不过是来亚太地区瞎胡闹一番而已。”陈铭摇了摇头,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局势古怪到了这种程度,但是无论如何,陈铭是要打算深入去查这件事情了。  “现在算是绝境吗?”薛义也实在想不明白出路,最后他笑了笑,别有一番用意地盯着陈铭。  “对啊!我怎么忘了!还有洛公休给我的纸条可以用!”陈铭这时候有些迫不及待了,他赶紧掏出那张写着一个“二”字的纸条。  这时候,佣人端着茶水走进来了,她给陈铭和薛义两人准备了一些茶点,现在是深夜了,在这种时候,频繁地脑力运动,的确会出现饥肠辘辘的情况,所以薛义也不吝啬他最近受到老大一些上好点心,全部拿出来给陈铭吃。  “这糕味道还不错,试试。”薛义给陈铭拿了一块。  于是陈铭接过来,喝着茶水,咬着糕点,一副很陶醉的神色。  总算,两人填饱肚子了,于是又继续深入下去。  关于肯尼迪家族的情况,陈铭和薛义已经有些走进死胡同了,在无可奈何之下,陈铭只能掏出第二张纸条。  可是,上面写的一串话,却让陈铭摸不着头脑。  “上面说的什么?”薛义满脸的期待。  “……无语了……”陈铭埋下头去,盯着这张纸条,脸上的表情属于是那种“暴殄天物”之后的惋惜。  “怎么了?”薛义问道。  “上面写着:夏佐不是你的目标,所以现在杀不得……”  陈铭有些无语,他翻着这张纸条,无可奈何地笑了笑,道:“没办法了,看来洛公休是给我推测迟了这件事情……现在我拆开这张纸条拆得早了。”  “也许是吧……后面的纸条你也别拆了,等到真正绝地的时候,再去解决这件事情。现在你要做的,是设法靠近那夏佐,然后收集一些你需要的东西。”薛义认真地点了点头。  “嗯……”陈铭摸着下巴,一脸的难色,道:“可是……该怎么去做才好呢……我现在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啊……”  这时候,薛雪之也走进来了,她手里面也端着一盘糕点,据她说,这是她自己精心研制的,虽然味道比不上陈铭现在手里面抓着吃的,但是无论如何也要陈铭和薛义两人好好尝尝。  碰巧,薛雪之听见了陈铭那句“该怎么去做才好。”  “怎么了?你们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郁闷的样子……”  薛雪之问道。  “你不懂……丫头。”薛义摇了摇头。  “你们说嘛……说不定我能帮上一点点忙呢?”薛雪之莞尔一笑。  “我们现在要想办法靠近夏佐,最好是能够近身的那种。”陈铭忽然想起薛雪之在学校社联里面工作,说不定可以借此探到一些风声,所以赶紧问薛雪之寻求意见。  “雪之她哪里知道什么……这丫头就只会读死书而已。别跟她聊这些了,我们两个好好开动脑筋想想。”薛义赶紧制止了陈铭和薛雪之两人侃大山的念头,叮嘱了一声。  “爸!你又觉得我是吊车尾的是不是……”薛雪之嘟了嘟小嘴。  “你看你,小嘴又嘟起来了。什么不开心的,立刻就显在脸上,你这丫头。”薛义眼神宠溺地盯了盯薛雪之。  “哪有,我怎么没有感觉我在嘟嘴。我怎么感觉我的嘴巴没有做出什么动作呢?”薛雪之一副天真烂漫的神情,看上去甚是可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