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六百六十五章 埋伏(上)

第六百六十五章 埋伏(上)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48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10
   第六百六十五章·埋伏(上)  这个时候,居然在走廊里面出现了女人高跟鞋的声音,这让陈铭非常惊讶,这不仅仅是因为这种情况下出现这种声音不现实,更大程度上是因为现在的环境。  这声音,无疑让陈铭毛骨悚然。  不过历来不信鬼神的陈铭,还是稳住了心绪,他悄悄推开门,然后探出头去。  只见一个长腿妹子,站在金成仁的门口,两人似乎聊得很有兴致,随后金成仁觉得有些失礼,就让妹子进来坐,随后便关上了门,让陈铭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去……这都行……”  陈铭把脑袋缩了回去,然后又坐会自己的电脑前,揉了揉太阳穴,心头暗暗道:“居然还有这种事情,真是让我意外……不过想来也说得过去,毕竟金成仁还是单身,男人嘛,可以理解,总不能让他每晚加夜班的时候都对着电脑看那片吧,多可怜。”  陈铭自顾自地笑了笑,没有再理会这个事情了,又把jīng力重新投入了他的事情当中。  一直忙到第二天。  陈铭恍惚间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堆材料上,口水流得满桌子都是。  “呃呃呃……”  陈铭摇晃着脑袋苏醒过来,忽然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喂!老大!你说得这个情况果然很特别,我们几个都已经查到了!这个夏佐果然这段时间在跟一个私人医生交流,虽然对方是便装,不过我们还是从他的习xìng推断出他是个医生来着!最不济也是个兽医!”  魏阳州兴匆匆地汇报道。  “这么快?”陈铭一阵窃喜,心头一阵乐和,“我勒个去……居然一枪命中,效率高得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呐。很好,这么以来就有绝对的切入口了。”  “嗯嗯。做得很好,接下来你们要做的是密切联系这个医生,绝对不能出了什么岔子,明白没有!”陈铭叮嘱道。  “放心吧!没问题的!”魏阳州回答道。  “好,这个事情赶紧的,下去办,办好了再来找我。”陈铭点了点头,然后把命令吩咐了下去,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真是快得有些虚幻啊……这效率。”陈铭哼了一阵子小曲,发现自己肚子里面空荡荡的,于是赶紧站起来,洗漱一番,然后匆匆出了门。  现在形式一片大好,陈铭只需要继续顺藤摸瓜,沿着这个私人医生调查下去,绝对能够找到打开一切的命门,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只不过,夏佐这厮的确太过狡猾了,要抓住他的尾巴,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好在一切都按部就班,从容不迫地进行着,让陈铭颇为省心。  而这个时候,陈铭忽然想起来第二张纸条上面的内容。  “夏佐不是你的目标,所以现在杀不得。”  有些奇怪,但陈铭觉得自己没有走错。  “夏佐不是我的目标?”  陈铭不停地反思着洛公休的这一番话,只是现在,目前为止,似乎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不治治夏佐这个人。  “估计是我拆纸条拆早了……可能以后来说,夏佐不是目标,而对我现在而言,夏佐这个人,是不弄死不罢休的。”陈铭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不过心里面还是不怎么确定,于是他决定想办法亲自问问。  傍晚时候,陈铭驱车回了薛雪之的家里,一进门,薛义就拉着陈铭说又找到新的内容了。  “什么东西?”陈铭问道。  “这份合同上,有些东西你仔细看看。”薛义兴奋地指着一栏。  “……合同签订前甲方负责对乙方有关人员进行培训熟悉甲方业务及所有流程cāo作并负责办理完所有变更手续后付清。相关权利义务归乙方所有,甲方不再承担任何权利义务,并且在10年竟业内不得从事与本行业相同的竞争业务。”  很不好理解的一段话,陈铭重复读了整整三遍,最后他笑着抬起头,道:“你直说是什么意思吧。”  “意思是,我和肯尼迪亚太基金会之间的协议,按照流程,会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转移给另外一家公司。这是变更内容。”薛义沉声说道。  “另外一家公司?”陈铭忽然来了兴趣,追问道:“是哪家公司?”  “这个我怎么清楚?不过你如果要派人去查,应该很容易查得到。”薛义说到。  “嗯,薛叔叔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希望能尽快拿到结果。”陈铭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没问题。”薛义说到。  这时候,薛义家的佣人又走进来送茶了。  而陈铭的脸sè,突然一变,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道:“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重要,绝对不容有失,所以这个秘密千万要保守住,否则让夏佐·肯尼迪那群人知道了的话,我们的计划就全盘失败了。”  “诶……啊?”  薛义听陈铭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微微压抑了一下,不过他随即还是反应过来了,赶紧连连称是。  “虽然这件事情重要,但总之是急不来的,我们先把这份材料放到一边去,到阳台上好好商量一下对策。”说着,陈铭给薛义发了一支烟,然后拽着他离开了书房,在出门之前,陈铭还叮嘱了这个佣人一声,道:“记得好好擦一下我的凳子。”  说完之后,陈铭和薛义便出了书房。  而这个时候,这个佣人的脸sè忽然一变!  她显示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然后贴着耳朵听了听门口的状况,在确定已经鸦雀无声,人早已走远之后,她便悄悄回到了薛义书桌前,然后掏出口袋里面的手机,开始翻阅陈铭和薛义留在书桌上的合同。  这些都是薛义早些时候跟肯尼迪亚太基金组织签订的合作或者转让的合同,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不过对陈铭而言,却是研究肯尼迪这个家族的化石和重要文献。  而对于这个求利的人而言,这份合同,就是大把大把的钞票。  她yīn笑了一声,然后不停地照着相片。手机已经被关掉了所有声音,变得悄无生息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