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零三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中)

第七百零三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中)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23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14
   第七百零三章·事出反常必有妖(中)  “重启废墟”的包厢里面,严才五把几个年轻人介绍给陈铭认识,看上去都是老实本分的小伙子,没有什么狂炫酷的发型,清一色平头,手上脖子上和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装饰,看上去朴实无华。  严才五这群人也算是深知陈铭的好恶,知道他不喜欢浮夸的人,所以在选人方面也力求踏实稳重。  “这个就是我们的老板,陈铭。喊陈哥。”杨伟吩咐道。  “陈哥。”  几个年轻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规矩都懂吧?”陈铭问道。  “都懂,陈哥要的是能挡刀子挡枪子的人,我们命是陈哥的,从今天起效忠陈哥,绝对不会有二心。”  “好,”陈铭点了点头,道:“我不看重能力,看重忠诚,我给你们多少,你们就要卖命多少,这是交易,都称得上公平。所以你们也别觉得委屈。生活就是这样,你们活在这个操蛋的时代是你们的不幸,读个大学出来拿一两千一个月太正常不过了,在我这里我一个月给你们开一两万,这是底薪,如果有大案子,还有提成。当然,跟古代将军一样,斩敌首,重赏。这个城市的司法系统现在与你们无关了。当然,如果你们死了,我会给你家人寄三百万作为抚恤金,说到做到,我花钱,你卖命,就是这么简单。”  “有陈哥这句话,我们哥们儿几个也就安心了,我们都是被社会逼疯了的人,不到万不得已谁会想要做到我们这一步来?都是穷疯了低贱成狗了,才想来做这个。至少一两年能不死的话,提着一麻袋钱回村子里面镇子里面,也算是衣锦还乡了。这辈子也就算是风光过一回了。”一个矮个子的小伙子拍着胸脯说道。  “嗯,说得好。叫什么名字。”陈铭问道。  “唐宏盛。”矮个子男回答道。  “不错,我就欣赏这种抱负。”说着,陈铭指了指杨伟、沈斌丰、老布阿龙这几个人,道:“这几个兄弟以前也跟你们一样,现在没有人敢瞧不起。生活就是这样,想活下去,活得比谁都好,不付出点什么,怎么可能。”  “好好。陈哥教育的是。”几个小伙子纷纷点头。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我也不说‘今天起你们跟着我混’这种俗话,听着寒碜,这又不是在拍电视剧。总之实践出真知,你们做得好不好还需要拿实战来考验才行。最近我们陈氏集团跟肯尼迪亚太基金有冲突,我到时候安排你们去保护几个陈氏集团驻豫州分公司高层董事会的一些成员,如果这一趟做好了,我再给你们安排新的任务。”陈铭点了点头说道。  “好,陈哥放心。这件事情肯定做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不多说,你们每个人在我面前敬杯酒,这个诺也算是许下了。”陈铭道。  于是几个人围在桌前,端起酒杯来正准备一起敬陈铭一杯酒,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见外面一阵骚动。  随即,叫骂声,打砸声,咆哮尖叫声,层出不穷,声声入耳,凭借着多年的经验,严才五一群人一听就知道,有人来闹事砸场子了。  “唷?”  陈铭笑了笑,表情风轻云淡,道:“真是凑巧,这么快就到了检验你们几个成色的时候了。怎么样?出去玩几把?”  “好。没问题,陈哥。”唐宏盛拍了拍胸脯,抓起一个啤酒瓶子就出去了。  其他几个也没有闲着,紧跟在唐宏盛身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陈铭,我们也出去瞧瞧?”严才五问道。  “不用。让这几个年轻人去试试,我们坐在这里面继续喝酒就行。”陈铭笑了笑,忽然他想起来什么,朝一旁闷声不说话的老布阿龙招了招手,道:“老布阿龙同学,话说你回老家一趟没有?”  “有啊。”老布阿龙点了点头。  “怎么样?有没有风光八面的感觉,那个翠花见了你有没有整个人都皱起?”陈铭笑道。  “我回了几次,只有一次她在村子里,真是挺精彩的表情,村里人只知道我出息了,也不知道我出息在什么地方,只有翠花知道,却不敢乱说,每次村里人把我和她比较的时候,她脸色就特别难看,尤其是我在场的时候,哈哈哈,太开心了。从来没有这么被人瞧得起过。”老布阿龙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跟陈铭碰了碰杯子,颇为欢乐地说道。  “我记得我当时跟她说过,‘绝对不要随便奚落一个有想法的年轻男人,因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某一天你被打脸的时候,会很痛的。就比如说现在,你瞧不起的老布阿龙同学,其实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你从家财万贯,到一贫如洗’,现在算是应验了,我想那个翠花心里面应该很后悔的。不过这还是因为老布阿龙你的确很出色,所以才配得上今天的荣耀。”陈铭继续道。  老布阿龙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些什么,这个时候,唐宏盛就领着那帮子兄弟挂着彩回来了。  “哟?这么快?”陈铭抬起头,笑眯眯地盯着这群人,他们的伤势都不算严重,只是被人放了点血,但是他们这趟出去,效果奇好,一群砸场子的很快就没有了响动。  这时候,除了这群新人之外,这里的总经理也跌跌撞撞地挤了进来,他一看见陈铭和严才五,顿时如释重负,道:“陈老板,这边的动静没有扫了您的兴致吧?”  “还好,什么事情?”陈铭道。  “是木门家的人,我能够确信,他们打算把生意扩展到豫州这边的夜场里面来,而我们算得上豫州这边一家独大的夜场,所以他们想不到其他的办法,就经常来砸场子,之前都还只是小打小闹,被我们保安轰出去之后就没了动静,这是人最多的一次,他们来砸了不少东西,弄得现在很多客人都走了。”这边的总经理怒气冲冲地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