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一十四章 心思(中)

第七百一十四章 心思(中)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094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16
   第七百一十四章·心思(中)  【三千字大章求收藏。】  赵俟对于普拉纳斯这个名字,是有些情绪的,这个时候他恨不得上去给他一下,不过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不过赵俟再仔细一看,普拉纳斯明显步伐不稳,这对于一个武学高手而言,是大忌,而为什么普拉纳斯会出现这种状态?赵俟觉得,这厮肯定是在某个地方被伏击了。  “什么人能把普拉纳斯修理成这幅模样?”赵俟不禁开始疑惑起来,他皱了皱眉头,摇头道:“绝对不可能是陈铭,现在陈铭手上,除了‘勤王’之外,没有拿得出手的力量,而单单那一支‘勤王’,远不是普拉纳斯的对手,究竟会是何方神圣?莫非……”想到这里,赵俟不由觉得有些好笑起来。  “算了,这件事情暂时轮不到我来管……”想到这里,赵俟将一枚口香糖放入了嘴里,然后简单嚼了嚼,紧接着,往口香糖里面塞进了一块细小的电子产品,包裹起来,轻轻朝普拉纳斯脚下丢了过去。  这块口香糖很小,所以普拉纳斯的鞋底踩在上面,也没有多明显的感觉,于是这个疲于赶路的中年人,就带着赵俟留下的口香糖,离开了机场。  赵俟耸了耸肩,淡淡地笑了笑。  ※※※  另一头,薛雪之刚刚下了飞机,就瞧见举着一个大大的牌子在候机室站着,于是薛雪之赶紧迎了上去。  “雪之。”张辰皓客气地点了点头。  “陈铭在哪里。”薛雪之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年轻人,她当然认识的,张辰皓跟在陈铭身边这么长时间了,作为陈铭贤内助,薛雪之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人。  “豫州第二人民医院。我现在就送你过去。”张辰皓领着薛雪之出了机场,然后用车钥匙按开了他那辆停在机场外停车场里面的迈腾,让薛雪之先上车,自己再坐进驾驶室里,然后迅速驱车离开了机场。  “嫂子,事情是这样的,现在陈哥手术已经做完了,脑袋上绑满了纱布,正在休息,叫你过来这边,主要还是姚志颖的意思,他说现在陈哥倒下了,这边陈氏集团驻豫州分公司没有人发号施令,有些大决策他也做不了主。所以需要请求你的帮助。总之陈哥的伤势是第一重要的事情,其次就是这边海水淡化工程的相关事宜,一旦陈哥不能下决策了,还需要你来把一下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张辰皓一脸凝重地说道。  “我现在比较关心陈铭到底怎样了。如果可以,我情愿拿整个海水淡化工程去换他健健康康。我觉得挣钱是第二位的,人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薛雪之秀眉紧蹙,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住她如滴水樱桃一般的嘴唇,焦急不安地说道。  “呃……陈哥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非常清楚,总之几个小时以前,严才五他们给我打电话过来说陈哥的手术顺利完成了。是脑袋上的问题,我只听了一个大概,就是什么骨裂什么缝合的……具体是什么,你还需要去问问主治医师。”张辰皓一边开车一边说着,他习惯性地区掏档杆旁边放着的烟盒子,打算抽出一根来解解闷,可是烟还没有含在嘴里,张辰皓就打住了,转念一想,还是忍住了烟瘾,把烟盒放了回去。他知道薛雪之是不抽烟的,把整个车里面熏得烟雾缭绕,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没关系的……你想要抽烟就抽吧。”薛雪之微微摇了摇头。  “呃,不抽了,马上就要到医院了。嫂子。待会儿你情绪不要太激动了……毕竟医院里面还有其他病人……呃……是吧……现在还是早上时间,有些病人还在休息。”张辰皓叮嘱了一句。  这辆迈腾停在住院部楼下,薛雪之也没有余暇去等张辰皓把车停好了,她大声问道:“他在那一层楼,哪一间病房?”  “嫂子你别着急,我打个电话,其实我也不知道。”张辰皓把车倒进库里,然后迅速抽掉安全带下车,掏出手机,拨了沈斌丰的号码。  没有人接。  “什么情况?在睡觉不成?”张辰皓骂了一句,然后又去拨了严才五的号码。  对方很快接通。  “什么事情?”严才五困倦地问道。  “老严,我把嫂子带过来了,陈哥在哪个病房?”张辰皓说道。  “啊!?你把薛雪之带过来做什么?”严才五紧张了一下。  “什么?”张辰皓一愣。  “陈哥说过了,这件事情最好别让薛雪之知道!陈哥可不想让她提心吊胆的。”严才五道。  “不是……是姚志颖安排的,他说这边要等雪之来主持大局。”张辰皓解释道。  “唉……算了算了,你带她上来就行了,在顶楼,上面全是我们的人,带上来就知道了。”严才五说道。  “好,好。”张辰皓赶紧点了点头,然后挂断了电话,领着薛雪之直接上了顶楼。  果然,一打开电梯,几个陈氏集团的保镖就蹲守在电梯门口,对两人排查一番,确认身份之后,就有人领着他们去了陈铭的病房。  走到病房门口,张辰皓道:“嫂子,陈哥就在里面,我就先不进去了,你先去看陈哥,我就在外面守着。”  张辰皓的意思,是他不当电灯泡,不想打扰这对情侣说话。  “嗯。”于是薛雪之点了点头,推开了病房的门。  主治医师之前给陈铭做了头部ct,也是刚刚把他推回了这件病房,陈铭脑袋上缠着厚厚的一层纱布,紧闭着眼睛,看样子是昏睡过去了。  “陈铭!”  薛雪之焦急地喊了一声。  “嗯?”  主治医师转过头来,望着薛雪之,轻声问道:“你是家人?”  “……嗯。”薛雪之思考了一下,随即果断地点头说道。  “好的,既然你是家人,你先陪他一会儿,等一下来楼下办公室,我要跟你谈一下。”主治医师神色严肃滴说道。  “啊……跟我……谈一下?”薛雪之的脸色一下子就惨白了,她瞪大眼睛,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颤抖着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嗯。”主治医师说完就推开门走了出去,留下薛雪之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病房里面,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跟家人谈一下”  这句话对于很多病患家人而言,无异于一句噩耗,因为很多时候,这句话就相当于死亡判决书了,只有让家人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才会单独这么说,要“跟家人谈一下”。薛雪之也经历过自己爷爷的去世,当时也是这种情形。医生单独要“找家人聊一下”,然后让他们安排后事。  想到这里,薛雪之浑身微微颤抖,新月般美丽的黛眉紧紧蹙起,光洁如玉的脸蛋上,居然不争气地滑下两道泪痕来,她一个人站在房间里面,小声地抽泣着,最后身体轻飘飘地走到陈铭的床边,一下子瘫软下去。  薛雪之整个人扑倒在陈铭的神色,开始大声地哭出来。  “呜呜呜呜呜……”  晶莹剔透的泪水,放肆地涌出薛雪之的眼眶,这是第几次为陈铭这样哭了?薛雪之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薛雪之心里面清楚,无论多少次,都是值得的,如果说此生注定为这个男人凋谢一身花颜,那也是无怨无悔的事情。  薛雪之身体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自己趴的地方,忽然抽动了一下。  随即,躺在病床上的陈铭忽然一屁股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愤怒到了极致,大声咆哮道:“吵死人了!还让不让好好睡觉了!”  陈铭大声吼出这句话的时候,显然是没有看见薛雪之的,他整个人处在完全困倦的状态之下,忽然迷迷糊糊听到又有人又哭又闹,然后还一下子扑倒在她的身上,弄得陈铭腿上和腹部位置的伤口一下子又裂开了,疼得他嗷嗷怪叫,最后一屁股坐了起来。  有起床气的陈公子,哪里管把他弄醒的人是谁,大声骂了一阵之后,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盯着眼前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子,脖子微微往前一伸,呆滞道:“诶?雪之丫头?你来这里做什么?什么情况?”  薛雪之眼角挂着零星的泪花,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被宣判了死刑的人,忽然又被告知无罪释放了。那种惊喜和大起大落的情绪,让薛雪之的神经忽然就短路了,她瞪大了那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呆呆地望着陈铭,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雪之?”陈铭伸出手去,轻轻地敲了一下薛雪之的脑袋,看她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不禁发出一声窃笑。  陈铭其实本来就没什么大的伤势,只不过就是脑袋被人打冒了烟,需要把骨折的骨头复位固定,然后再等达到骨性愈合就可以了,只要等这段时间卧床静养,把精神上的问题解决了,其实就可以出院的。  而之前陈铭实在是太困倦了,而且在手术台上又打了麻药,所以才昏睡得这么死,本来陈铭正做着一个飘逸而流畅的梦,忽然被薛雪之这么一哭二闹三上吊地吵醒过来,自然起床气会严重发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