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一十八章 原来(下)

第七百一十八章 原来(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46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16
   第七百一十八章·原来(下)【补更】  【补更】  听到罗生这一番话,陈铭立刻感觉人都不好了,他抬起头,一副骂“你妹”的表情,幽怨而恶毒。  “……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罗生说着说着,忽然就瞧见陈铭正不怀好意地盯着他。  “你昨晚爬窗户爬进我房间了是不是?沈斌丰也是你给收拾掉的是不是?”陈铭咬牙切齿地说道。  罗生盯着陈铭,脸上并没有笑意,而是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沈斌丰’是谁,不过之前我的确尝试过收拾掉你值夜班的保镖然后潜入进来的暗杀你的方式,在走廊这边,你的安排还比较严丝合缝,没有什么破绽。解决掉房间里面值夜班的那个人之后,走廊里面还有一些人在把手。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你靠窗的那边,问题就很大了,因为你房间正对着的楼下你是没有安排人镇守的,以至于我可以从楼下直接爬上来,然后从外面敲开你的窗户。如果昨晚来的人是一个顶级杀手,那么你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罗生很严肃地说道。  陈铭捂脸,一副被彻底打败的表情,道:“我的天……还真是你个骚包做的事情……我说……那个被你‘收拾掉’的保镖,应该就是我要找的那个沈斌丰吧。”  “我似乎不认识,不过这件事情需要你自己好好反思反思,这段时间你躺在这里养伤,安全是最需要严重考虑的事情。比较现在想要你性命的人真的很多。”罗生严肃地说道,显然他跟陈铭关心的重点没有在一个水平线上,还在纠结着这件事情,他一板一眼地说道:“既然安让我来保护你周全,那么我就要对你的安全负责,你现在存在安全隐患,那么我就会尝试着给你指出来……这才是对你的负责。”  “……好吧。就算是这样,但是你也别没事拿我兄弟当作试验品啊?他人现在在哪里?”陈铭对这个重点跟自己关心的完全不一致的人有些无语了,焦急地问道。  “我塞了嘴塞,丢到厕所的隔间里面去了,就是走廊尽头的那个厕所。”罗生手指随意地一指,轻描淡写地说道。  陈铭哭笑不得,赶紧招呼杨伟一群人进来,给他们说了具体情况之后,杨伟赶紧跑到走廊尽头的厕所里面,果然在最里面的一层隔间里,找到了正把脑袋凑近马桶里面喝水的沈斌丰。  沈斌丰他嘴上被塞着口塞,手脚被捆死,动弹不得,也喊不出声音来,他已经在这里面呆了两天两夜了,没有吃的,渴了只能喝马桶里面的水,好在这马桶里面装的水喝完了可以按下冲水按键继续放水来喝。  可怜的沈斌丰,就这么被无辜地关在这里面,没有吃的东西,只能喝水。  医院住院部顶楼,平时来这里的人本来就不多,再加上是用来安置一些重要的病人的,所以保洁工作也是做得很好的,而且保洁员也不用每天都来这里打扫,一方面使得被关在隔间里面的沈斌丰同学不致于太悲催,另一方面也由于没有保洁员,导致了长时间没有人来过问这间厕所,沈斌丰也就没法被营救出去,总的来说,就是这走廊尽头的厕所平时就很少有人用,所以根本没有人发现被藏在这里面的沈斌丰。  沈斌丰被救出来之后,立刻被送去输葡萄糖了,毕竟两天两夜没有进食,喝的又是马桶里面的水,导致这个完全属于躺枪的年轻人心里面都已经出现阴影和创伤了,在床上来来回回地惨叫哀嚎,一副非常悲催的样子。  陈铭躺在床上,在得知沈斌丰被救出来之后,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了,他仔细地想了想这件事情,也不打算把怒火发到罗生头上,只是很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对罗生道:“下次别拿我的这几个兄弟小试身手了罗生兄弟,你这种猛人,他们几个可架不住你这样的,真的。”  罗生摇了摇头,道:“你说的什么,我说的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危险,普拉纳斯这个人睚眦必报,他在你手里面折损了一回,肯定会想方设法报复回来的,你这样子,防备空空如也,哪怕我整天整夜地呆在医院里面,也保护不了你的周全。”  “好主意!”  陈铭竖起大拇指,点头道:“说得真好。我与其安排那么多的贴身保镖,倒不如就让你罗生一个人呆在这边替我好好看守着就好了。能够在你罗生手里面把我给伤到的人,我估计找遍整个豫州,都找不出来的。”  “……你什么意思。”罗生皱了皱眉。  “没关系的,你今天起就在医院里面住下来吧,反正这走廊里面病床多得是,有你镇压在这里,我看谁敢动歪脑筋。哈哈哈,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陈铭笑眯眯地替罗生做了决定。  “这件事情我还没有点头。”罗生脸上忽然没有了表情,转过身,走出了门。  “啊?”  薛雪之盯着罗生的背影,微微一愣,惊道:“他什么意思?这样子算是打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等罗生开门出去了,陈铭才淡淡一笑,道:“一般来说,他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了。”  “哦。”薛雪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嗯。雪之,那么就按照我们之前安排的。你就彻底搬家到陈氏集团驻豫州分公司吧,那边的运营也需要你来把关。尤其是要盯紧海水淡化工程那边,我们的律师很快就会给肯尼迪亚太基金组织那边发律师函了,这一次官司无论胜败,总之必须给肯尼迪亚太基金组织制造足够的麻烦才行。这段时间我已经被动挨打得有些无语了,我都开始厌倦这样的生活了。必须来一次漂亮的反击才行。反正这一次我算是亏了的,而且是亏大发了,跟木门家和肯尼迪亚太基金的人死磕到底,最后我什么便宜都没有捞到,还把自己搞成这样。”陈铭说着说着,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