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三十三章 浅尝辄止(下)

第七百三十三章 浅尝辄止(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73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18
   第七百三十三章·浅尝辄止(下)  杨伟同志的确属于那种吃干抹尽了不认账的男人,否则也不至于现在了还找不到一个能和他长时间在一起的女人,杨伟同志在对待爱情上简直就是属于人渣类型的,以前有一段时间重伤住院,跟小护士还发生过一段感情,结果一出院立刻就把人给甩了,无牵无挂,随意到家。   刚才杨伟还对鲜于雯芪有些念想,现在真是恨不得按住这个女人打,这种极端的改变也就他杨伟同志能做得这么利索这么了然。  这时候,皇甫元魁也开始过来一一敬酒了,这个年轻人的确有城府,也有想法,属于那种摆架子于无形的人,他待人接物也算是礼貌恭谦,但是所展现出来的气场就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具体是什么,也没有人说得上来,但就是感觉皇甫元魁这个人有距离感。  皇甫元魁首先正一行人敬酒,客套话层出不穷,直暖人心窝,陈铭隔着这么远听到皇甫元魁这些违心的话他都觉得厉害,不得不感叹他皇甫元魁真是一个圆滑世故到有一定境界的人。  薛芹妙坐到陈铭身旁来,道:“姐夫,你说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就善罢甘休了?我总感觉他会使诈。”  “这个用膝盖想都知道。”陈铭微微一笑,眯起眼睛盯着皇甫元魁,同时余光也稍稍照顾到那边鲜于雯芪的一举一动,在陈铭眼里,这个鲜于雯芪也就是个胸大无脑的货,从刚才的一举一动就能完全把这个人的性格给看透,不过这也不怪她,比较是高中女生,年纪不大,社会阅历也浅薄,虽然小小年纪就开始混迹于各种夜场里面了,不过再怎么说也是个孩子,真要说有什么城府心机的,估计也就那么一丁点,多了也没有。  而这个皇甫元魁就不一样了,除了年纪上的优势之外,顾忌还有家教的关系,使得这个男人整体?  ??人一种深藏不露的味道,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的身家背.景,也让陈铭稍稍惧惮。  这一次对鲜于家开火,陈铭其实早就做好了连同鲜于家的盟友一并宣战的预判,只不过他没有想到鲜于家的外援不仅多,而且实力不逊,如果陈家真要同时跟鲜于家、皇甫家对上了,那还真有些吃不消。  “来,陈叔宝兄弟,敬你一杯,我走这一圈总算是走到你这边来了,刚才那是小矛盾小误会,还请兄弟你千万别往心里去。”皇甫元魁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惟妙惟肖,看上去真是诚恳极了。  “好。”陈铭也端起酒杯跟皇甫元魁碰了碰,虽然两人心里面都各自算计着如何阴对方一手,但表面上真是一个比一个真挚,两人都是属于笑面虎和伪君子的类型,让人琢磨不透,现在一起喝酒喝得开心,很有可能一转身的瞬间就给对方来了一刀狠的。  两面三刀,阴奉阳违。  这两个人,这一遭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了,各自心里面都有数,相互间还面面俱到地熟络着。  “不知道兄弟家里面是做什么的?”这时候,皇甫元魁看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表情很是风轻云淡,这句话听上去就只能算是不咸不淡的一次寒暄而已。  陈铭早就猜到皇甫元魁会来这么一出,所以他也不意外,又端起杯子跟皇甫元魁碰了碰,笑道:“唉,说来话长,家道中落,在京城混不走了,现在借着老师薛义的人脉,在做一些小本生意。”  陈铭这一番话,的确没有撒谎,现在的陈家和当年的陈家比起来还真算是家道中落,当年那个问鼎京师的巨擘,现在也只能偏安江南,用“在京城混不走”来形容完全说得过去。  “哟,不简单呐,兄弟。”皇甫元魁露出一副非常讶异的表情,连连道:“兄弟这句诙句话来推测的话,兄弟你简直算得上是大牌了,谁不知道薛义是教育部的大佬,桃李满天下,他的人脉……可真算得上是瑰宝了,兄弟你能够打通这一层关系,生意一定做得不小吧。”  皇甫元魁的表情虽然模仿度极高,看上去非常真实,但陈铭还是看得出些许的破绽,不过陈公子也不会去拆穿,而是轻松一笑,问道:“皇甫少爷呢。”  这句话,算是反击了。  “我?”皇甫元魁埋下头笑了笑,搓了一下鼻子,道:“我家里面跟叔宝兄弟你一样,是做生意的。不过在政界那边也还有点人脉。”  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  在场这么多人,哪一个不是“做点生意,家里面在政府那边‘有点’人脉的主”?如果说皇甫家族那都只能算是“有点人脉”的话,那么陈家简直可以用一文不值来形容了。  “兄弟谦虚了。”陈铭微微一笑,也不点破,不动声色。  陈家少爷陈铭这个名号,或许在皇甫元魁面前还真顶不了一句隐山藏水、有余不尽的话,陈铭就说家里面做点小生意的,对于皇甫元魁而言,这句话的威力还真算是挺大。因为在他认识的圈子里面,那群富二代哪个不是恨不得把自己家里面有多少钱都报出来把别人比下去,结果到头来弄得被别人知根知底;而这个陈铭,言辞谦让,不缓不急,反而说的话就跟烟雾弹一样,虚虚实实,让皇甫元魁看不到真相,云里雾里。  陈铭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那么……陈叔宝兄弟,今天就喝高兴,不醉不归。我招呼那边的兄弟去了。”说着,皇甫元魁拍了拍陈铭的肩膀,算是撤了。  这一次交手,陈铭和皇甫元魁两人浅尝辄止,互交白卷,只是稍稍过招而已,连点到为止都算不上,所以也没有什么胜负可言,陈铭也没能探听到多少有用的消息,而皇甫元魁也没能从陈铭口中套出什么虚实来,但这就弄得皇甫元魁对陈铭更加耿耿于怀了。  “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有点意思啊……”皇甫元魁毕竟还是在这个最上流社会的圈子里面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的人,对于陈铭这种不显山露水的行为,他才是真正惧惮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