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三十五章 隐形博弈(中)

第七百三十五章 隐形博弈(中)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62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18
   第七百三十五章·隐形博弈(中)  【今天就一章了,一个月休息一次,看完这章大家可以休息了。明天恢复更新。】  陈铭的确不打算在这家夜场里面闹出什么动静来,毕竟他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如果事情闹大的话,最为不利的还是他,对方是鲜于家和皇甫家,实力毋庸置疑,再加上有一个名叫皇甫元魁的青年才俊,城府和心思跟陈铭比起来都不遑多让,这种人镇在这里,陈铭想要动鲜于雯芪,的确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所以陈铭也不得不转变策略,曲线救国也好,迂回包抄也罢,总之今天在这边,陈铭是不打算有什么动作的了。  再说了,脑袋都还没有完全康复,刚刚缝好的伤口要是又被人闷了一下,估计当场脑花就要溅射出去了。  考虑再三,陈铭决定率领杨伟,撤。  陈铭一走出包厢,皇甫元魁立刻去了洗手间,其他人以为他只是简简单单地去上个厕所而已,只有鲜于雯芪知道,皇甫元魁这一次,是动真格了。  “喂,小寇,帮我调查一个人。”卫生间里面,皇甫元魁手里抓着手机,严肃地说道。  对方没有问原因,直接点头答应。  “具体我也没有多少线索,据楚文正说,这个男人是薛芹妙的姐夫,你帮我调查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要这个男人的详细资料。”皇甫元魁道。  “三天时间内给你答复。”对方冷冷地回答道。  “好。除此之外,盯紧这个人,有什么动静,记得跟我汇报。当然,但愿没有。”皇甫元魁冷笑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陈铭一离开夜场,立刻就让杨伟驾车离开,薛芹妙还是去开她那辆z8,由陈铭这辆途观护送着,直接到了薛天成住的地方。  “姐夫,要不要上去坐坐?”薛芹妙站在自家的停车场外面问陈铭道。  “不用了,把你安全送到这里,我也就安心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我那边还有些急事要处理。”陈铭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让杨伟开车离开。  薛芹妙则是一蹦一跳地上了楼,然后瞧见薛天成伴着一张脸,坐在客厅里面,一脸严肃地盯着她。  “嘿……爸……”薛芹妙笑了笑。  “这么晚才回来!?”薛天成半折一张脸。  “我都说了嘛……是姐夫千里迢迢来一趟,我总要把他招待好了才是啊。”薛芹妙解释道。  “陈铭人呢?”薛天成瞧了瞧薛芹妙身后,并没有人跟着上来,于是好奇地问道。  “他说还有事情要去忙。”薛芹妙急忙道。  “你什么时候能够跟你姐夫一样上进,那我跟你妈做梦都要笑醒。”薛天成皱着眉头严肃地说道。  “我哪里不上进了!?”薛芹妙叉着腰,有打算跟之前一样,跟他爸爸好好理论一番,可是话一到嘴边,她有收敛起来,还是决定不跟她爸吵。  薛天成明显是观察到了自己女儿的这个变化,眼神微微一软,缓缓道:“下次有机会,让陈铭小子来我家里坐坐,我还打算跟他喝杯茶。”  “好。一定。”薛芹妙赶紧点了点头,然后“噔噔噔”地跑上了楼。  这时候,岑月贞,也就是薛芹妙的妈妈,刚刚在厨房里面忙活完走出来,她盯了薛天成一眼,道:“丫头回来了?”  “嗯,不像话,这么迟才落家。”薛天成道。  “已经不错了,现在还懂得跟你好好讲道理,以前是知道谈到这个问题,马上就开始吵架。我刚才在厨房里断断续续听得很清楚,这丫头最近脾气真是变好了许多。这可都是陈铭的功劳。”岑月贞点了点头,显然对陈铭那两耳光把薛芹妙扇得醒悟这件事情很满意。  “这倒是的,陈铭小子真是有两下子,不过还是机遇少了,如果他在京城发展,肯定会远远强于南方。京城这块土地上,拥有整个华夏最好最顶级的潜在人脉圈子,一旦建立起来了,对他的发展是大有裨益。”  薛天成语重心长地说道。  “今天那个司法系统的人已经走了吗?”岑月贞问道。  “嗯……今天跟丁一聊过很长时间了,如果有计划的话,下次我打算将丁一介绍给陈铭认识,如果陈铭能够在京城司法系统里面认识一两个人,那么对他而言,是极大的帮助。这个丁一也是我当年教出来的学生,现在已经官拜副厅级了。”薛天成回忆道。  “下一次吧,总之现在还不是时候,陈铭小子这段时间会在京城呆很长一段时间,他肯定会抽时间过来一趟的。放心吧,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再跟他详细聊一聊这些事情。现在提前操心在那里了,其实用处不大。”岑月贞分析道。  “的确用处不大,但是人脉这种东西发挥能量的期限还真说不准,或许明天陈铭小子就能用上。”薛天成打趣地笑了笑。  而这个时候,陈铭和杨伟正驱车朝二环而去。  这里是整个京城的核心,在古代的话那就是天子脚下,房价在每平方五万块钱以上,东直门和西直门引领着二环房价,而陈铭这一趟,就是打算在东直门附近砸出一块写字楼来。  名字姑且叫做“陈氏集团驻京师理事处”,因为成立分公司的话的确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如果理事处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把整件办下来。  说白了,陈铭现在还不是需要一个据点,否则在京城还是不能站稳脚。  “噢,陈哥,对了,你刚才说有一条新的途径对付鲜于雯芪,究竟是什么方法?”杨伟问道。  “舆论传播和引导,这是我大学里面传播学的课程,现在正好是发挥实用价值的时候,今晚我观察过了,鲜于雯芪和皇甫元魁两人之间感情的确很好,但是还远远没有到坚不可摧的地步,两人之间的隐形的裂缝层出不穷,随意可见,所以我只需要稍作引导,就可以从最脆弱的一道裂缝里面,直接敲碎整个建筑。”陈铭抽着烟,淡淡一笑,眼神如同这漆黑的夜色一般深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